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书乡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日起来,众人都发觉了小姐的低气压。

    “小姐这是怎么了?”柏宇拿了报纸,进来一看静悄悄的,便觉得不对。

    “我看是昨日的鱼没上桌子,叫小姐生气了吧。”春梅笑嘻嘻地低声说。“我已经和李婶说过了,她今天大概就会煮了吧。”

    “那便好。她早上起来没有问扬波,我便觉得奇怪了。这会子又闷在书房里看书,连茶点也没有要。”珍珠也渐渐摸透了自家小姐的脾气,笑着说。

    但是他们想错了,吃了中午蒸的鲜带鱼,还特意做了八珍糕哄她,也不见她高兴一点。这可叫众人发愁了。

    “扬波,今天不来吗?”月桂站在院子中间,盼了又盼。

    “说是今日有人去拜访,扬波脱不开身,可能晚点来。”柏宇已经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实在是等不住了,才去玫瑰公馆问,知道昨日便说好今日有事儿来得晚些。

    平日里,也有几天这种情况。但是偏偏赶上了今天,真叫大伙郁闷极了。除了扬波,谁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会叫自家小姐开怀起来呢。真是头疼。

    “可告诉太太了。”珍珠想得便是这个。要是大太太知道了,也许会有些办法。

    “可不敢告诉太太。你来得晚,不知道,去年小姐发烧,大太太急得不行。最后小姐只不过病了两日,大太太却病了一月有余。”月桂赶紧拦住了她。

    “若是真生病了,那是一定要告诉太太的。但是现下小姐不过是把自己闷了起来,让她看会书便好了。若是扬波来了,你快些进来告诉一声,那便好得快了。”

    “哎。”珍珠点了点头,立即穿越垂花门跑去大门口守着了。

    这一日对于众人来说,太过漫长了。

    往日不管在哪个角落都能听见小姐的欢笑声,就是这五进的宅子也不觉得大。可是今日,太安静了,一切都安静得过了头,像是一根针落在地上也有回音一般。

    对于庄叔颐来说大概也是。她知道自己的低气压已经影响了众人,便更不敢出去了。此时的她便是一只气鼓鼓的鱼鳔,要是被人踩一下便真要爆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她就像天生的怪胎,既不温驯也不乖巧。女子所有的良好品德,似乎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她的内里关着的是一只随时想要吞噬掉所有的野兽一般,拼命地想从她建造的虚假的皮囊里出来,毁掉所有她在乎的,不在乎的东西。

    “我是不是一个疯子?”庄叔颐情不自禁地对着手中的书发问。

    “当然不是。”一个冰冷而温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庄叔颐转过头去,扔了书,欢快地跑了过去。“阿年,阿年,你来了。”

    所谓的相思,不过是刹那的空隙罢了。她喜欢的,她苦恼的,遇见这一座高山,便化作了无迹的微风,刹那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你又在愁些什么?”扬波从身后掏一个盒子,在她眼前晃了晃。“喏,你前几日,你说想吃的。”

    “是青草糊。”庄叔颐抢过来,一打开盒子,扑面而来的清新气息,叫她欢呼起来。

    她先是用勺子舀了一大口塞进自己嘴里,细细地嚼了咽下去。这才有功夫与他搭话。“好吃。你是从哪里寻来的,这不是过了季的吗?”

    “是啊。”所以他花了将近一天的时候,去小巷子的犄角疙瘩里寻觅出这一碗,叫她高兴的小玩意。

    “你花了很多功夫吗?”庄叔颐将自己的书整理好,交于扬波放回书架子上,自己呢埋头苦吃。

    “也没有很多。就是碰巧遇上了,记起你说过想吃,就买了一碗回来给你。”扬波轻描淡写地说道,半点不提自己走了多少路,问了多少人,钻了多少巷子,才找到的辛苦。

    “哦。那就好,其实我也没那么馋啦。忍到明年夏天就有的吃了。”庄叔颐一面眼睛移不开那碗勺,一面又嘴硬地劝说道。

    “好吃吗?”扬波踩着梯子熟稔地整理书架。

    柏宇曾夸耀的庄叔颐的书房确不是假的。用了一整间东厢房,这原是她大姐的闺房,后来大姐出嫁,便让她拿来用了。

    四面都搭上了架子,摆满了书籍,从古籍到今日之书,从国内的到国外的,全都有,几乎无所不包容。医书、哲学、佛经、数学、国文……凡是普通人能想到的,这里几乎都能找到。

    陆欆翊第一回进来的时候,吓得半晌也没反应过来。“这么多书,都是你的?你是掉书缸里了。”

    “你才掉缸里了呢!地方还太小了。阿爹说等二哥搬去那边的院子,就把他的西厢房也给我用。表哥,你可要帮我找书啊。我还有老多找不到的书了。永宁什么都好,就是书太少了。”庄叔颐笑嘻嘻地说。

    “你呀,一个姑娘家的,藏这么多书做什么呢?你又看不了。你瞧瞧,竟还有这一本,《西厢记》!大舅父知道你有这本书吗?”陆欆翊几乎都快要被自家表妹给吓习惯了。

    “哼。藏这么多书,当然是用来读的。表哥你是傻了吗?有人写,自然要有人看呀。何况我看什么书,他写书的都管不了,表哥你管个什么劲啊。”

    庄叔颐伶牙俐齿地一番辩驳,叫陆欆翊不得不闭上嘴。这要是再多说一句,恐怕就要被他家的小表妹逼到角落里了。

    “我才不信,你能看得了这么多书。例如这一本《蒙药正典》,你真的看过?你读得懂?难道你想学大舅母娘家行医治病?你可是见血就晕啊。”陆欆翊有些不信。

    这么多书,得看到哪年哪月才看得完。

    “只是看一看,又不会少块肉。‘读书之乐乐无穷,读书之乐乐陶陶。’就是我不替人治病,看一看也没什么关系啊。我晕血又没碍着你,又拿来打趣我。我要生气了。”

    庄叔颐其实不太明白,他们读书必定要问由头的习惯。读书便是读书,何来那么多为什么,不过是图个乐子。

    “你啊。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啊。”陆欆翊居然从中还翻到了他找寻多年都没有找到的书。“你居然有这本初版的《中国通史》?说起来,你不是爱那繁复的古文得紧吗?”

    “哼。迂腐,又不是鱼和熊掌,为何不可兼得?这书可是难找了,还是扬波找到的。还有……”庄叔颐炫耀似的爬上梯子,取了一本厚实的书下来。“你瞧瞧,这可是《康熙字典》的原版,原先找着的时候,说是要一千块大洋才肯出让。”

    “一千块大洋,那已经很合算了。这种原版,是有价无市的,这么多年了,北京城里头的八旗子弟手里头都不见得能得着一部。”陆欆翊立即上手,这手感,确实是原版没错。

    “嘿嘿嘿,还真是北京来的老贝勒的后代落魄了,家里人偷着卖的。但是后来嫌少又不肯。连给他两千块大洋,都不肯收。最后还是扬波想的办法好。你猜猜。”庄叔颐眨了眨眼睛,狡黠一笑。

    “那是五千块大洋?”陆欆翊一边痴迷地摸着,一边心疼地说。

    到了这个价格,便是肉疼了。不是不合算,只是犯不上。五块大洋就够一桌酒席,这五千块大洋恐怕够养活一方土地的人了。但这可是《康熙字典》的原版,若是失了这一次机会,恐怕就没有下一次了。

    “表哥,你真傻。阿年就不同了,他给了那孙子一千美刀。那孙子立即乐得跟傻子一般,把这吃不了用不了的活金山给了我。”庄叔颐说起这个,便乐个不停。

    “你在笑什么?”从内屋里走出来的扬波,只看得她像聊斋里的婴宁笑个没完。“擦一擦,都流口水了。”

    庄叔颐用袖子一擦,就知道这是在戏耍她呢。举起手里的《康熙词典》便佯装要扔过去。“阿年,你太坏了。”

    “哈哈哈……”两个男人毫不顾忌她的臭脸,笑得一室暖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