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国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庄叔颐是个闲不住的人,否则也不会做下这么多趣事。

    她的脚伤不重,好得虽快,但家里的男人都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非要她呆在家里养着。“我都快养出蘑菇来了。我不管,我要出去玩。”

    “不行,你的脚还疼吧。”扬波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哼。我有轮椅,又不走路。走嘛,走嘛,带我去玩。听说今天有庙会。我要去看。”庄叔颐撒泼的手段和撒娇的一样好使。

    “不行。”陆欆翊做完了正事,跑来找庄叔颐玩,没进门便高喊着劝阻。

    “表哥,你又来捣乱。你和我阿爹他们要说的话,可是说完了?”庄叔颐知道表哥是有正经事来的,但是架不住表哥实在是太闹腾了,半点也叫人严肃不起来。

    “说完了。扬波,怎么请你一块去,你也不去。就在我表妹这里发呆。”陆欆翊笑着取笑了几句。

    呆在这里几日,他总算明白了大舅父所说的忠犬二字是有何而来的了。

    这扬波是很有本事,也确实比这家里的任何人都更保护榴榴。若是大舅父对榴榴的宠爱算作十分,那这人便算作九十九分也不为过。

    “去我阿爹那里,哪有我这里有趣?表哥,你不知道我这里是昆仑仙境吗?常人来了,便要成仙;神仙来了,也要乐不思蜀。”庄叔颐笑着用里戏言开玩笑。

    “是是是。我也乐不思蜀。”陆欆翊挑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你倒是脸大,算什么神仙。不许转开话题啦。我要出去玩。”庄叔颐气呼呼地拿了个梨子放在表哥的头上,戏耍他。

    “你别闹。这本可是原稿,让我看完。”陆欆翊半点不理会她的胡闹,头也不抬,任那梨子呆在他的头上。

    “送你好了。反正我看过了,也觉得没甚有趣的。等你回家就带走好了。”庄叔颐毫不在乎这本书花了她多少精力和银钱,像是送出什么无关紧要的小玩意一般随意。

    “当真?你可不许反悔。”陆欆翊几乎是立刻把书抱在了手里。这书就是有钱也找不着啊。他恨不能现在启程回家去,好保住这宝贝。

    “有其妹必有其兄。看你这样子,和榴榴倒是一脉同承,都是嗜书如命的书虫。”扬波淡笑着,打趣道。

    “嘿,你个木头桩子,怎么今天话这么多。”两个人也是混熟了,否则哪有这多话好说。

    “不许打岔,带我出去玩。不然我就自己去了。”庄叔颐气嘟嘟地给他们一个人扔了个梨子。

    最后当然是庄叔颐赢了,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永宁这地方靠海,是以海贸甚是发达,来来往往的外国人也多。

    庄叔颐的许多外国书籍都是从他们那里淘换来的。她会讲许多外语,虽有些乱糟糟的不通语法,却很能派得上用场。比如现下这状况。

    “她说这个只收美刀。表哥这个这么值钱啊?”庄叔颐帮忙翻译。

    “好吧,你告诉她,把这圣母像替我留下。我马上回去取。我手头上的可能不够,我先去问舅父借一些吧。”陆欆翊说完,拔腿就跑。

    “表哥,你慢点。我帮你押着,你别慌。”庄叔颐立马指手画脚地跟对方沟通,甚至把自己新买的桂花糖分给对方一半。

    “这是从西班牙的教堂里带来的东西吗?”扬波觉得那样的陆欆翊有些稀奇,心里盘算这东西的价值。

    “她是这么说的。”庄叔颐塞了他一块糖,继续说。

    “这姑娘本来是跟他父亲一同来我们这里经商,但是没想到船上藏着海盗,一船的人都死了,她和些女孩幼童被留下来跑腿打杂。后来她们用砒霜毒死了海盗,分了财物四散逃了。”

    扬波愣住了,在他看来那是一个温柔活泼的外国姑娘,除却穿着并不新潮以外并没有什么不妥,完全不像是遭了大难的模样。“她……没想过回去吗?”

    庄叔颐转过头和那女孩子说了几句,转头来回答道。

    “想,她说做梦都想。但是回不去了。她的家里爆发了战事,她不知道谁和谁在打战。但是她阿爹说如果不走,就会死。但是没想到……”

    还是死了。

    庄叔颐收了笑脸,愣愣地望着天,一时失去了言语。

    失去国家的人,大抵就是失去了性命的尸骨。在尘世走着,还以为自己活着,然而猛然想起国家两字,大抵便会摔落于忘川河下了吧。

    接着的那一声叹息,也不知是谁的。

    “我拿来了,我拿来了。”陆欆翊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将一叠纸钞递给了那女孩,捧了圣母像,这才有功夫与庄叔颐解释。“这圣母像做功精巧,看似是大家所出。我老师正巧喜欢收藏这些东西。”

    “那也没有这么贵的道理……算了,阿年,我们把今天买的东西留给她吧。”庄叔颐知道得了这一笔钱财,这姑娘并不会缺东西,况且她是个外国人,也不会有人为难她。

    但是庄叔颐的心里却十分的难过。她的心里空落落的,像是从那姑娘的微笑里传染到了什么能令她伤心欲绝的东西。

    “好。”陆欆翊还在摸不清头脑,但是扬波半句也没有问,默默地点头,将东西放下,推着庄叔颐的轮椅便走了。

    国家究竟是什么?

    庄叔颐第一次意识到,这是多么沉重的词语。

    “阿年,国家是什么?小时候,阿爷说大清亡了,我们都是亡国奴。可是后来,阿爹说大清是大清,我们是民国的人。但是阿爹喜欢大清,更胜过民国。我知道。”

    庄叔颐依着栏杆,遥望着远方的银杏林。秋风带着夜露的微凉,拂过她紧皱的眉宇。

    “阿年,国家究竟是什么呢?大清是什么?民国是什么?若是民国亡了,我是否又要做亡国奴呢?可是现在台湾和澎湖列岛被日本人抢去了,香港和九龙被英国人吞进肚子了,黑龙江以北还是苏俄的兜里的,北京、上海……哪里都是他们的租界。”

    “这民国,还是我们中国人的民国吗?有时候我在想,民国真的是存在的吗?还是我们自欺欺人的一个梦呢?”

    庄叔颐托着下巴,叹息。

    扬波面上没有半点的情绪,伸出的手抚平她的动作却温柔胜过这秋风。“你的问题太多了。是不是亡国奴又有什么要紧的。你活在这一方天地,一如既往地自由便好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答我呢?”庄叔颐笑了起来,只是有些惨白。“不要紧吗?大抵是吧。活着与死去,大抵也没有什么不同吧。”

    “怎么会不同呢?”扬波轻蹙眉宇。“活着,你能吃喝玩乐;死了,便只能躺在那冰冷的地底,什么也做不了。”

    “阿年,你真是傻瓜。死了,便是什么都没有了吧。不过,西方的上帝和佛祖都说,死后会有另一个世界。古人也说死后会有阎罗审判。若真是这样,不是和活着没有区别吗?”

    庄叔颐说着,不知怎地便想到了别处。

    “说到这个,我看到过埃及的《来世之书》。他们的地狱也不同,评判生者的是一个狗头人,我想想,叫阿努比斯神。可有趣了,他的天秤上一边放羽毛,好像叫真理之羽……”

    庄叔颐的思绪向来是停不了片刻的,前一刻在想的东西,下一刻便抛到脑后去。这一次也不例外,哪怕是如此沉重的话题,也无法在她那流水般的思绪里坚持多久。

    然而哪怕是涛涛的永宁江,也会留存下不会被毁去的闪着光芒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