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相思苦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怎么一样?我这可是托斯珠宝的珍珠项链,金银那般土气的东西谁要戴啊。”嚷嚷的姑娘完全没看到,她左右的女孩尴尬地掩住自己的链子或是耳坠。

    “怎么?项链换了珍珠的就不是旧时代的了?老凤祥家的和托斯珠宝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新瓶子装了旧酒。没了诗词古籍,你们这些人不过是空有皮囊的偶人,再好看也是假的。”

    庄叔颐心尖上的那点火要将她眼前的一切都燃烧了起来。

    “叔颐,你真是老古板。你若是真这么喜欢这些东西,怎么不呆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做你的庄家大小姐?上什么圣母玛利亚女子学校!现在是民国了,你那老一套早该收起来了。”

    大伙自然是不会放过她的。

    新式女子从来就不怕辩论,也不怕旧式迂腐侵蚀。

    “怎么?从一而终,难道不是旧式的规矩,你们怎么也如此想吗?我偏就都爱了,你们能拿我如何?读人家的书,那是进步;将自己的老祖宗的东西扔了,那就是毁灭。”庄叔颐挺起胸板,双目锃亮似灯塔般。

    “鲁迅先生早便说了:‘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王袁晓是个典型的新式女性。“这汉字不过是‘吃人’的帮凶,这等迂腐不化的东西早该砸碎了就地埋了才好。”

    “刀子既能杀人,也能切菜。做下恶事的自是那用工具的人。汉字不过是工具罢了,有何善恶可言。”

    庄叔颐心中的火越烧越旺。她站得笔直,脚上的伤本该隐隐作痛的,此时却半点感觉也没有了。“你活得如此浑浑噩噩,和活在泥浆里有什么分别。分辨不了美丑,要眼睛何用?”

    “你气些什么?”

    众人不解她为何会气成这个模样,简直是杀妻夺子之仇般的神态。偏偏却只为了这么丁点小事,让人觉得十分可笑。

    双方不欢而散。

    庄叔颐硬撑着送了她们出去,虽都板着脸,场面冷淡到叫人看不下去,但也好歹维持了面子上和睦。吵过这一架,庄叔颐又开始闷闷不乐起来,

    她知道自己素来脾气不大好,既是被宠溺出来,也是内里是她那生来的本性。她一向来装得很好,只要对人微笑,便无人能察觉这内里的骨刺。

    “我是不是又做错了?”庄叔颐托着下巴,坐在树屋的窗子前,喃喃道。

    扬波知道她并非是想要回答,所以没有出声,而是静静地坐在她身旁。

    “我不该和她们争的,和她们争有什么用呢?”庄叔颐只要知道他在自己身旁就好了,她只是想说,说个痛快。

    “现下乱成这个样子,国不国,民不民的。便是史诗真典放在国人面前,恐怕也只能拿去当柴烧了。”庄叔颐重重地叹了口气。“可是这又于我何干呢。战也好,败也好,与女子又有什么干系呢?”

    “大抵便是不甘心吧。”庄叔颐换了一只手,继续托着下巴。“我不甘心,为什么我只是个女子?若是男子便好了,上阵杀敌,平定天下。女子便是想做个老学究,恐怕也是叫世人难容。”

    听到这里,扬波才放下煮茶的铜壶,淡淡道。“女子又如何,昔年武帝登基之时,也不过是女郎君。若是你想做,便是做个女帝又如何?”

    “这倒说的不错。”庄叔颐被他这般一哄,竟也不那么沮丧了。“不过,现在不喊皇帝了,要喊总统。若是能做个女总统也不赖。”

    扬波替她斟上一盏茶,听她一会子便兴奋起来,无奈地笑了笑。他空出手来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啊,做个女赖子倒是容易得很。”

    “哼。今日你瞧我不起,明日便叫你刮目相看。”庄叔颐用上了唱腔。

    “好,我等着看。”扬波半点不在意地回答。他再清楚不过了,就是真有人用八抬的轿子送她去当总统,这又懒又馋的小姑娘也决计不肯上那轿子的。

    她说这话,也不过是赌一口气。

    “喝茶。吃点心。”扬波一句话便哄得她高兴了,便又沉默起来。

    但是庄叔颐半点也没有觉得寂寞。她知道他在便好了,说不说话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俩一个是话唠子,另一个几近是哑巴,大抵是天生的一对。

    “阿年,我不明白,西洋的景确实不错,可是那又如何比得上我们有几千年的沉淀下来的精华呢?叫他们做了糟粕,丢弃在泥地里,还要踩上几脚才甘愿。”庄叔颐说起话来,从没有个完。

    “恩。”也就扬波受得了她。

    “这茶不错。这点心是生禄斋的?”嘴里塞了吃的东西,她便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怨不得人家说她是小孩子。

    可她也确不是个孩子了,过完了这一年的冬,她便是十六岁了。这个年纪在早前该是嫁人成婚。但如今是民国了,她又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便是留到十**岁再嫁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还显得亲热又珍重。

    然而少女怀春,又与那年纪有何干系呢?

    “榴榴,想什么呢?”陆欆翊这一出声,倒叫庄叔颐吓了一跳。

    “什么呀?难道我就不能发呆吗?非要想些什么。”庄叔颐面不改色地撒谎。

    “我也没说你想什么,你急着辩白做什么?”陆欆翊倒是起了疑心。“况且刚刚吃饭的时候,你便有些心不在焉的。这可不像你。”

    庄叔颐毫无半点犹豫地接了下去。“还不是李婶,说好今天要吃带鱼的,居然没有。真是叫我伤心。”

    “就为这个啊。”陆欆翊几乎是笑得停不下来。“大舅父真是饿着你了吗?逃难来的丫头怎地投身到了这富贵人家,依然吃不饱?”

    “你便笑话我吧。民以食为天。我便是爱吃吃喝喝,又有什么不妥嘛。”庄叔颐半点不觉得难为情。

    她说话做事都坦荡极了,像是天地一般,便是**于世也觉得有任何难为情的。然而便是天地,腹中也是会隐藏些什么,与他人无关的东西。

    这是一夜明月。似是快到了中秋的关系,越发地圆润起来,叫人心生欢喜。可是这明月也易得勾出人的相思来。

    月色与暗夜融合的浑浊,映在朱红的栏杆上,映在那双看得通透的乌黑的眼眸子里。这一厢月色,真是极美,却也太凉了。

    庄叔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由不得她不叹气。阿娘说,说谎会下地狱。她虽不信这些个怪力乱神的东西,却也觉得害怕。但是她不能不撒谎。

    若是她说真心话,那个人便会吓得落荒而逃了吧。

    庄叔颐低下头,明亮的湖面倒映出一张稚嫩的脸,一张不怎么好看的脸。

    肤色黯淡没有光彩,双眸虽明亮有神却并不深邃,嘴唇厚实且色深,若没有这女子式样的发,看起来便是妥妥的男孩子,既不妩媚也不娇柔。

    “真是丑陋。”她厌恶至极地丢下一粒碎石子,搅乱了一湖绿水。

    母亲是个美人,姐姐也是美人,然而只有她看起来竟不像一家子出来的。莫不是阿娘心善,在路边捡回了哪家的弃婴,才养得她吧。

    这样的模样,又会有谁心生爱慕呢?大抵是没有的。更何况是那个人呢?

    他若是爱荣华富贵,大抵还是愿意爱她的,爱她的身世,爱她的钱财,爱她能带来一切。却独独不会爱她本身。

    可爱情便是愚蠢,便是偏执,便是梦境,怎也不肯敷衍自己一二。他若不爱她,她是绝不肯接受次一等的爱意。

    更何况那个人什么也不爱,更别提荣华富贵这等腐朽不堪的东西。便更没有可能爱她了。然而只是想着这一点,心口便像是被人剜了去一块似的疼。

    凡世有八苦,大抵这便是求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