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富贵满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中午李婶特意做了食饼筒。永宁若是来了亲友,必定会用这道乡土菜来招待。

    食饼筒是薄韧的面皮,包上炒米面、鸡蛋丝、绿豆芽、土豆丝、红烧肉、洋葱丝等熟料吃的面点。不仅口感丰富,颜色搭配的也好。

    卷好了切开一看,白皮子里红的通红,黄的金黄,绿的翠绿。只是用眼睛看,便要人垂涎三尺了。再浇上一勺子红烧肉的肉汁调味,那可真是千金也不换的美味佳肴。

    最有趣的大抵是将这些食物一盘盘地摆在桌子上,任人取用。自己喜欢什么便包上什么,这可比做好了摆在盘子里吃,要有意思得多。

    说到永宁这个地方不太合群,大概也从吃食这个地方体现出来了。别的地方端午节必定是摆粽子的,但是永宁却吃食饼筒。

    其他的时候若是人多热闹的聚会也必定会做食饼筒款待贵客。因为这菜有个好听的别名,叫“富贵满盈”。

    用了黄金玉(鸡蛋),白玉丝(绿豆芽),琥珀石(红烧肉)……做食材,可不就是那“富贵满盈”嘛。

    庄家的菜色和普通永宁人家的并无不同,只是多一些个人家的特色。

    将鲜嫩饱满的豌豆用水煮得熟透,然后碾成泥状,绿极了,且十分香甜。舀上一勺子放进面皮上和其他东西包在一起,那滋味真是吃过一次,便叫人念念难忘。

    “表哥,你包得也太大了吧。简直是火炮筒啊。”因为都是自己动手包的,最后出来的成品也都不大一样。

    如陆欆翊手里的这一个,包得巨大无比,若是叫庄叔颐去拿,便是双手也拿不过来。

    “你包得这么细,就你的胃口得吃多少个才够啊。”陆欆翊浇了满满地肉汁进去,然后一口咬了下去,那是满嘴的油,香得叫人满足。

    “表哥,你傻呀。这么多种类当然要多吃几种搭配才够本呀。”庄叔颐不输给他,三两口吃了手上这一个。鸡蛋用油煎得很嫩,红烧肉已经撕成了易入口的丝条,芹菜这时候脆又多汁,三者一结合,这一长条的食饼筒一眨眼便没了。

    “你吃得也太快了吧。”陆欆翊才吃了一半,一抬头庄叔颐手里已经空了。

    “表哥,你也太慢了。”庄叔颐又开始欢快地包起了新的。

    “小心别吃噎着了。”扬波盛了汤放在她手边,一边又随时备着半湿的毛巾供她擦拭,便是皇帝的近侍大抵也只能做到这里了。

    只是他嘴上半点不饶人。“喝汤吧。这七八十个面皮够你吃了。”

    “榴榴又不是猪,哪吃得了七八十个这么多,顶多十来个吧。”陆欆翊和他一唱一和地捉弄庄叔颐。

    庄叔颐光吃,没嘴说话,便冲他俩狠狠地翻了几个白眼。

    “你们三个别太闹腾了。”庄叔颐的母亲柳椒瑛见他们闹腾得不像样子,才开口劝道。

    “是,大舅母。”陆欆翊立即答道。

    “阿娘,你别吓唬表哥了。远到是客,不让吃怎么行?”庄叔颐半点也不怕母亲的冷脸。她向来都是家中受宠的宝贝,天不怕地不怕,这点子话是吓不到她的。

    “也就榴榴你不怕了。大嫂,你也别说了,他们不过是小孩子。爱玩爱闹才是正常的。”二太太王佩芳笑着打趣。

    “食不言,寝不语。”柳椒瑛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

    “大嫂说的是,若是小孩子噎住了怎么办?”三太太江文茵向来就喜欢和二太太打擂台,附和着说。

    “不说便不说了。正颍下午便走了,叫他们兄妹多说几句话而已。正颍是最喜欢榴榴这个表妹了。婷婷和兰姐儿都比不上。”虽二太太王佩芳是帮着庄叔颐他们说话,但是这话说起来,叫人听着便不舒服,委实是太酸了。

    庄叔颐尴尬地咬了一口自己的食饼筒。二婶果然对表哥没有去找兰姐姐玩在意得很。但是她又能怎么说呢?兰姐姐快出嫁了,表哥想着要避嫌不去寻她,她能怎么办。

    “你这话,说的不对。我家婷婷日日读书,当然没功夫寻正颍晚了。兰姐儿许是有什么缘故不来。怎么能怨我们榴榴。”三太太笑着说。

    这下好了,又吵起来了。庄叔颐头也开始疼了。这两个婶婶幸好不住在一处,否则还不是日日时时吵个没完。就是现在小聚一餐,也不消停。

    二太太的女儿,庄叔颐的堂姐庄嘉兰也头疼。

    自家的阿娘和三婶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作为女儿的自然也是站在母亲这一边。哪怕母亲说的不对,那也是母亲啊,容不得别人说。只是她阿娘说出来的话,叫人想帮,也帮不上忙,全然不占道理。

    “阿娘,你少说几句吧。吃饭呢。”庄姝婷见兰姐姐的脸色不好,忙打圆场。庄姝婷是三太太的独女,比起庄叔颐还小一岁。

    “大人说话,有你小孩子什么事。”三太太江文茵板着脸训斥道。她对别人总是和颜悦色的,但对自家孩子总是严厉得多。

    庄姝婷立即就怂了。三太太还不放过她。

    “功课做完了没有,昨天还想着要去看中秋庙会,若是没做好,我可不准你出去瞎混。现在是民国,女儿家肚子里什么也没有,谁看得上你啊。起码也要读点英文,别人说话你才好插得进去。”

    “我们婷婷长得这么漂亮,便是不识字也有的是人抢着要。不像我们兰姐儿只会些女红,操办操办家务。如果不是老爷子在世的时候订下这门好亲事,恐怕也难了。”二太太在一旁煽风点火。

    三太太一听她这话,立时便更不高兴了。老爷子的故交是北京的,世代做官,有个儿子想和庄家联姻。庄嘉兰的岁数正巧合得上,便订下了这门亲事。

    庄姝婷若是再长个两岁,恐怕这事还有的商量,可惜了。

    现在的庄家早就分了家,婷婷要是想高嫁就只能靠自己,靠不了这庄家世代积攒的好名声。毕竟那长房里的庄叔颐还没订婚呢。

    她的婷婷只小了一岁,若是差得多些反倒不碍事。岁数这么相近,多多少少是要被人家拿出来比比的。

    大老爷是教育局的长官,又曾在北京做过官,当年积攒的人脉,如今也还是好用的。她家那位虽说是驻扎在海外的外交官,但这年头说的好听不如眼前的实惠好。

    有好的,自然也都冲着长房去了。别说长房的闺女是个浑的。就是缺胳膊少腿了,那也是不愁人要。

    这老天偏起心来,可比老太太还厉害得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