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外婆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下了车,还没敲外婆家的门呢,门便被急匆匆地打开了。

    “阿姐,你总算来了,我都等不及了。”门里探出个毛茸茸的脑袋,是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脸上带着朝气蓬勃的笑意。

    “佑佑,好久不见,你长大了不少啊。”庄叔颐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这少年正是庄叔颐五舅舅的儿子,表弟柳侑和,小名佑佑。

    “榴榴,你就蒙他吧。哪里长大了?连《黄帝内经》都没背下来,真是笑死人了。”靠在门边上说着刻薄话,也是一脸笑意的青年男子是庄叔颐大舅舅的长子,表哥柳温平,字泽源。

    “平表哥。”庄叔颐笑着问好。

    “谁说的,我已经把《素问》背下来了,好不好!”柳侑和气呼呼地反驳。

    “那《灵柩》呢?连《灵柩》也没背全,还好意思要九针。”柳温平拿指头弹了弹他的额头,笑道。

    “又有什么关系,先备着嘛。”柳侑和心虚道,随即转移话题,拉着庄叔颐的手便往里冲。“阿姐,你快来,奶奶为了你早上天没亮就开始熬羊肉汤了,就等你来。”

    “太好了。外婆家的羊肉汤想起来就要叫人垂涎三尺。”庄叔颐一边往里走,一边说。

    进了门,外婆家养的小黄狗凑了过来,蹭了蹭庄叔颐的脚。“汪汪。”

    “大黄,你好呀。”庄叔颐蹲下来,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小脑袋。大黄拼命地摇着尾巴,显得十分高兴。

    “对了,佑佑,外婆呢?”庄叔颐来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叫外婆在门外等。

    老人家盼外孙女心切,有一回天没亮就坐门口等着,等了三四个时辰才等到。庄叔颐来的时候一摸,外婆的衣服上全是露水呢。

    “你特地叫人捎口信来,说要是她老人家在门口等就要生气。奶奶哪里敢去门口啊,坐在里屋巴巴地等了你一上午。”柳温平摸了把表妹的长辫子,笑嘻嘻地说。

    柳侑和见哥哥摸了阿姐的辫子,立时不高兴地要和他打起来。“不许乱摸阿姐的辫子。”

    “得得得,她是你一个人的阿姐啊。连个辫子也不让摸,小气鬼,我偏要摸。”柳温平揪着庄叔颐的辫子不肯放。

    “痛痛痛。平表哥,我不说话你就把我当人偶揪啊。快放手!”庄叔颐狠狠地掐了一下柳温平的手。

    “哇,手这么重。榴榴。”柳温平刚抱怨一句,耳朵就被人揪住了。他立时便想还击,结果转过去一看,随即便哑火了。“奶奶,疼。”

    “泽源,你都多大了,还欺负你表妹。”揪住柳温平耳朵的正是庄叔颐的外祖母。

    庄叔颐一见她,便甜甜地笑了起来,快步冲了过去,顿了顿,放轻了力道抱住外婆。“外婆,我好想你啊。”

    “我的乖榴榴,外婆也想你。”外婆松了那只可怜的耳朵,搂住庄叔颐,亲亲热热地一通喊。“外婆的小心肝,外婆的小宝贝啊,累了吧。快进去,外面风大。”

    柳椒瑛那肉麻地喊人的习惯,就是自庄叔颐的外婆这儿传下来的。

    众人皆是不太好意听,这肉麻的话,实在是不太符合现时的含蓄。便是再过一百年许也没几个人敢当众这么喊。但是外婆半点没有不好意思,连喊不歇。

    柳侑和又有点吃味了。“阿姐,你都不想我吗?”

    “想啊。”庄叔颐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拉住他。

    这表弟比庄叔颐小三岁,向来喜欢跟在庄叔颐后头玩闹,连他自个的亲姐姐也要排在后头。听了庄叔颐的话,柳侑和立时便开心起来。“恩。我也好想你,阿姐,我还买了……”

    他边说话边走到庄叔颐旁边,突然用手比了比,笑道。“阿姐,你变矮了。”

    “哼,我才没变矮呢。明明是你长高了。你这家伙怎么几个月不见,长高了这么多呀。”庄叔颐仔细地量了量,沮丧地说。“明年或者后年,你就该追上我了。”

    “没那么快。我们榴榴也还在长高呢。”外婆笑着哄她。

    “恩,不但会长高,还会长胖。”柳温平嬉皮笑脸地补上一句。

    “你才长胖呢。平表哥,你的脸比去年还像月饼。”庄叔颐不甘示弱地说道。“小心表嫂嫌弃你这只大肥猪。”

    “就是,就是,大肥猪。”柳侑和附和地笑道。

    “我就算是大肥猪,也是有老婆的人。不像你们光棍好几条。”柳温平冲她们俩做了个鬼脸。

    “好啦。泽源,怎么做哥哥的。”外婆伸手轻轻地拍了他一下,以示惩戒。“都是有老婆的人了,还这么小孩子脾气,欺负你妹妹好玩啊。”

    是挺好玩的。柳温平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立即转移话题道。“榴榴,你饿了吧。”

    外婆立即便上了当,握着庄叔颐的手,说。“哎哟,都忘了,我的乖囡囡还没吃饭呢。文娘,文娘,快给榴榴端羊肉汤,多撒点香菜沫子和胡椒粉,她最喜欢这个味道了。”

    庄叔颐就着白面馒头,连喝了三碗羊肉汤,汤底的羊肉更是吃得一干二净。她那香甜的吃相,令外婆高兴得合不拢嘴。

    “好吃吗?还要吗?我就知道榴榴会喜欢的。你要是下次还想吃,再来外婆家,外婆给你做。”

    “好。我还想吃外婆家的豆腐。”庄叔颐第一次来时便喜欢上了。

    外婆家做的是家常豆腐。简简单单的豆腐将外皮油炸酥脆了之后,再和青翠的大蒜苗一块炒,最后加上一勺子高汤煮上一会儿。那豆腐的滋味真是又香又浓,回味无穷。

    “好,等会给你做。泽源快去买豆腐。就得要李老四家的啊。”外婆毫不犹豫地就将大孙子赶去了。

    “奶奶。我进门来,连口水也没喝上。你说榴榴快来了,非得要我们俩去门口等着。这一下,我连屁股也沾上位置,你就让我去集市上。奶奶啊,你偏心眼。”柳温平自然是说笑的。小表妹几个月才来一回,可不得宝贝宝贝。

    “我就偏心眼了。你上回还跟我说什么,人的心本来就是长一边的,要是中间才奇怪。是不是你啊?”外婆虽年纪大了,但是记性还是一等一的好。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几个女孩的笑声。“就是。大哥,你不是学过西医的嘛,连这个都不记得了。真是羞死人了。”

    “歆姐,嫒姐你们来了。集市上好玩吗?”庄叔颐看她们大包小包的进来,便知道一定十分有趣了。

    “自然是了。就知道你来便想吃豆腐的,我们回来的时候特意绕路去了李老四家买了好大一盆的豆腐,够你吃了。”歆姐笑眯眯地说。

    “真不懂,豆腐这东西如此没滋味,有什么好吃的呢?”媛姐大大咧咧地往庄叔颐的椅子上一坐,差点将她从椅子上挤下去。

    “家里只有这一张椅子吗?媛儿,你这丫头要把你妹妹挤到地上去吗?”外婆立即佯装生气地瞪了她一眼。

    “哎呀,不好了。老太太的心眼都偏到太平洋去了。”媛姐捂着胸口,夸张地哀嚎。

    这一出大戏,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