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冲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边上的几个小伙计躲在帘子后面认脸,庄叔颐是不知道的,扬波和陆欆翊却不会忽略。

    陆欆翊放下勺子就想站起来去看看。扬波把他按住了。“没事。”

    “怎么了?”庄叔颐听了扬波开口说话,才觉察出异样。

    “没事。”扬波用筷子给一个软糯的圆子开了个洞,将桌子上的香醋滴了进去,然后放在勺子上给了庄叔颐。“给。”

    庄叔颐立马就忘了之前的事情,欢欢喜喜地接了过来,吹了吹,吮吸起里面的肉汁来。这一开始吃东西,她便什么也顾不上了。

    扬波对着陆欆翊摇了摇头。这事要是叫庄叔颐知道了,八成又该闹出点什么了。她若是知道人家把她当稀罕物件瞧了,她八成是要不高兴的。

    陆欆翊望了望他,又瞧了瞧一心只有吃食的庄叔颐,心里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算是知道大舅父话里的意思了。算了,还是吃自己的吧。

    这铺子被小表妹夸得天花乱坠,他倒要看看那大锅煮瓦片有个什么蹊跷。这被榴榴叫作荔枝调蛋的一碗,颜色焦黄,看起来却水灵灵的很嫩的模样。

    他用勺子舀了一勺,果真嫩得像块豆腐。“荔枝在哪?”

    “你尝尝就知道了。”庄叔颐笑嘻嘻地拿勺子从他碗里抢了一勺。“给我吃一口。”

    陆欆翊倒是想训她,哪有从人家碗里抢的。但是想想,也没什么好计较的,反正这是他家的小表妹。他刚这么想,就见到庄叔颐半点不计较地从扬波的碗里抢汤圆。

    “榴榴!”他急得脱口而出。

    “什么?”庄叔颐先将那汤圆咬破了一个口子,吹了吹,才有功夫问道。“这汤圆是花生陷的,真有趣。”

    “什么?不是豆沙……额,都被你带跑了。你这是哪养的习惯,老从别人的碗里抢东西吃。”陆欆翊真是觉得不得不要说了。

    “我就尝尝嘛。”庄叔颐将那汤圆吹了吹,一口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

    “榴榴,你是宣统元年生的吧。你今年都十五岁了……”陆欆翊这边的话刚开了个头,那边庄叔颐就将自己的耳朵捂上了。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你这丫头。”陆欆翊哭笑不得,刚伸出手揪她的小辫子。

    突然,一声怒喝,将众人吓了一跳。

    “这种东西也敢送到爷的眼皮子底下,你们还想不想做买卖?”众人闻声看去,那拍案而起的是一彪形大汉,腰上还别着一柄明晃晃的弯刀。

    陆欆翊一见那腰刀,便知道这是个沾过血的不好惹的家伙什。这永宁城里果然太平不到哪里去。

    庄叔颐和扬波却是看起热闹来了。“他是哪条路子上的?也敢砸安伯伯的摊子。怕是新来的,没拜过地头吧。”

    “怎没去,现在可不就来了?”扬波用指头点了点她前面那口碗,笑答。

    “你才是地头蛇呢。”庄叔颐斜了他一眼。“哎,怎么动刀子了?这傻子哪来的呀?”

    “我看他是打城东来的。”扬波只瞧几眼,就能辨认出他的路数来。

    “怪不得。刚出码头来的吧。”庄叔颐托着下巴,见那头的刀子已经牢牢扎进桌子,知道双方火气大了,这样下去恐怕要打起来了。她才站了起来,打算过去。

    陆欆翊一把将她按住了。“榴榴,你想做什么?”

    “去看看,若是在铺子上出了事,那可不妙。”庄叔颐毫不犹豫地说。“下个月可就要开始供应老酒烹田蟹了,要是这会子出了事。”

    说到底还是吃食的事。

    陆欆翊真是要败给她了。这事是随便能管的吗?她一个小姑娘家,上房揭瓦就算了,竟然还要行侠仗义,替人打抱不平,这还了得。

    庄叔颐要是他能拦得住,就不是混天昏地的庄府小霸王了。她随便那么一使劲,陆欆翊手里就空了。陆欆翊再想去抓,那便是连衣角也摸不到了。

    扬波对陆欆翊说了一句。“没事。”然后跟着去了。

    那闹事的大汉一脚踩在长板凳上,一手握着扎在桌上的那柄弯刀,喊道。“要么赔爷一百大洋,要么,爷就砸了你这铺子。”

    众人就看出来了,这就是来立场子的。

    “大爷,不是我们不给。但是这地盘可是万老爷子的,您这样捞过界不太合理吧。”小二哥看着那锃亮的刀子,心里有些发慌,但还是坚持着说。

    “爷管你姓万还是姓汪,要么给钱,要么拿命来抵吧。”闹事的大汉一个用力,将桌子上的弯刀拔了出来,冲着那小二哥便要去。

    小二哥便是见多识广,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腿脚发软,连动也动弹不得了。

    还是庄叔颐将他拽了一把,躲过那刀子。

    “小妮子胆挺肥。滚开。爷的刀可不长眼。”那大汉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瞥了庄叔颐一眼。

    庄叔颐被他看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不大高兴道。“刀子长没长眼睛,我是没看见。不过,你没长眼睛,我倒是看得真真的。”

    “你!”大汉怒喝这一句,举起刀便劈了过来。

    庄叔颐抬脚,就把旁边的凳子踹倒了,横在那大汉前面绊了他一个狗吃泥,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庄叔颐抱着肚子,笑成一团。“果真是没长眼睛,连路也看不清了。就你这怂样,也敢舔着脸要钱。”

    那大汉连叫骂声也没了,拎起刀子,便是一个鲤鱼打挺,冲着庄叔颐的脖子砍了过去。这一下刀锋凌厉,连半点闪躲的余地也没有给人留。他是下了死手,打定主意要拿庄叔颐开刀。

    众人吓得脸色发白,惊恐尖叫。

    刀子眼看便要划伤庄叔颐细嫩的皮肉,那大汉嘴角刚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便被一整张桌子拍了个正着。这一回就不是摔一跤的事情了,那是孙猴子被五指山镇压,爬也爬不起来了。

    庄叔颐一下蹦上了桌子,得意道。“叫你欺负人。叫你欺负人。”

    这桌子加上庄叔颐起码也得百八十斤,一般人那要是被压在下面,恐怕就是出得了气,进不了气了。但那大汉看来也不是普通人物,竟一下就将那桌子连着庄叔颐举了起来。

    本来还是洋洋得意的庄叔颐被这变动唬了一跳,赶紧抱着那桌脚,大喊。

    “阿年,阿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