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月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快走吧,让你婶婶们等急了就不好了。”柳椒瑛合上小佛堂的门,对庄叔颐说道。

    庄叔颐没说话。她心里想的却是,那两人坐一块,吵也要吵一二个小时,哪想得到别人啊。不过,这样的话,她是不敢对阿娘说出口的。

    三个人往回走,正和柏宇迎面碰上了。柏宇见了柳椒瑛,那是立时便松了口气,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太太,那头的差人送了月饼。”

    送月饼?庄叔颐觉得奇了怪,她家里中秋收人家的孝敬不知道多少,只不过是一盒子月饼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看柏宇这脸色,简直不像是收了礼,倒像是被鬼敲了门。

    做小姐的庄叔颐弄不清,做主母的柳椒瑛可不这么糊涂。她一听这没头没脑的话语,也立即知道头尾了。“既然他们送来了,便是要和解了。我们也不和他们僵着。去挑几盒送去。”

    “阿娘,是谁送的月饼?”庄叔颐那旺盛的好奇心又起来了。

    “还有谁,不就是那个……你小孩子家家的,管这么多做什么。走,你婶婶们该等急了。”柳椒瑛牵着她走,就是不肯说。

    这一日的赏月,庄叔颐终究是没能好好地享受。

    众人正兴起谈乐,守门的王贵神色慌张地前来禀报。“太太,不好了。那个人又来了。”

    “什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不去理他,便说老爷不在家。”柳椒瑛不耐烦地轻蹙眉宇。老爷那穷疙瘩的庶弟实在是叫人不想见。比刚才那送月饼的人家还叫人不待见。

    “可是他求见的是大太太。说是表少爷既然送了香水来给亲戚,也该有他那口子的一份。太太,都在门口叫唤开了,我看实在是不像样,才进来禀报的。”守门的王贵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带去偏厅,让他等老爷回来。我是深宅妇人,不见外客。”柳椒瑛不想丢了庄府的颜面,只好还是用了老办法。

    “好的,太太。”王贵连忙出去了。

    “那家伙上次差点烧了我们的房子,居然还有脸来。”庄叔颐撸起袖子就气冲冲地想去把他赶走,却被阿娘拦住了。

    “你给我站住。他就是再不像样子,也是你阿爹的庶弟。也是你的叔叔。难道你想去打他一顿?”柳椒瑛虽然不喜欢那个人,但也没有想过要让自己的女儿落下被人置喙的把柄。

    “哼,他才不是我的叔叔呢。”庄叔颐气得不行。阿娘就是喜欢息事宁人。那种上门来的地痞无赖,合该用长棍子打出去,才好呢。“谁家里人惦念自家的财产早点败光,巴不得丢了自家的脸面呢。”

    “不许说胡话。扬波拦着她。要是她做了什么事情,我拿你是问。”柳椒瑛说完,庄叔颐便熄了火。她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但要是连累了阿年,她会心有不安的。

    可是她还是不甘心。

    那个地痞无赖虽然是她祖父的庶子,是她阿爹的庶弟,但是在她祖父去世之前便做下诸多恶事,被她祖父逐出了家门。如今花光了分到财产,贫困潦倒地住在永宁城里的犄角疙瘩里,每逢节日便上庄府来讨些赏银回去过日子。

    他每次来都要将这家里闹个鸡犬不宁。若是她阿爹在家,还要被气得几天咳嗽,好不了。阿娘就聪明多了,从不肯见他,便将他搁在外院,任他闹任他疯,就是不管他。

    但就是这样,那泼皮无赖竟然还能做出幺蛾子。他在外头传,她阿娘将庄家的财产都败光了,就为了养闲汉,给她爹戴了顶鲜艳的绿帽子。呸!

    庄叔颐在心底狠狠地啐了他一口。但是当着他的面,她却做不出这动作。做姑娘真是不公平,就是骂人几句,也要被说是没家教。就算,那个人该骂、欠骂。

    “榴榴,你在想什么?”扬波这么出声来问,绝不是没有缘故的。因为这丫头含着这一口月饼已经好一会儿了,竟不咽下去,委实叫人觉得奇怪。

    庄叔颐这才回过神来,当着众人的面,她敷衍道。“没什么,就是想阿爹了。他喜欢的枣泥馅的有没有剩着?”

    这句当是废话。虽然那庄世侨在妻女面前没有半点威严,但是也还是这庄家的大当家。谁敢昧下他的东西呢?

    扬波一听便知道她在愁些什么。在众人面前没有多问,等只剩下他们俩个的时候,再开了口。“你在想那庄志平?”

    “恩?恩。”庄叔颐还是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名字的主人便是令她愁得头大的家伙。“对。我就是不甘心。阿娘一定又是拿了几块大洋将他打发走的。否则我看他能在外院呆到明天早上。”

    “这倒是不假。”扬波知道。贪财的人只要是赖了上来,那便如同吸血的蚂蟥,不沾点腥撕点肉沫下来,那是不可能的。

    “我在想,怎么给他个教训?叫他再也不要来了。”庄叔颐托着下巴,翻来覆去地想主意。“找个麻袋套了他,打一顿?不好不好。说不准他就要凭着那一身伤来讨可怜了。”

    扬波替她披上一件薄衣,将煮好的奶茶倒了一大杯,放在了她的前面。“暖暖手。”

    庄叔颐摸着那暖烘烘的杯身,回过神来。“对了,阿年,你帮我想。我想得头好痛。快帮我想个好点的主意,既能吓到他,又不会给阿娘惹祸。”

    其实这也是个难题。这不能,那不行的,单单是分寸便叫人难以掌握。

    扬波却连眉宇也没有皱起半分,轻描淡写地回答道。“那不难。他向来爱酗酒,只要在他的酒里下点东西,便叫他几天好受的。”

    “不行不行。太轻了。”庄叔颐撅起嘴。“再想,再想。”

    扬波想了想,再提了一个意见。“趁他睡着了,找辆马车送他去那荒郊野外,这一番吓,大抵他是能受到些教训。”

    “不行,不行。万一他被野狼山猪叼去了,以后查起来,那便麻烦大了。”庄叔颐连连摇头。

    这下扬波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好的了。

    庄叔颐知道是自己要求多,便也不去催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热腾腾的奶茶,悠悠地舒了一口气。这奶茶煮得可比月桂煮的好喝多了。

    这真是奇怪,月桂常年累月地煮这些东西,竟然比不上一个偶尔才做一回的阿年。都说女儿家的手巧,怎么他的手比女儿家的还要巧这么多?

    庄叔颐换了一只手撑着下巴,光明正大地盯着扬波看。他这会子正在沉思呢,便是她拿根针扎他一下,说不准都不会让他发觉。有如此良机,她当然要多看几眼了。

    今天确实是中秋,可是天上的月亮却怎么也不及眼前的青年明亮。他有着干净利落的短发,舒服端正的五官,手指纤长又宽大。

    他看上去有些柔弱,可是庄叔颐知道,他的肩膀有多宽广,他的双手有多有力,他的怀抱有多可靠。

    但是他的手常常很冰冷,冷得像冰雕成的,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去温暖,去融化,去牵绊。

    她痴痴地望着他,几乎像是那朵向阳的花朵一般。

    而那样饱含秋水,浓烈到极致的目光,真的会有人感受不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