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恶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们昨晚去哪,那么晚回来?”庄叔颐的表哥柳温平照例下了班,来找庄叔颐玩闹。

    “恩,那个女孩怎么样?她家大人实在是蛮不讲理。平表哥,嫂子没有怪你吧。”庄叔颐立即转移话题。

    其实不过是在后山坡上喝了酒,那卫君晞的酒量实在是浅得过分。最后是庄叔颐花钱找人把他扶回家去,然后悄悄地回来的。

    当然春梅也在,不过她很知趣,会装聋作哑。是以庄叔颐才会选她来。

    “那女孩没事,没喝进多少水。你嫂子,哎,别提了。我这耳朵差点给她削断了。”柳温平一脸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

    这一打岔,他便忘了刚才的问题,正中庄叔颐下怀。“幸好盖的是你的衣服,一路上的人也都知道。否则我真是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也难怪,谁叫你劣迹斑斑呢。”庄叔颐丝毫不同情他。

    “什么叫劣迹斑斑!你个丫头也不会好好说话。我那是行善积德好吗?我是当医生的,不救人那还算什么医生。”柳温平生气地反驳。

    “好啦,平表哥别生气。我又没说你救人不对啊。我说的是隔壁的春芳,前村的安清……等等,平表哥,你上次在路口救的那个姑娘叫什么来着?”庄叔颐一口气便报出了七八个名字,直叫那柳温平变了脸色。

    柳温平赶紧求饶。“表哥错了,庄三小姐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那些个绯闻,要是真传进你嫂子耳朵里,我就真要没命了。”

    “哎呀,救个人嘛,又没有什么关系,嫂子会谅解你的。就是不知道老是在你上下班的路上遇到晕厥的姑娘,嫂子对这件事会有什么看法哦。”庄叔颐笑嘻嘻地威胁道。

    “你上次要的那个书,我帮你找。”柳温平缴械投降。

    “嘿嘿,平表哥,你真好。我会告诉嫂子,别人居心叵测,但是我表哥为人正直,是绝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的。”庄叔颐达到目的,立时便高兴地跳了起来。

    “你这丫头。”柳温平无奈地叹气。“对了,你与那卫君晞相处的不错,是不是……”

    “是个鬼。我告诉你不许想歪了,我就是觉得他这个朋友交往起来还蛮有趣的。其他的,一概没有。你若是去外婆和我阿娘那里说些什么,平表哥,你应该知道狗急跳墙会做什么吧。”

    庄叔颐做了个揪耳朵的手势,吓唬柳温平。

    “知道了。我哪敢说你庄三小姐的闲话啊,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柳温平摸了摸她的脑袋,温柔道。“若是真不喜欢,那便算了。”

    庄叔颐咧嘴笑着。“恩。”

    外婆家的日子很宁静。早起读书,与兄弟姐妹玩闹,与卫君晞聊天,没有阿娘的唠叨,也没有俗世的烦忧。

    唯一不满足的,大概是这里没有阿年吧。这种缺失,仿若是一个人失去了自己的影子,在人群中不会意识到。但当只有自己的时候,那份寂寞就会如潮水一般涌上来。

    可是庄叔颐大抵是比任何人都更在意自己的影子吧,因为她总是孤独。哪怕身处人群之中,依然感受到不可填补的空白。

    “他比我高吗?”已经和庄叔颐混熟了的卫君晞很是不甘心地追问道。

    “我不知道。好啦,你个唠叨鬼。当时真是酒喝多了,否则怎么会告诉你呢?”大抵是有了共同的秘密,庄叔颐对他也很是不见外。“你阿娘不是叫你别来见我了吗?你怎么还来?”

    “你也太薄情寡义了。做不了夫妻,难道不能做朋友吗?”真是难想象,卫君晞这样的人竟也会说如此幼稚的话。

    “书读得太多,脑子会坏掉。这一点阿爹倒是没说错。”庄叔颐蹲下身去,托着下巴,看那树根的蚂蚁。

    “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卫君晞摘下一片叶子,折了折,对庄叔颐说。“给你。”

    庄叔颐抬头去看,惊喜道。“是小船,怎么做的?真有趣。”

    “我就想证明一下,我的脑子没坏。”卫君晞将那船放在庄叔颐摊开的手掌上。“读书是为了明理。但总不能将这书读死了吧。”

    “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书呆子呢,原来不是。”庄叔颐捏着那小巧玲珑的小船,笑嘻嘻地说。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走着,竟又走回上次的河边了。

    “我突然想到,慌张落入水里的人应当很难缠才是。你是学过吗?”会游泳的人不一定能在水里救人,因为落水之人总如同水鬼一般纠缠住来人的手脚,结局总是一同溺死。

    “没有。”庄叔颐学游泳这件事,还是费了极大的功夫才说服父母的。想去学那等摆明了会被拖累的技能,自然更难被允许了。庄叔颐确没有学过。

    “那你怎么敢下去?”卫君晞惊讶极了。若是不知道其中危险的人倒还好说,凭着一腔热血和正义,自然是有着勇气的。

    可明知道是九死一生的死局还去闯,那便不是蠢得无可救药,也该是个自负得可笑的家伙。庄叔颐明显两者都不是。

    “我不知道。”庄叔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有不经头脑的行为。也许是少年特有的冲动吧。

    “你是怎么救她的?”卫君晞奇怪。

    说到这个,庄叔颐有些不好意思了,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来。“那个什么,你别告诉别人啊。我先把她打晕了。”

    卫君晞顿时露出个了然的表情。是了,怪不得那女孩呛进去的水不多,原是这样。不过,若不是如此,以那女孩子求生的怪力,庄叔颐是绝对无法将她带回岸上来的。

    不过,能想出这样主意的人,也只有庄叔颐了吧。卫君晞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庄叔颐羞恼地拍了他一下。

    两人正闹着,远处竟传来了细微的叫骂和求饶声。

    “你这个没有用的东西。若不是你……要不是说你会继承香火,我还以为是儿子……我怎么命这么苦啊?”这叫骂声听着熟悉。

    “阿娘不要,求你!”这求饶声也意外的熟悉。

    庄叔颐和卫君晞同时想到了。“是她们!”

    两人拔腿便跑,庄叔颐几乎是两瞬之间便超过了卫君晞,飞快地向着声音所在之处飞奔而去。

    “你说你啊,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柳家是大户人家,你就是给人家做妾,不比什么强。你说什么也不肯去。你也别怨阿爹阿娘,这都是命啊。”在拐角处,听到这句,庄叔颐已然发怒了。

    可是等那两人真的映入眼帘时,庄叔颐的怒火便像是被巨大的不可阻挡的冰河熄灭了,陷入刺骨的恐惧的寒冷之中。

    那被称为阿娘的女人,将她的孩子,那个被庄叔颐奋力救起的女孩,推进了九月的河水里。看不清面目,看不清轮廓,只是那只想葬送亲生骨肉的手,被庄叔颐看得分明。

    女子的性命,真是廉价啊。

    “救我。”那女孩的哭声还没有透露,便再次被湍急的河水吞噬。

    那女人看见突然出现的庄叔颐不知有多惊讶恐惧。

    庄叔颐却连半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她,脱下衣服鞋袜,如一条鱼,在完美的水花装饰下,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河水里。

    可是清晨的河水可比不得白日,哪怕是九月,依然是冷的。

    而庄叔颐的血却比这河水更冷上三分,冷得她快要咬不住发颤的牙根了。

    这世上,竟真的有吞食骨肉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