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门当户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一回,戏班子正演一折《霸王别姬》。那虞姬不是要舞双剑之后自刎而死嘛。为了显得真实,其中一把是真剑,一把是假的。真的那把插在地上,假的用来自刎。结果那一次,唱虞姬的青衣竟走了神。”

    “我知道,我知道,结果是不是用了真的抹了脖子?”庄叔颐激动地插嘴。

    “是。你还想不想听下去?”扬波无可奈何地看她。

    “哦,我不说话了,不说话了,你说。”庄叔颐乖乖地捂住嘴,表示自己不插话了。

    “结果插在地上的那把是真剑,抹了他脖子竟也是真剑。不知是谁将假的换了。竟叫这青衣的喉咙被割坏了,从此没法再唱虞姬,也唱不了其他。”

    扬波故事说到这里,庄叔颐的心都提了起来,只想知道那究竟是谁搞的鬼。

    “最后查出来,唯一借故看过那把假剑的,是他的一个戏迷。那戏迷是当地的富贵人家的小姐,一直想要嫁给他做妻,只是家里人不同意。她曾求那唱虞姬的青衣与她私奔,却被青衣拒绝了。”

    “难道是她一时气急,因爱生恨?”庄叔颐刚说话,便想起与扬波的约定,赶紧又把嘴巴闭上了。

    “那时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连那小姐的家里人也不能包庇她,最后为了让那青衣别告官,便同意了两人的婚事,还送了一份厚重的嫁妆给新婚夫妻。”

    故事到这里应是圆满结局。但是庄叔颐听出了其后必定还有转折,故而乖乖地保持了安静。

    扬波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其实那换剑的人正是那唱虞姬的青衣。你想啊,真剑搁在脖子上的感觉与那假剑是完全不同的。便是他真的走神了,难道下手的时候还感觉不到疼吗?割的是他自己的脖子,又不是别人的。”

    “是那青衣和小姐早就相爱了。但是那青衣不想要和小姐私奔,毁她名声才出此策。”庄叔颐立即兴奋地叫了出来。

    “是的。”扬波笑着将最后的结局吞回肚子里。这样天真的结局才适合庄叔颐这般小孩子。

    “我就知道。”庄叔颐笑着让他再说一个。

    至于下一个故事,庄叔颐只听了个开头,便睡过去了。扬波说得口干舌燥,停下来喝口水,才发现她的呼吸平稳,已然是睡熟了。

    扬波无奈地摇了摇头,将她连着被子一同抱回了闺房。都说睡着的人会比往常要沉得多,他却觉得自己怀里的这个太轻了,轻得像一阵风,像一个泡泡,像一场美梦。

    抓不住、留不下的美梦。

    第二日清晨,正配着骨头豆腐汤,吃着馅糕做早饭的庄叔颐,总算是从一夜未归的阿爹那里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近年来,直系奉系之争便从未停歇,从这几任的大总统便看得出来了。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一出热闹的大戏。

    永宁城现下属于皖系的地盘,但是既然已经从那中央失了大势,这一点点的根基大抵也是保不了多久的。

    除非能像汉高祖刘邦那般打一场翻身战,可是这几千年来也只出了一个刘老三。

    昨儿个不过是这一局乱棋其中一出小得不能再小的插曲罢了。幸得永宁如今的孙军长还算有些能耐还保得住,若是又要换那守城的驻军,倒霉也只会是老百姓而已。

    便是庄叔颐这样万事高高挂起的闺阁小姐,也懂其中的厉害,更何况是身居高位的庄世侨了。

    只是他向来不插手军队的事,又是个典型的文人,便是换了个上司也不会损失太多。但也不会安然无恙。

    都说自古乱世出英雄,但英雄毕竟是少的。

    “不行。最近时局太乱了。我看还是要将榴榴的婚事提上日程的好。”庄世侨一边抽着烟斗一边说道。

    “你怎么在家也抽起这个来了,快灭掉。你闺女鼻子多灵,你也不是不知道的。”柳椒瑛二话不说夺过他手上的烟斗就给熄灭了。

    “不抽就不抽。我刚刚说的,夫人你怎么想?”庄世侨没法子,继续问。

    “我能怎么想?翻过年她也十五了,是好说人家了。可是舍不得啊。这十五年怎么像只眨了个眼睛。她一下子便这么大了。”柳椒瑛悠悠地叹了口气。

    “你以为我舍得吗?可是你看看,现在的局势,如今驻守的和我还有点交情,不会将我们女儿随意抓去做了姨太太。若是将来有一日来个横的,瞧上她了,我们难道还能把她送庙里去吗?”庄世侨也是无可奈何。

    “交情?是十八对龙泉窑的印花瓶的交情吧。哎……”柳椒瑛是真舍不得这贴心贴肉的小闺女。她生了三个,唯有这一个,那是她的命。“可是榴榴才十五啊。她大姐都十七才嫁的。再等两年吧。”

    别说是她了,就是庄世侨也舍不得啊。从前人家说闺女是贴心的小棉袄,养老大的时候他没觉得,养了这一个才懂其中的意味。那是真贴心啊。可是。

    庄世侨连叹了三口气,才说。“下月十三,孙军长要娶第五个姨太太了。财政司郭家的小女儿,也才十五岁。”

    “什么!他家的?”柳椒瑛惊得跳了起来。“他家里可有不少人在府衙做事的啊。怎么会是他家的?”

    “是啊。他家的。这年头有官位算什么,手里没有兵,就*也不是。”庄世侨面有愠色。

    他在直隶的时候,一个区区的军长,便是想入他家的门也要看他门房的眼色。可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倒是他要扒着人家过活了。

    虽说大清已经完了,但是他们家这书香门第却半点没有失了色。这年头,像他这样家世,手上却没有兵的,向来是那些好镀金的兵痞子的目标。

    若非他的独子已经订了婚约,如今这个孙军长便是有交情,也想送一个姑娘到他家里来啊。

    他这宝贝疙瘩似的的姑娘,就更是抢手的馍馍了。

    “我看还是操办起来吧。榴榴如此出众,永宁城里的风声一旦起了,便只能越刮越烈了。”庄世侨说完,又是重重地连叹三口气。真是舍不得啊。

    千娇万宠的闺女,要送给别人,谁乐意谁舍得?若是局势平和,他必是要留她到十七八岁,便是留到二十岁,也多的是人抢着要。

    可是如今,他这女儿留在家里,就如小儿抱金过市,岂有不引来豺狼虎豹环视的道理?

    “你说操办便能操办吗?这是找女婿,不千挑万选,你叫我怎么放心?当初便是你答应的那姓陈的,说他人好家世好,且肯上进。若不选那么个烂了心肺的家伙,我的蜀哥儿怎么会……”柳椒瑛提起这个便已经是满眼的泪了。

    “嘘,嘘,不是说好不再提这件事吗?若是被别人听见了怎么办。你就当她死了。”庄世侨冷冷道。但是见自家夫人还不停地掉眼泪,无奈地安慰道。“如今你且想想榴榴。你来选个好的。”

    “自然是要好的,要最好的。”柳椒瑛一想起还有一个小闺女等着她去操心,立即便不哭了,站起来便往外走。

    “你去哪?”庄世侨连忙拦道。

    “去我娘家。我要好好地查探查探,便是祖宗八代也查清了。我就不信这回还能错了眼去。你起开。”柳椒瑛一插腰一瞪眼,那庄世侨立时便缩了。

    一个女人做了母亲,便是装在层层的礼盒子里的淑女,也成了能顶天立地的女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