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护短加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波扔了那竹子,蹲下身,将那庄志平扶了起来。

    可是庄志平的腿早已被他打断,便是九尺硬汉也撑不了半步,何况是这等泼皮软蛋。他哀嚎连连,站也站不起来。

    杨波的手却像是铁水浇筑出来的似的,将他一百五十多斤的大男人生生架起来,怎么也动不了半分。这简直便是满清的十大酷刑。庄志平不过片刻,便汗大如豆,脸色惨白,连喊也喊不出来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清丽的女声。“您好,我是庄亚楠,想问问,我阿爹是不是来府上了?可否让我进去找他?或者您可否帮我通传一声。”

    来人便是庄志平的二女儿,年满十八的庄亚楠。

    家中父亲顶不起门户,女儿们便比平常人家的要坚强一些。这庄亚楠便是其中一个好例子,除了去女校教书补贴家用以外,还常常扮作男装去些赌场酒馆将自己烂醉如泥的父亲拖回家去。

    虽然知道自己的祖父曾是永宁城里大名鼎鼎的人物,三位伯父如今也都在北洋政府里担着职务,但是庄亚楠从不认为那和自家那不成器的父亲是一家子的。

    现在父亲又厚着脸皮去人家门上讨饭,她这做女儿的万不得已是绝不愿意来的。她读过几年的书,还是知些廉耻的。只是她现在不得不来了。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竟会看到那样一个父亲。再臭再脏的,只要是自家的东西总是看起来可爱可亲一些。哪怕是那样不成器的父亲,庄亚楠也绝不想看到他如此痛苦的模样。

    庄亚楠几步上去,便将父亲夺了回来。“阿爹,阿爹,你怎么样了?”

    “我们回去吧。”庄志平用尽了仅剩的力气说道。若那庄世侨是用了精神压力的法子治住了他,那这恶鬼一样的男人便是用了身体的痛苦警告了他——莫要打那庄叔颐的主意。

    庄志平自己是绝不会反省错误的,他只觉得是老天的不公。他和大哥都是阿爹的儿子,不过大哥是从太太肚子里生出来的,他托生在了姨太太的肚子里,便要如此云泥之别。

    大哥做了大官,享用大宅子,只生到第二个便是男孩……如此种种,在他看来都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而他呢,好不容易考上秀才,大清便完了。再想去谋个官职,兜里没几百大洋那是做不到的。至于承续香火的儿子,也是生的艰难。

    前头那个,生了四个赔钱货,到第五个才是儿子。后头这个年轻漂亮,可是没嫁妆没身份的,又是连生了两个赔钱货,至今也没让他多一个儿子出来。

    可不是云泥之别吗?

    庄志平咬着牙,只下定决心,若是将来他得了势,是决计不让他们有半点好的。只是现下有了吊在眼前的萝卜和身后的大棒子,便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去吧。

    他是吞了这口怨气,可他闺女不肯吞。

    庄亚楠几乎是怒火上涌,破口大骂。“还道是什么大户人家,不过是欺我等弱小的强盗。我阿爹好好地来,怎地到你家便成了这副模样?你们还讲不讲道理。”

    杨波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却连解释也懒得解释,转身便要走。

    庄亚楠怎肯放他走,伸手便要拦他。可那杨波便似是脑后勺长了眼睛,竟避了开来。那庄亚楠一下拦不住,竟松了她爹庄志平,任他倒在地上,冲到杨波前面。

    “你这人好生无理?你们打了我阿爹,难道不给个说法吗?现在是民国,不是什么大清。你们若是官官相护,到了那法庭也是无理的。”

    庄亚楠挺直了胸膛,愣是不让杨波走半步。护院们犹豫着要不要上去将她轰走,可是心里还是忌惮对方那闪着金光的姓氏,没敢上前去。

    “谁打你阿爹了?你哪只眼睛看见了。红口白牙,便要我家套这么大一顶帽子,真是当不起。”庄叔颐一听动静,便跑来了。

    她一把将杨波扯了过来,教训道。“这种人,你理她做什么。地上那一个还不够你受得呀。赶紧跟我回去。”

    然后又转过头对着那群护院说道。“吴叔,你们也别看着啊。若是歹人来了,难道也得先问问人家的贵姓,再动手吗?”

    “是,三小姐。”护院里领头的立即中气十足地回了话,领着几个护院便要将庄志平抬出去。

    庄亚楠瞪大了眼睛,将自家阿爹护住,指着庄叔颐,破口大骂道。

    “什么这种人?我庄亚楠行的端坐的正,光明磊落。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你不过是因生在了主家里才这般神气。若是脱了你这层皮,还不是同我一般,是个人?”

    这话是真非假。便是庄叔颐向来也是这么认为的,她从不觉得自己做了大家里的姑娘便比别人家的高贵。

    只是这庄叔颐先头好生受了一番气,还是这庄亚楠的亲爹给的,叫她如今怎肯心平气和地与敌人说话。

    庄叔颐冷笑着反驳。

    “我是十指不沾阳春水。那是因为我命好,做了大家的小姐,生来便是人的模样。不像有些人,便是读书识字,也是行不端坐不正,披着狗皮汪汪叫的大狼狗。”

    “你竟敢骂我!”庄亚楠气得撸起袖子便要和她打上一架。

    “谁骂你了?”庄叔颐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难道你披了狗皮?”

    “你——”庄亚楠像是被点燃的爆竹,冲上去便要推搡那庄叔颐。

    有杨波在,只有庄叔颐欺负别人的份,还从没有人能在他眼皮底下伤了她呢。杨波一把便握住了庄亚楠的手,狠狠地向外甩去,只把她逼得连退了几步。

    “这里是庄府。”杨波不过是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这个事实,便叫那庄亚楠彻底熄了火。可她还是不甘心就这么走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附和声。

    “就是。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岂容你在此撒野。”说话人,是来祖宅过中秋的二太太三太太等人。

    平时关起门来,二太太和三太太自己两个便要打个不停。但若是别人家的来找麻烦,她们自是会合起来对付别人。

    更别提,现在被找麻烦的是被众人放在心间坎坎上的庄叔颐了。

    “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野丫头,原来是你啊,亚楠。”二太太要是怼起人来,那是刻薄极了。

    “我说呢。怎么还有人敢在祖宅大声嚷嚷,也不怕……”三太太紧随其后,用了方小帕子捂着嘴笑道。

    两个人一唱一和地,直把那庄亚楠羞恼得满脸通红,连片刻也呆不住,架起她父亲便匆匆离去了。

    说老实话,庄叔颐因那庄志平,对这庄亚楠着实是喜欢不起来的。但是眼下见她被人如此羞辱,又不由觉得她有些可怜。虽是可怜,但是庄叔颐也没为她说话。

    二婶婶和三婶婶也不过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的,若是她去替旁人说话,不是要伤了她们俩个的心嘛。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事情,庄叔颐是做不出来的。

    只是这也让庄叔颐冷静下来了。而正也是因为理智重新占据了上方,庄叔颐越发觉得那庄亚楠无辜,不过是为了自己亲爹才站出来,反而受了这一番不该的羞辱。

    庄叔颐只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但是没想到,第二天她们便又见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