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玩闹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庄叔颐的脚伤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前几日和来探病的女同学发生过争执,有点不太好意思去学校。她知道那一场说是争执,不如说是她单方面的闹脾气。

    “我们今天出去玩呗。”庄叔颐日常撒娇。

    “你的脚还没有好吗?”陆欆翊觉得奇怪,不过是扭了脚,怎会这么多天都没有痊愈。可是那白医生是个杏林好手,祖上还做过御医,后来大清没了才回的永宁。

    庄叔颐摇头。“没好,没好,可疼了。你快走,你今天不是约了我阿爹一起谈事吗?我不管你们的事,你们也别来管我。”

    “大舅父有事,今天我就没事了。况且我是你表哥,我不管你,谁管你。”陆欆翊不平起来。

    “多着呢。我阿爹、我阿娘、我哥哥……连阿年都要管我,你们太烦人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规矩。这规矩都是无聊的大人制定出来,诳我们的。”庄叔颐说了大实话。

    陆欆翊反驳。“怎么是诳你的?”

    “表哥,别的不说,就说这《孝经》有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可是你看,清朝的人不就要剃头才能有活路吗?然后大家就一边读《孝经》一边剃了个老鼠尾巴似的的发型。”

    庄叔颐不停气,又接着说。

    “现在呢是民国,彰显民主自由。可是呢,不解开辫子也要枪毙。现在嘛,便是一边读《孝经》一边梳短发。说什么头发也是父母的赠物不可丢弃,还不是用来诳小孩子的。”

    陆欆翊这下子,没什么话好讲了。他便是说得出一句,也辩不过她接下来的一万句啊。怪不得大舅父教训她从来没成功过。这尖牙利齿的丫头片子。他叹了口气,不说了。

    “带我出去玩。”庄叔颐扯着扬波的袍子角,晃了又晃。“带我出去玩嘛。”

    “你别想了。你阿爹今天就在外院的西厢房谈事。你要是敢溜出去,不被他抓住才有鬼呢。”陆欆翊好心地给她提了个醒。

    之后自然是被不甘心的庄叔颐抓壮丁了。“我不管,表哥,你不帮我想办法。我就……我就打电话去给姑姑,说你又欺负我。”

    “好好好,怕了你了。你这个告状精。连电话这样的稀罕物也拿来告状,真是奢靡浪费。”陆欆翊拿她没办法。要是他阿娘知道,别管这丫头说什么她肯定信。

    “哼。表哥你以前那么欺负我,现在这叫因果报应。”庄叔颐跟阿娘去听过几次佛经,念起这些东西那是熟得不能更熟悉了。

    “你啊。”陆欆翊哭笑不得。

    “你欺负过她?”扬波突然地出声了,倒叫吵嘴的两个人吓一跳。

    “没没,表哥是个傻子。小时候他可好骗了。”庄叔颐像是想到了什么,自顾自傻乐起来。

    “你笑些什么?等等,你告诉我,你笑什么?”陆欆翊顿觉不妙。

    “不,不,没什么。”庄叔颐捂着嘴,逃到扬波身后,不肯再答话。

    陆欆翊还想去捉她,但是扬波一抬起手,他便没了法子。“扬波,你让开。”

    “别气。她是个小孩子。”扬波这眼角明显带笑意。

    “哼,谁说的?熊孩子就该打一顿。”陆欆翊从来也不是什么正经严肃的大人,否则怎么会和庄叔颐这丫头打成一片呢。纵使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依然小孩子气得很。

    “熊大人也该被打一顿。表哥,熊大人。”庄叔颐撅起嘴,说。

    “你们俩别闹了。”扬波被两个人圈在一起,差点被这俩给绕晕了。“不是说要出去吗?还去不去?”

    “去。”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喊。

    “但是要怎么出去啊?我可不要给阿爹抓住。”庄叔颐顺势趴在扬波背上,勾着他的脖子,说。

    “要是被抓了,我也会有麻烦的。”陆欆翊这下算是彻底露了马脚。

    扬波扫了一眼这俩小傻子,淡淡地说了一句。“翻墙。”

    “好主意。”两个长不大的小孩子齐齐鼓掌。

    接下来,那可就顺当多了,先去找了梯子,借口说毽子落树杈上了要取借了梯子。然后是要趁着众人不注意,架在墙上,三两下便翻了过去。

    “你脚好了呀?”陆欆翊还想和扬波抢谁背她翻墙,结果一抬头,这丫头就先他们一步翻了过去。

    “嘿嘿嘿,可不许和阿爹说。我还不想去学校。”庄叔颐笑嘻嘻地坐在墙头上,还伸手招呼她们快些。

    这时突然里头传来脚步声。两个人慌不迭地爬了上去,拎起庄叔颐便往墙外跳。“是护院巡逻来了。快跳。”

    “啊呀。”庄叔颐这下算是真的伤患了。

    “又扭到脚了?”扬波赶紧抱起她,伸手便要去查看她的伤势。一见血,他便赶紧将她的头往旁边移开。“你别看,有血。”

    “哪有那么倒霉啊。”陆欆翊一边担忧地去看,一边说。

    “没,确实没有那么倒霉。是手。”庄叔颐满眼都是泪,怕极了血,看也不敢看,还忍着强笑道。“不,应该是更倒霉啊。为什么是右手啊?拿筷子得多不方便。”

    “你真是个小傻瓜啊。”陆欆翊哭笑不得,都这个时候了,怎么想得还是这个。他拿了口袋里的手帕替她包扎了起来。

    “算了,咱们快走吧。也不知道刚刚是谁来了,若是看见我们了,从偏门来追不过一会功夫的事儿。”庄叔颐这会子想的便不是其他东西了。

    “你都受伤了,我们还是回去吧。”陆欆翊当然是以表妹的身体为重。

    “不就擦破点皮子嘛。”只是庄叔颐的皮薄肉嫩,这一点点擦伤看起来便十分的严重,加上她那泪汪汪的大眼睛,谁见了都要怜惜万分。“我要出去玩。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呢。”

    “小骗子,你天天都溜出来,哪天不出来玩才叫人奇怪。”陆欆翊还不忘反驳。

    “哼。我不管,我要出去玩。”庄叔颐贴在扬波的背上,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陆欆翊扒都扒不下来。

    “小姑娘家家的,像个什么样子。”陆欆翊几乎是咬着牙说。

    “那你背我,我手疼。”庄叔颐似是完全不在意地说。

    “你背不动。”扬波按住想接手的陆欆翊,说了这一句。两个人谁也不让谁的大眼瞪小眼,相持不下。

    但是这个时候谁也没想到手疼为什么不能走路这个假命题。

    庄叔颐赶紧推了他们一把。“快走吧。你们俩婆婆妈妈的。要是被逮着了,今天便没得玩了。”

    陆欆翊只好放了手,任她被扬波背着走。颇有些不甘心的感觉,总觉得是被人抢走东西一般的感觉。若是说这家伙对自家小表妹没有半点意思,他是不信的。

    “扬波今年可及冠了?”陆欆翊拐弯抹角地试探。他是绝对不会将自家表妹轻易地托付给他人的。特别是眼前这一位摸不透底细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