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用功苦,苦于上青天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阿姐,分明是你自己好吃。管我什么事呀。对了,阿姐,你哪里受伤了?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啊。”被庄叔颐唤作婷婷的少女,即是庄叔颐三叔的独女庄姝婷。

    “这儿呢。”庄叔颐抬起手晃了晃。

    “这么点小伤,也值得大惊小怪的啊。阿姐,我看你分明是想逃学吧。”最不喜欢读书上学的庄姝婷这般猜测道。

    虽然不算是错,但是也不能算对。庄叔颐便是扯谎也是得心应手,何况是这种不痛不痒根本谈不上是欺骗的话。“当然不是了。你看我先前伤的是脚,现在伤的是右手,都不大方便不是。”

    “阿姐,你骗人。刚刚我进来的时候,还看到走廊放着轮椅,你根本不需要自己走路啊。何况你左手也能写字,右手受伤有什么关系嘛。”庄姝婷揭露。

    “什么?榴榴,你左手也能写字。怪不得,你小时候是用左手拿筷子的,被我阿娘训斥了好几次才改过来。”陆欆翊想起来了。

    “嘘,嘘。都说了这是个秘密了。婷婷你不守诺,我都叫你别说出去了。下次再找我帮你做功课,你想都别想。”庄叔颐气呼呼地说。

    “别啊,阿姐,我错了。”庄姝婷最不喜欢读书,上学也是被阿娘逼着去的,若是不去,可是要拿了鞭子打。她不敢不去,但是又委实读不进去,全靠庄叔颐帮忙才撑下来的。

    “哼。”庄叔颐放了帕子,继续喝汤,不再理她。

    “阿姐,我错了。你都不知道阿娘把我关在家里这几天,我都快要被她逼疯了。我又不是什么才女,要我读书便罢了,还要我做好多习题。阿姐,你是不知道,我做数学还成,其他的一概是我的天敌。可真是要了我的老命,更何况是外国字。看起来简直是一堆蝌蚪。”

    庄姝婷差点哭出来了。“阿姐救我啊。”

    “不救。你嘲笑我。士可杀不可辱也。”庄叔颐笑嘻嘻地拒绝。

    庄姝婷那是割地赔款了好多东西,总算哄得她开心了。

    “那好吧。三婶婶要你做的功课呢。拿来吧,我、扬波还有表哥三个人一起做,总会快一些的。”庄叔颐被哄开心了,什么都肯帮忙了。

    “太棒了。阿姐最好了。你等着。来的时候外头都戒严了,我带这么多东西都快累死了。”庄姝婷赶紧跑出去,带了两个丫鬟才把东西全都抱进来了。

    庄叔颐一看,差点手里的笔都要掉了。“三婶婶也太夸张了。这是一个礼拜的功课还差不离。就是我们三个一起做,今天是肯定做不完了。你先留着吧。我起码也要给你做上好几天。”

    “阿姐,没有好几天了。我阿娘明天便要,如果我做不完,就要给我请家教了。到时候,我就完了。”庄姝婷那是急得团团转。

    “只是请个家教嘛。又不会怎么样的。”庄叔颐一边给她的功课分类,算数的就给婷婷留下,反正这个她最擅长;外语的自己留下……如此分完了,还是山一般地堆在自己前面。

    “不行啦,阿姐。你不救我,我就真的要去跳永宁江了。”庄姝婷当然是诳庄叔颐的。

    “你跳吧。自己做算数,左右你也擅长这个。古有愚公移山,今有我们移书山,不知道算不算得上个典故?”庄叔颐让扬波帮忙拧开钢笔的盖子,刷刷几下便写完了一页。

    庄姝婷乖乖地抱着那一摞的书,找了张桌子,坐下来写作业。

    扬波摇了摇头,将东西接过来,叹道。“算不算个典故,那得留给后人说了。就是这要背的锅子,锅底灰厚了些。”

    “不是吧,我也要帮忙啊。”陆欆翊可不想做功课,特别是这种毫无益处的功课。他来是度假,不是来受苦的。

    “表哥,你心里要清楚,这件事呢,你是推不掉的。”庄叔颐眯起眼睛威胁道。

    “受不了你。我后天就要回去了,你还不能赏我两日清闲吗?”陆欆翊没了办法,只好乖乖地翻开书写了起来。

    “什么?”庄叔颐听闻,猛地站了起来。“表哥,你要走?”

    “我当然要走。再过几天就是中秋了。我自然是要回家了。”陆欆翊笑嘻嘻地问她。“难道榴榴舍不得我?又要拿那布老虎顶了门,不叫我走。”

    “谁舍不得你这个赖皮鬼啊。还老拿这陈年旧事来笑我,不与你好了。”庄叔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弯腰将笔拾了回来。一看那笔头已经摔坏了,便收起来换一支写。

    “表妹,这哪是陈年旧事,不过才七八年而已。再者,你怎这般浪费,看这支钢笔上的鹈鹕鸟,恐是百利金的吧。怎么也得值几千美刀。你说摔便摔了。怪不得大舅父的头发都白了大半了,可不得愁的。”

    陆欆翊就是个小孩子脾气,非要和庄叔颐斗斗嘴。

    “阿爹是少白头,跟我可没什么关系。”庄叔颐头也不抬地反驳道。“是吧,阿年。”

    “恩。我第一次见老爷,老爷就都是白头发了。”扬波郑重地回答。

    “扬波,你就会帮着榴榴说话,我可不信你。”陆欆翊奋笔疾书,苦着脸说。“我的天哪。三舅母是把你当做了什么,文曲星下凡吗?”

    “我阿娘就是望女成凤,不,是望女成龙。我就想不明白了,她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干嘛要推给我去做。”庄姝婷写得手都要断了,抬起头来看,发现其他三个人都比自己写得快多了,瘪了瘪嘴。

    “你倒是快点。”庄叔颐写得飞快,这么一会儿便完了大半。

    四个人同时提笔,最后便是三个人嗑着瓜子看庄姝婷写最后的部分。“婷婷啊,你怎么这么慢,你不是还夸耀自己很擅长算数吗?”

    “阿姐,你太过分了。还有现在都叫数学了,谁叫算数啊?土包子。嘤嘤嘤……”庄姝婷边哭边奋笔疾书。

    “你再不快点,太阳就要落山了。对了,和三婶婶说你在我家吃饭好了。月桂,派个人去六月公馆说一声。记得说是她在我家看书,就说那书我不外借,她只能在我家看好了。春梅,去给四小姐煮壶茶来。”庄叔颐笑着嘱咐。

    “是,小姐。我这就派人去。”月桂立即点头,随即想起了什么,又转了回来。“小姐外头戒严了,成华路那边过不去。”

    “那便绕点路吧。恩,阿爹走的时候没开车去吧,叫李叔开车去吧。”庄叔颐安排好了,也觉察出不对劲来。“区里怎么这么慌,竟然开车来要人。算了,左右阿爹应该也没事的。”

    闲来无事,庄叔颐去厨房看了看,突然听见角落里有什么在响动。她凑过去一看,一个篓子盖着一块青布,掀开来一看,正是七八只青蟹,活力四射地冲着她挥舞着大螯。

    “这是三门码头来的?”庄叔颐觉得这个头起码一斤以上了,看着更像是怪兽呢。“阿爹,喜欢捕鱼做渔民不好吗?非要搅入现在这乱势里。没听那‘杜宇声声’嘛?”

    “小姐,您在说什么呀?”李婶开了锅盖子,白烟四散,整个厨房便充斥满了蔬菜的清香。

    “没什么。李婶,今天婷婷也在家里吃饭,你把这青蟹也煮了吧。”庄叔颐笑着将青布盖了回去。“对了,再做一道茄子,她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