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压寨外公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这般逞强了,但是回去,庄叔颐依然被大家围着责备了许久。她这番举动确实是太过鲁莽了。

    “我的小囡囡啊,你真是傻。就算才九月,你下去那河做什么?”外婆用了烘暖的毛毯将自家的宝贝外孙女裹严实了,紧紧地搂着,又哄着喝下几大碗的姜汤。

    庄叔颐抱着海碗,皱着眉头喝了一口,慢慢地咽下去。“这姜汤也太辣了。”

    “哎,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家小囡心地好,佛祖定会保佑你的。”外婆摸了摸她的头发。“还没干呢,再去拿条干毛巾来。”

    “恩。”庄叔颐笑嘻嘻地应了。其实心底还是不信神佛鬼怪的。若是真有善报恶果之说,大姐就该长命百岁。

    她大姐行善积德,济弱扶倾,从不欺凌他人,从不恃才傲物。

    这世上明明有那么多的坏人,为什么偏偏,偏偏要将她的大姐抢回去呢?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骗子!

    庄叔颐闭上眼睛,靠在外婆的怀里,不愿睁开眼睛,看这清冷的世间。

    灌了几大碗的姜汤,裹着厚厚的被子,暖呼呼地睡了一夜,第二日起来庄叔颐果然没有发烧。不过,喉咙也有些疼。

    “还是姜汤管用。你外公别的方子我记不住,就这个我忘不掉。从前啊,我哪疼哪病了,他就会叫我喝姜汤。他呀是不敢给我看病的,明明是个老大夫,却连一剂药也不敢给我开。真是个胆小鬼。”外婆年纪大了,就是喜欢念叨一些旧日的往事。

    “行医的规矩:‘医者不自医。’外婆,你又不是不知道的。再说了,外公哪胆小啊,连砒霜也敢给开进药方。一般人没这个胆气。”庄叔颐笑着说。

    别看外婆现在嫌弃外公得紧。当年外公可是外婆在山道上看中,直接抢回家里去的。山中女豪杰,说的就是庄叔颐的外婆呢。

    外公家世世代代的杏林世家,在永宁城也是有名的。外婆娘家却是此地有名的武馆世家。若是从前,外婆那便是江湖儿女,骑马射箭是不在话下。

    外公则是手无缚鸡之力,两个人要是遇事争执,那便是外婆单方面欺压,根本没有别的可能。庄叔颐小时候不知道见过多少回,外公被气得蹲在墙角拔草,不敢回嘴的可怜模样。

    “是啊。他胆子那么小,绿壳来了,却有胆子不退半步。那姓严的,说要打断他的腿,他说要腿就给腿。但是他这里是决不许他们伤害屋子里的病患。”外婆感概万分。

    “真的。外公真的那么说了?这么厉害。”庄叔颐抱着外婆的胳膊,吵嚷着要听外公的英勇事迹。

    “就那么一回。那个胆小鬼,连院子里多一点风吹草动,他都睡不着觉。”外婆搂了她,又找了一条毯子,披在她的背上。“夏天怕打雷,冬天怕雪崩,就没有他不怕的时候。”

    “哈哈,外公好可爱哦。幸好他遇上的是外婆。”庄叔颐觉得外公和外婆这一对,女英雄和弱书生的搭配,真是有趣极了。

    “幸好什么呀。那胆小鬼,若不是我眼尖看中抢回家,哪还有你们啊。”外婆唤了文娘给庄叔颐端早饭。“这是你喜欢的麦面,文娘早上刚炸的肉圆,菜园子刚摘的青菜,可新鲜了。”

    “肉圆?我还要煎鸡蛋。”庄叔颐欢快地说。

    “要煎得生一点,是不是?你啊,小时候总是上火,嘴巴老是起泡,你外公老是给你准备生鸡蛋,要你吃。现在你倒是喜欢上了。”外婆笑眯眯地应了,然后握住她的手摸了摸。

    “是啊。但是我讨厌生蛋清,可是我喜欢生蛋黄。”庄叔颐欢欢喜喜地吃了一大碗面条,里面摆着的三个肉圆子,更是吃的一点不剩。

    永宁的肉圆大抵和别处是相同的。都是用肉糜、香菇、鸡蛋混合,捏成丸子状,下油锅炸过,再放入酱油、黄酒、味精调汁红烧。当然少许的砂糖也是必要的,这样红烧起来格外鲜美。

    吃的时候只要将那一罐子做好的肉圆夹出几个来便好,十分的方便。且天寒可以多放几日,是以家里做时常常会多做一些,那可真是过年才有的丰盛景象。

    不过,庄叔颐外婆家大抵有些不同,外婆年纪大了,就爱吃些软的。是以这肉圆子里也是加了豆腐碎,这样吃起来既比肥肉清爽,又比全瘦肉要柔软。

    “外婆家的东西就是好吃。”庄叔颐连那肉汤也喝得一干二净。

    外婆一听自是比喝了甘露仙药更舒服,笑得眼睛都弯了。“囡囡喜欢就好了。来,再喝一碗豆浆。”

    庄叔颐那是吃得肚皮滚圆,被那暖烘烘的阳光一晒,眼皮子又要睁不开了。等外婆出去打完一套拳法回来,屋子里的小囡囡又趴在那睡熟了。

    外婆替她盖上被子,很是感慨道。“还是个孩子呢。”

    虽然还是个孩子模样,但也已经是十五岁的大女孩了。若是在从前,都算是出嫁晚了。可是如今只觉得还太早了。

    可是青黛说得对,这么好的孩子乱世里可留不住啊。还是嫁出去的好。

    下了学回来的柳侑和几乎是雀跃地奔进来的。他念叨了一天的阿姐,懒洋洋地抱着一碗子炒豆子,坐在屋檐下面看书。

    “阿姐,阿姐……”柳侑和像是一窝子麻雀归巢一般。

    “哎,哎。佑佑放学了。来,吃炒豆子。”庄叔颐抓了一把放在他手心。

    “阿姐,你越来越像奶奶了。她每次见过也是这么做的。”柳侑和将那豆子抛起来,拿嘴去接,玩闹起来。

    庄叔颐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干什么呢?要是呛住了怎么办?还说自己以后要做扁鹊华佗,我看自己不做病人就已经很难了。”

    “阿姐疼,不敢了就是。对了,阿姐,那卫君晞,你可看上了。”柳侑和率直地问了,连半点婉转也没有。

    庄叔颐更是揪着他的耳朵不放了。“你管的真宽,阿姐的事你也敢管。”

    “那是,我可是住海边的。”柳侑和和庄叔颐相视大笑起来。但是那柳侑和随即又摆出一本正经的脸,严肃地说。“那人胆识不够,配不上阿姐。”

    “这世上都是肉身灵魂捏造的人,有什么配不配得上的说法。更何况我说的又不算数。反正我说不见的,也没几个人听得进去。”庄叔颐放了手里的书,叹了口气。

    “那可不一样。能配得上阿姐的,起码也得是人中豪杰吧。”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却装作老气横秋的模样,实在是令人觉得可乐。

    可是庄叔颐却觉得他这模样可爱极了,于是逗弄道。“你知道什么是人中豪杰?”

    “光明磊落,临危不惧,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自是人中豪杰。当然啦,还要懂得些诗书,明白些民主平等的道理,方才好配我阿姐。否则光是蛮横不知礼数的莽夫也不行。”柳侑和掰着手指数道。

    “哈哈哈……你当你阿姐是哪国的公主吗?还有你说的这些,别说是打灯笼,便是打探照灯也找不到。”庄叔颐真是被逗笑了。

    也就是在自家人眼里,她才好得这般。说出去不免要笑掉人家的大牙。

    虽是在说笑,可是随着柳侑和的声音,庄叔颐的脑海里渐渐描绘出了一个人影。一个在黑暗的暴风雨之中依然挺立着的人影。

    临危不惧,视死生为无物,愿为她付出性命的男人,这世上大抵也只有那个人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