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混世魔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大汉听了她的喊叫,十分得意,道。“看你这丫头片子。若是你叫一声爷爷,爷爷就饶了你这一回。”

    他举着桌子,四处展示自己的威武,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呸。”庄叔颐狠狠地啐了他一口。“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当我爷爷。你要是想喊我姑奶奶,我还嫌你不够格呢。”

    那大汉一听,气得面色发青,就想将桌子连同庄叔颐扔出去砸个稀烂。

    正在此时,扬波出场了。

    谁也没注意他是怎么出现的。他扔了桌子砸了那大汉之后,明明应当是出风头的时候,他却不知不觉隐了身影。

    这会,众人都瞩目大汉要扔庄叔颐的时候,他又无声无息地出现了。像一道影子,咻地一下滑到了那大汉身后。

    那大汉根本没有察觉到,直到一杆枪筒抵上他的后背。“谁!”

    “别动。你若是动一下,便叫你多个窟窿出气。”扬波将保险栓拉开,抵着那大汉的心窝。

    那大汉听了,立时便不敢动作了。

    “把桌子轻放,她若是颠到了,那你就要当心我这手稳不稳得住了。”扬波冷冷地威胁道。

    “是、是、是。”那大汉话都结巴了。

    “不。我不下去。我觉得上面的风景挺好的。你让他举着。”庄叔颐撒泼道。“他既然把我举起来了,就要举到底,若是半途而废,我可不干。”

    扬波忍不住笑意,拿枪戳了一遭,道。“你听见小姐说的话了吗?”

    “听见了。我举,我举。”那大汉咬牙说。

    这庄叔颐还真就在上面舒舒服服地坐下了。“哎呀,上面的景致不错,就是差了点东西。哎,表哥,表哥,把我的碗拿上来,我的仙人烧要凉了。”

    陆欆翊先是被吓得不行,现在是被庄叔颐弄得哭笑不得了。“你个姑娘家的,快给我下来。坐在上面吃东西,像什么样子。”

    “哼,迂腐的书生。”庄叔颐冲他做了个鬼脸。“表哥,要不,你也上来吧。”

    这时候已经过了一炷香的时候,便是李元霸在世,也该觉得腿酸手麻了。更何况这等小角色呢。

    桌子底下的大汉哀嚎连连,急忙求饶。“姑奶奶,姑奶奶,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姑奶奶饶了我吧。姑奶奶,我是真的受不住了。”

    庄叔颐向下探头,见他真的是满头大汗,手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看来真的是到极限了,也该是吃到教训了吧。

    “哼。你下回要是还敢随便砸铺子,我就砸了你那出气的窟窿眼。”庄叔颐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正好掉进那扬波的怀里。

    庄叔颐看也不看抱着桌子腿,喘得像条狗的大汉,扯着陆欆翊便回去坐。“表哥,你要是再晚几天来就好了。这铺子做的老酒烹田蟹味道那是没得说。”

    “榴榴,我真疑心你是那饕餮转的世。否则怎么天要塌下来,你想的还是那吃的呢?”陆欆翊真真是见识了她这混世魔王的称号是怎么得来的了。

    “表哥,我记得你不信这些的呀。”庄叔颐笑嘻嘻地说。“我是不是饕餮转的世,喝了孟婆汤,谁记得住呢。不过,阿爹说我这胆子是天狗食日来的,没什么怕得起来的。”

    “咱们三小姐的胆子那是没的说。全永宁城的头一份。”重新上菜的小二哥笑着夸赞道。

    “说的好,这个赏你了。”庄叔颐从扬波的口袋取了银钱,多拿了一份送了那小二哥。“那人呢?”

    “回禀小姐,万老爷来人把他带走了,还说这回不打扰小姐,下回亲自去府上给小姐道谢。”小二哥一边收了那银钱,一边谄媚道。

    “那还是免了吧。你得给万老爷说一声,他要是真的去我家里。我阿爹非得把我腿打断不可。”庄叔颐赶紧道。

    那小二哥捂着嘴偷笑。

    这永宁城谁不知道庄三小姐是庄府的掌上明珠。她就是拆了这天,庄大老爷也是不敢动她一分一毫的。

    吃了这一顿热腾的,庄叔颐还想带陆欆翊去码头玩呢。陆欆翊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一趟。若是你阿爹回来了,我还找他有事呢。”

    “那你去吧。”庄叔颐便打算自己和扬波去了,反正她才不要这么早回去呢。“对了,表哥,你可不要和阿爹告我黑状啊。”

    “你表哥我是那样的人嘛。”陆欆翊弹了弹她的脑门,笑着走了。

    庄叔颐捂着额头,冲他吐了吐舌头。

    “舅父,就算他是在你家长大的,我还是很不放心。更何况他到你家才几年。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心底若是藏着些什么,舅父也不得而知啊。”

    陆欆翊旧事重提,这一番更为慎重。想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出去了这么几回,他也没能摸清扬波的底,可不叫他心里发慌嘛。

    “算一算,他到我家也已经六年了。想当年他才比榴榴高一个头,榴榴那丫头九岁的时候多矮啊。他十五岁才那么一丁点大。”庄世侨笑道。

    他不是没有过同样的质疑,只是那扬波做得实在是太好了,好到连他这做爹的都自愧不如。这世上人人都可能伤害榴榴,唯有那扬波不会。

    “不是吧。他今年弱冠了。真是看不出来。他虽面相十分稚嫩,但看此人的城府极深,实是不像是只有这点年纪。”陆欆翊可是真的吃了一惊。

    “也不是吧,不过籍贯上的岁数罢了。那孩子是顶替别人服了兵役。名字和年岁大抵也该是别人的。只是我问他原名,想为他上户籍的时候改了便是。他自己不肯,我便只好照用下去了。”庄世侨叹了口气。

    “那不是不知道他的真实来历了吗?”陆欆翊下定决心要摸清他的底细。

    若是招惹了个不该招惹的人,便是用铁链子锁起来也是个大麻烦。他心爱的小表妹便是嫁给总统做第一夫人,他也很舍不得,何况是这样一个男人。

    “你想去查便去查吧。只是不管你查出来他是个满清遗族,还是革命烈党,都别告诉你小表妹啊。要是被她知道你这么做,她铁定是要生你的气的。”庄世侨摸了摸自己下巴的胡子。

    “舅父,你是不是查过?表妹生气了?”陆欆翊顿时明悟了。

    他大舅父这样疼爱小表妹,怎么可能真的放任一个不知底细的人在她身边呢。必定是舅父查过,被表妹知晓了,大吵一架。

    至于大舅父为什么不告诉他。大概也是表妹的意思吧。

    庄世侨狠狠地咳嗽了两声,然后转了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