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口是心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了,你儿子呢?”说了这老半天话,众人才想起来问这一句。

    陈子良有心想要嘲讽他们,却说不出口,生生憋着一口闷气,几乎要昏厥过去。众人却不肯放过他。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推了开来。一个提着药箱子,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板着脸走了进来。“嚷嚷什么。是怕他死得不够快吗?让开。去把窗户开开。”

    “你是个什么人?怎么随意闯人家家里!”陈子良还没死,便要被他们当起家来了。他几乎已经能在眼前看到,儿子陈峥在他死后被人夺取家产欺侮的凄苦生活。

    那白褂男人掏出一支听诊器,瞪了一眼他们。“是没长眼睛吗?我是他的医生。让让。”

    “你这大夫好生奇怪,说话如此歹毒,不会是蒙古大夫吧?去去去,就你这嘴上没毛的毛头小子,谁敢让你医啊。”一个老太太蛮横不讲理地推了他一把。

    “就是,我看。还是去城西找个老大夫才是。怨不得你这病老也不好。”众人七嘴八舌地想将这白褂男子赶出去。

    白褂男子身手矫健地避开他们,冷冷道。“虽见过不少想图财害命的强盗,没想到还能见到这么老的强盗,但这图财害命的本事倒是没有退步啊。”

    那白褂医生竟半点颜面也不给他们留,直白地揭穿他们。

    “我是主人家请来的医生,自然是主人家信我,才叫我看病的。你们随便就想赶我出去,换个医生,可不是想趁机害了人家的性命,欺少主人年幼,夺了他的家产吗?”

    “什么图财害命,什么图财害命?你这后生,年纪轻轻,什么都敢胡说八道,也不怕遭雷劈。”这番厉声斥责,叫人听起来却十分心虚。

    “我是救人的,怕什么雷劈。就是有些人便是雷不劈他们,也是要下了地狱。让一让啊,再妨碍我看病,我就报警了。当时候保乡队来了,可别说是个什么罪名了。”白褂医生这番威胁,叫一众人都吓白了脸。

    “你且好生养着。这医生不行,我们给你请个好的啊。先走了。”众人慌忙告辞,匆匆忙忙地走了。

    陈子良这才好好地喘息一会儿,面颊潮红,带着笑道。“扬波,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也会给人看病了?”

    与那群入室的强盗理论的白褂医生,正是随手借了件衣服佯装的扬波。这么个鬼主意,还有谁能想啊?自然是庄叔颐了。

    “我就知道,阿年这嘴毒起来的时候,就是五步蛇也比不过他的。”庄叔颐躲在窗户笑了半天,总算出来了。

    “你啊。”陈子良也笑了。这实在是让人感到痛快极了。

    “姐夫,你看到了吧。你要是真的死了,你那儿子也不知会怎样呢?”庄叔颐乘机再好好地教训他。“你得活着,活到他成年了,你不还得给他寻觅个好姑娘。将来他生个儿子,你不给小孙子启蒙吗?”

    陈子良没有说话,但是庄叔颐看得出来,他眼睛里透露的是人世间属于父亲的笑意。若是一个父亲,那便是没有活路,也会活下去的。

    庄叔颐没想到,今天刚用元哥儿的婚事来吊着大姐夫,一回到家就被阿娘逮着说亲了。“我不要。”庄叔颐毫不犹豫地拒绝。

    “没给你拒绝的余地。不管你喜不喜欢,总得先去见见。”柳椒瑛第一次如此强硬。

    “我不要。我见了之后,你必定有要我相处一下。你干嘛不直接将我压着去嫁人呢?不管对方是高是矮,是美是丑,是香是臭,是人是鬼,你把我押去他家,用那大链子锁上,我便是不嫁也得嫁啊。”

    庄叔颐委屈极了。她的心上人不可能娶她,而且更不可能是那个被她阿娘选中的人。说是相亲,其实不过便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封建婚姻罢了。

    难道一个陌生人,她见一面便会心生爱意了?

    不,不是的,不过是去看看那个下半生的同室之人罢了。有时候用一生去了解一个人,仍觉不够,哪有一天一面之缘便能相知相爱的呢。

    更何况,她的心中已经藏了一颗星星,一颗光芒足以胜过月亮太阳的星星。

    “还是说,你已经有心上人了?”柳椒瑛见她如此坚决,立即便起了疑心。知女莫若母。庄叔颐的心思连动也没动,便被她看破了。

    但是庄叔颐绝不能暴露。“没有。我就是自己不想去。阿娘我才十四岁。”她抱着阿娘的手臂撒娇道。

    “什么十四岁,十五了,翻过年便是十六了。”柳椒瑛不被她打动,板着脸说。“不行。若是你没有心上人,那便去见见。万一你觉得他很合意呢?”

    “难道合意便能结为婚约了?我还觉得阿年最合我意呢,可以和阿年结婚吗?”庄叔颐小心翼翼地试探,语气全满是不在乎。

    “他是不行的。”柳椒瑛毫不犹豫地打碎她的奢望,连半点希望也没有留下。

    “为什么阿年不行?他又有钱,会读书,会打枪,和我一同长大的。没有父母亲族。若是我嫁给他,不是就和我招赘一般吗?我能一直留在阿爹阿娘身边了。这难道不好吗?”庄叔颐心急了。

    “我说他不行就是不行。没那么多为什么。你问这么多,难道是真的喜欢他了?”柳椒瑛反握住她的手,紧张地盯着她的眼睛,想看出些许猫腻。

    但是庄叔颐却半点破绽也没有露出来,她傻乎乎地笑了起来,扯着阿娘的手摇啊摇。“阿娘,你都没那么多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有啊。我就是想问。阿娘,现在是民国了,应该要自由恋爱,包办婚姻什么的是要被唾弃的。”

    “唾弃什么。我是你阿娘,你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宝贝疙瘩,难道我会害你吗?”柳椒瑛苦口婆心地劝道。“那孩子真的很好。家世学识都是一流的,人我也见过,长得很俊俏。”

    “我不去,阿娘我不去。”庄叔颐这个时候声音里已经带了哭音。

    “真的,你听阿娘的去见见吧。那孩子书读得很好,以后说是要去美国留学的。你不是也很喜欢读书嘛,你可以跟他一块去美国念书。”柳椒瑛柔声哄道。

    “不,我不要,我不要。”庄叔颐哽咽了几声,便哭了出来。“阿娘你不喜欢我了。阿娘你不要我了,你嫌我讨厌了,才想把我嫁到别人家里去……”

    柳椒瑛本是打定主意,一定要压着庄叔颐去的。但是此时见了小闺女的眼泪,她实在是硬不下心肠来。

    “好好好。阿娘不要你去了,行了吧。听你的,听你的。阿娘当然是喜欢你的。阿娘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你这个小傻瓜,若是阿娘真不要你了,你就哭啊。”

    “那我就不哭了。我就去跳永宁江,再也不要回来了。”庄叔颐一边哭一边哽咽道。

    “你这没良心的小东西,尽说些胡话。好了,别哭了,阿娘看了心疼。”柳椒瑛赶紧搂着她,柔声地哄。

    那一天庄叔颐哭得稀里哗啦,哭到半夜,连吃饭那眼泪珠子也停不下来片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