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情难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先头说了要去探望病重的大姐夫,但是因为中间出了兵乱这档子事,庄叔颐又耽搁了三四天才动身。

    庄叔颐住在城中心,大姐夫的宅子在城东头,不过二十来分钟的路程,这一年来庄叔颐愣是没敢走过。

    她一穿过那泰隆路和昌平路的交界口,看到那家卖羊肉汤的陕西馆子,便忍不住落泪了。大姐最喜欢这家馆子的羊肉汤和油泼面了。

    再往下走,那家北京宝香斋的分店卖的茉莉花油的香气,也叫她想起大姐。大姐知道她讨厌那些香水味,故而常年累月只抹这一种她能接受的香味。

    然后再走,便是那家法国人开的面包坊,里面那两个高鼻梁深眼眶的法国男人曾追求过大姐。那段日子,她家天天都能吃到各色的外国点心。后来大姐结婚的时候,他们抹着眼泪送来一个人那么高的奶油蛋糕,说是结婚礼物。

    这一路上尽是和大姐回忆,她简直连腿也迈不开。

    虽然也并不是只有这一条路都是大姐的影子,家中的更多,多到连一株花一面墙,都含着大姐的笑声,但是唯独这条路不同。

    因为这条路最后抵达的地方,是一个悲惨的,满是哭声的地方,一个断送了大姐性命的地方。

    庄叔颐抬起头,望了望正门口那块“五世同堂”的牌匾,冷笑。都是前朝的事情了,如今这家凋零,连个女主人也没有了,挂这样一个牌匾,岂不是笑话。

    她一进去,奇安便引她去了大姐夫卧病休息的地方。扬波闻里面药味甚浓,恐庄叔颐不习惯,掏了帕子递给她遮挡气味。

    庄叔颐摇了摇头。她虽不喜欢这大姐夫,但是她是来探病的,不是来羞辱他的,如此行事不太像话。

    “咳咳,是谁来了?”里面传出了沙哑的声音。

    “是我,姐夫。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庄叔颐一边应声,一边这么进去了。

    进去了一看大姐夫的模样,便是庄叔颐这样想对他铁石心肠的人,也要忍不住可怜他了。大姐夫本长得不错,浓眉大眼,五官俊朗,且身材高大,否则她大姐怎看得上他。

    而如今,他的脸上连一点肉也没有了,简直像一个骷髅裹着一层没有血色的皮。他的嘴唇发紫,眼睛里一点光也没有。

    庄叔颐一看便知道,他确实是存了死志的。她本因为大姐在他家没了,而心怀怨恨,现在却半点火也发不出来了。大姐夫是真的很爱大姐的。

    “姐夫,你怎瘦成这副模样了?若不是奇安带我来,我哪认得出那个曾在武洋门连打十几个都不退半步的人啊。”庄叔颐提的这一遭,正是当初他为了争夺大姐,和那十几个情敌打起来的事情。

    一说起这件事情,大姐夫的眼里才算是有了一点焦距。他笑道。“哪有十几个那么多,不过是七八个黄口小儿。连石墩都抬不起来,哪里是我的对手、咳咳咳……”

    这一咳嗽,便是半晌停不下来的。

    大姐夫叫奇安给他们搬椅子,端茶送水。他自己拿着帕子背着他们咳了又咳,连几句话也说不完全。“榴榴,这是你喜欢的……咳咳,你多吃些……咳咳……”

    庄叔颐实在是看不下去,上前轻轻地替他抚了抚背。想起昔日大姐说起他时,那神采奕奕的模样。大姐大抵也是真的喜欢大姐夫吧。

    这么想来,她便沉默不下去了,劝道。“姐夫,这样不是办法。我去给你叫个医生吧。”

    “不必了,咳咳咳……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大姐夫的笑惨白极了。

    “你又不是医生,怎么知道啊?听我的叫个医生来家里看看。就算你自己不在乎自己,也要在乎一下元哥儿吧。”庄叔颐这才奇怪。“元哥儿呢?”

    “去把少爷带来,说他最喜欢的姨姨来了。”大姐夫避开了庄叔颐的视线,不肯与她对视。他怕这双眼睛,因为这双眼睛和那一双他爱入骨的眼睛太像了,像到令他不由地绝望。

    不多时,奶妈便将元哥儿带来了。那小不点才满三岁,虎头虎脑的,长得十分可爱。庄叔颐从前最爱逗他了。

    只是这一次,庄叔颐见了他,不由地便怒火上涌起来。因为元哥儿不仅瘦弱了许多,且呆滞极了,半点没有从前她见过的那般活泼机灵。

    庄叔颐将他抱了过去,搂在怀里,怜惜地喊了他几声,竟没有任何回答。庄叔颐瞧了一眼大姐夫那病重的模样,忍了又忍,才没有当场发起火来。

    “元哥儿,你不是说最喜欢我的嘛。怎么都不认得我了?”庄叔颐同他说了半天,他连眼睛也不转一下,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

    庄叔颐剥了一块奶糖,喂进他嘴里。他这才稍微地有了一点反应,将他那瘦小的手搭在她的小指头上,抓住那指头竟不放了。

    这可怜的小东西,先是失了母亲,又要被他父亲丢弃了,怎不会失了从前的快活呢。都怪她,她若是能记得来看他,或许他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模样。

    只是这一年,她是真的做不到,再踏进这家门半步。便是遇上哪个姓陈的,她都没法子忍住自己心中的悲怆。

    “姐夫,自元哥儿进来,你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你看看他,他才三岁,难道你要他做那无父无母的孤儿吗?”

    庄叔颐抓着他的肩膀,硬要他转过头来。

    “且姐夫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谁还能照顾元哥儿呢?若是真有一天,你去地下见了我大姐,你有什么颜面去和她说这件事?”

    她这几句本是想要激起大姐夫生存的意志,但是没想到,她越是这么说,他的脸色便越是难看。最后,竟已不像个活人了。

    大姐夫长长地叹了口气。“由她吧。她自己不管,我也管不了。况且我将来是要下地狱的,她自然也是见不着我的。”

    “姐夫,你怎么能这么说!”庄叔颐是好说歹说,最后却没能打动他半分。

    实在是没法子了。庄叔颐便决定自己动手。她不顾大姐夫的阻止,让扬波去找了医生。硬着压着他吃了医生开的药。

    “没用的。都没用了。人的药是医不好我的。”大姐夫虽然吃了药,但仍然这么说。

    庄叔颐那是恨铁不成钢,恨不得打他一顿。她大姐那般坚强不服输,从不肯放弃的人,怎么会挑了这么个软蛋。

    谁人生在世不遇上痛苦,要是人人都以死摆脱,那地狱早就人满为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