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欠债还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知道了。月桂早同我说过了。小姐放心吧。这茄子是去后院的园子里现摘也来得及。”李婶笑着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来。“小姐,上回您借我的,这下子可算是还得上了。”

    “哦,好吧。小六子读书可还用功?”庄叔颐半点不嫌弃这一叠七零八碎,还沾满气味的钱,随意地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那孩子知道是借了小姐的钱才能读上的书,自然努力了。我看他没日没夜地看书,都怕他把眼睛看坏了。”李婶知道若是读了书,凭着她在庄家做了一辈子的活的苦劳上,老爷也一定会保他有个好前程的。

    “若是想看书,你可以叫他到我书房去,虽然不外借,但是看看我是不介意的。”庄叔颐笑嘻嘻地点了几个菜,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跟在后面的珍珠看得有些糊涂,私下里去问。“李婶,小姐这么有钱,怎么借你这么点钱也惦记着要回去呢?”

    “你这个丫头,真是没良心。小姐的钱是小姐的,我欠的钱当然是要还的。你长点心眼子吧,小姐有再多东西,都跟其他人没什么关系。”李婶一边快手快脚地做事,一边轰她出去。“快回去吧,我这都忙得转不开了。”

    “好。”珍珠闷闷地回去了。

    庄叔颐刚想着去看看庄姝婷写完了没,正巧便在二门里和回来的阿爹撞了个正着。“阿爹,你回来啦。”

    “榴榴啊,你看,阿爹给你带了什么?”庄世侨亲手提着一袋子热腾腾的熟食。

    庄叔颐嗅了嗅,欢喜道。“是响铃,我最喜欢这个了。阿爹,你最棒了,怎么想到买这个回来呀?”

    “我知道你喜欢十里桥的炸响铃,特地绕路去给你带的。”庄世侨笑呵呵地对她说,半点没有出去时那般忧虑了。

    “阿爹是遇上什么高兴事了吗?”庄叔颐笑着问。

    “没什么,没什么。”庄世侨连连摆手,顺便问道。“你表哥呢?”

    “在我书房呢。阿爹找他有事?我去叫他。”庄叔颐抢了响铃,快步跑回去。“这就算报酬啦。”

    “少吃些,晚饭吃不下,你阿娘知道了要生气的。”庄世侨赶紧在后面嘱咐。

    “我才不怕,阿娘去庙里了,今天晚上要在那里吃斋。她才不会知道呢。”庄叔颐冲他做了一个鬼脸,一溜烟地跑了。

    陆欆翊听了,想着之前那所传来的消息,急忙地赶了过去。“大舅父,那孙子如何了?”

    “他只受了一点小伤。但是今天在区府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只有我告假了。那孙子竟然疑心是我为了夺权派去的。哼,想我庄世侨连北京城里的都不要,要他这一座县城的军权有什么用。”

    “什么?大舅父,那您是怎么……”陆欆翊急忙关切地问。

    “多亏了榴榴,她伤口上的血沾在我袖子上,被旁人发现了便顺势而下,说是在外也受到刺杀,这才脱了嫌疑。”庄叔颐说起这个,便是满面的笑意。“我儿果真是来还债的。”

    “舅父,怎么说?不过是个巧合。”陆欆翊还听不明白了。“还什么债?”

    “哦。这你不知道。当初榴榴生下来的时候,算命的算了算,说她是前世欠了我家的债,今世是来还这笔债的。”庄世侨笑着提起往事。

    “大舅父,怎么也这般迷信?这年头都是有债的逃债,哪还有千辛万苦来还债的。这种事情,我可不信。”陆欆翊不可置信。怎么连他大舅父也信这种东西。

    前世今生这种话,说出来真是要人笑掉大牙。

    “我本也不怎么相信。谁想到偏偏就是这么巧。一次两次也便算了,这么多次实在是叫人不由得不信。”庄世侨想起往事,连他自己也觉得十分地不可思议。

    “怎么?还有别的巧合。”陆欆翊竟不知道。

    “宣统三年武昌出事。本以为是一时的事情,谁能想会闹出翻了天的结果,连直隶也被波及了。那天我想照常去府衙,不过进抱厦房拿份文件的功夫,这榴榴就把门给锁上了。”庄世侨说到这里笑了。

    “什么?她不过两三岁,会走路就已经很了不起了。”陆欆翊不信。

    “是啊,走也走不动的小娃娃,拿了她那小板凳坐在门口不肯动。若不是怕冲出来会伤了她,我呀也不会迟去了府衙,大概也会没了命。”庄世侨十分感概。

    “这倒是。”陆欆翊此时不知该怎么反驳。确实是个巧合。

    “这还不算什么。你还记得我们六年前回永宁的时候,曾发电报说你外祖父病危吧。结果我们一回来,榴榴见了你外祖父便高烧不断,你外祖父却一点一点好起来了。”庄世侨想到了后面的事,有些心疼起来。

    “这又过了四年。你外祖父病危,她又发高烧。眼见地榴榴便要没了气。你外祖父竟然能起床了,他老人家倒是说,自己活够了,况且这乱世没命的事还多着呢,要把福气留给后辈。他去求了佛祖,第二天,榴榴便好了。”

    “这也太巧合了。难道这世间真有‘蛇珠雀环’之事?”陆欆翊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简直便是戏剧里才用的把戏,可是偏就发生了。

    “是啊。我本也不信。可是这桩桩件件的巧合碰在一起,叫人不得不相信。你看今日便是,若是没了榴榴。我恐怕也不知会如何。”庄世侨庆幸地说。

    陆欆翊虽觉得蹊跷,但是仍不怎么相信。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佛轮回。“榴榴,你信这世上有因果吗?”

    “有吧。”庄叔颐漫不经心地回答,她正在看书,没什么心思搭理他。“阿年,给表哥泡杯茶。”

    “你倒是说说,你若是欠了人家的债,你会怎么还?”陆欆翊得了好茶,依然不停地发问。

    “欠了钱便还钱呗,欠了命的那便只能用命去还了。哎呀,表哥你好烦啊。我正看得精彩。阿年,帮我堵住他的嘴啦。”庄叔颐随手挥了挥手驱赶他。

    “你不要这样嘛。我都快走了,你倒是多理睬我一下。”陆欆翊偏就起要逗弄她的心思。“等等,扬波,你做什么,等下,我不吃这个。”

    “恩。我知道。”扬波一本正经地回复道。“为了堵住你的嘴。”

    “你真是表妹养的……唔唔。”陆欆翊是不吃鲜花做的东西的,这让他感觉自己是个吃菜叶子的兔子,满嘴是渣。这扬波还不停往他嘴里招呼鲜花饼,他一张嘴便被塞了满口。

    “好了,我不问总行了吧。”陆欆翊最终只能投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