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二太太和三太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缩回被窝里,睡到日上三竿,庄叔颐才起来,问的第一件事还是。“阿年来了没?”

    “还没呢。小姐,我去看过了,厨房里蒸着糯米糕呢。”春梅笑着凑过来,给她穿鞋。

    庄叔颐平易近人,向来不苛责房里的丫鬟们,也就养出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大着胆子什么话也敢在她面前说。

    庄叔颐想了想,说。“恩,不用了,我昨晚上……要一个吧。看看李婶煮白粥了没有,我记得前些日子有送来高邮的咸鸭蛋,我要吃那个。”

    昨晚上吃的太饱了,这会子也不大饿,但是早饭还是要吃的,更何况庄叔颐早就看上那一箩筐的青皮咸鸭蛋啦。

    “小姐,只喝粥是不是太少了些。”对于庄叔颐的胃袋能容多少食物这件事,作为大丫鬟的月桂可比她本人清楚多了。“小姐,你是不是昨晚上又偷吃了夜宵?”

    庄叔颐尴尬地移开了目光。月桂的感觉越来越灵敏了。但是要是被她们知道了,必定会找阿娘告状,还要被唠叨半天。庄叔颐可不想。

    正在她想如何转移话题的时候,门被敲响了。“表妹,你起来了没有啊?”

    庄叔颐立即开心地喊道。“表哥,我起来了,你快进来啊。”

    “你真是条小懒虫啊。”陆欆翊笑眯眯地拿着一叠东西进来了。

    “表哥,你和阿爹一样好啰嗦哦。对了,表哥,这是什么?”庄叔颐接过月桂泡好的茶,先喝了一盏。

    “是照片,是你说要看的,我才直接带来的。你看,这是芦儿。”陆欆翊翻开相册,一张一张地解释。“这是藻儿在爬树,是你教的吧,这孩子回去炫耀了好久哦。”

    “嘿嘿嘿,藻儿真可爱。上次姑姑把他带回来,才那么一点大,好好玩,我也没想到一教就会。”庄叔颐看着这些照片笑得直不起腰来。“开始的时候,他都不肯喊我姑姑呢。”

    “我听说过了,一直要喊你姐姐是不是?哈哈哈……”陆欆翊笑着说。

    “然后一爬上树,他就改口了。要他喊姑姑就喊姑姑,眼睛亮得跟小猫似的。”庄叔颐当初专门露了这一手把他给镇住了的。

    两个人正在说笑,外头传来了热闹的说话声。外头守着院子的七符今年六岁,是厨娘李婶亲生的闺女。说是庄叔颐的丫鬟,其实不过是在她这院子养着,一块玩的小姑娘罢了。

    七符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小姐,小姐……”

    “七符,跑什么?像什么样子。”月桂一把拽住了她,板着脸教训道。

    “二太太和三太太来了。我在大门外头的时候瞧见了。”七符像是见鬼似的表情,逗得庄叔颐大笑起来。

    “好啦,我知道你最怕她们了,你去厨房替我拿早饭吧。恩,你恐怕一个人拿不动,春梅……不,还是珍珠,你跟她一起去吧。”庄叔颐吩咐道。这萝卜大的小家伙端个盘子就够呛。

    又一想,庄叔颐对月桂说。“月桂,再去沏一壶好茶来吧,那两位不爱绿茶,就煮点奶茶吧。春梅去柜子里找些西洋点心来,好看就行。”

    “是二舅母和三舅母吗?昨天来得晚,没敢去打扰,正巧在你这儿问好了。”陆欆翊笑着说。

    “肯定不止啦。七符那丫头说话只会说一半。兰姐姐已经不读书了,应该也会来看我;婷婷应该上学去了,还没回来;大嫂必定是要来的……”庄叔颐数着手指头,这就有四个了。

    “家里真是热闹啊。”陆欆翊北平的家里就住了自己一家,若不是养下了四个儿子,恐怕这会连个人声也没有。

    “热闹是热闹。”庄叔颐这一口气还没有叹完,外头人便进来了。

    “现在真是不比从前了,什么东西都贵得要命。一件衣服没有三四块银元是下不来的,但要是做得太便宜,又拿不出手。”絮絮叨叨先迈进来的妇人面容有些憔悴,眼角和眉宇之间尽是皱纹。

    “阿娘,来看榴榴,你说这些做什么啊。”后头进来的女孩很是尴尬地扯了扯她的袖子,阻止道。

    “怎么了?得得得,你们都是千金大小姐,当然不管这些个琐事了。正颍啊,你怎么一大早地就到榴榴这儿来了。都不到舅母那里坐坐。”这个妇人正是庄叔颐的二婶婶王佩芳。“榴榴啊,伤势怎么样了?”

    只看后面没有跟着三婶婶,庄叔颐就知道这两个互看不上眼的对家一定又在门口吵了一架。便是来看她也不一起进来了。

    再后面跟着的是个低眉顺眼的小脚妇人,看起来年纪轻,只是这眉宇的褶皱半点不曾少了。这妇人正是庄叔颐的大嫂,二太太的儿媳吴子衿。

    “谢谢婶婶。兰姐姐,你今天的衣服真好看啊,是新做的吗?大嫂今天气色好多了,看来白医生的药管用。”庄叔颐一夸完,那边三个人的脸色顿时便好看起来。

    陆欆翊趁这个机会问好。“都是外甥的不是,想着昨天太晚了,再去二舅母那里太叨扰了一些。还望二舅母宽容大量。”

    庄叔颐也替他说好话。“就是。二婶婶你看了没有?表哥啊带了好多东西,这一路走来,连个帮忙拿东西的听差也没有,得多辛苦啊。表哥是吧?”

    陆欆翊得了庄叔颐的眼色,立即说。“是啊,都怪我带的东西太重了。来得匆忙,都没带个人一起回来。我给二舅母、弟妹和兰表妹带了毛皮围脖,都是北平最新的款式。就是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王佩芳一下子便喜上眉梢,笑道。“来就来嘛。带什么礼物呢。真是累坏了吧。这毛皮是狐狸毛的吗?”

    真是三句便暴露了本性。

    陆欆翊听了心中腹诽不已,但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是的。白狐狸的皮毛,我娘说这肯定是打来的,随便扯不会掉毛的。”

    “既然是你娘看来的,那就不会错了。你妹子快出门了,正好还缺着呢。婶子谢谢你了。过两年她出门子,你可要来喝酒啊。”三太太王佩芳不顾女儿的拉扯,说了个痛快。

    庄嘉兰羞红了一张脸,拼命地想阻止母亲说这些丢人的话语,但是半点作用也没有起。她恼得别开脸,连看也不敢看堂妹的眼睛。

    她和堂妹的差别也太大了。她的母亲只能看到眼前,贪那一点三分利,做一件衣服便要念叨好久,更别提要些其他的东西了。而榴榴呢?

    这其中的差距,光是用想的,便叫人沮丧。

    庄叔颐看见了她的纠结,也不去问。这种事情也不是她能够开解得了的。若是她真去安慰兰姐姐,人家八成内里还要更难受。

    吃了奶茶和英国的硬点心,忍了半个时辰,总算是送走对方了。望着她们出了院门,庄叔颐和陆欆翊双双叹了口气,然后相视一笑。

    “小姐,您还吃早饭吗?”珍珠小心翼翼地上前问道。

    “吃了那么多点心,我都快撑住了。”陆欆翊笑着说。

    “我也是。想不说话,还是吃点心最合算了。但是,浪费了也可惜。你拿来,我吃了吧。”庄叔颐在表哥惊讶的目光下,又将满满一海碗的白粥配着冒红油的咸鸭蛋吃了个干净。

    “榴榴,几年没见,你真是长大了不少。”陆欆翊喝了一口浓茶,压压惊。

    “表哥,你要是想说我吃得多就直说吧。”庄叔颐毫不在乎地说。“但是要是想说我胖的话,就好好地喝你的茶去吧。”

    陆欆翊举着杯子,忍笑不已。

    “小姐,三太太来了。”月桂这边说着,后面人就进来了。

    “榴榴,我听说你伤了脚,现在好些了吗?”三太太江文茵柔声问候。

    庄叔颐仔细地瞧了瞧,她脸上并没有什么愠色,看来是二婶婶又吵输了。

    “好多了。多谢婶婶啊。”庄叔颐吩咐自己的丫鬟。“月桂去煮一壶咖啡来。”

    “还是榴榴好,记得我的喜好。我家婷婷半点记性也没有。一篇书背了十几来遍才堪堪记下来。”

    江文茵又转过头来,对陆欆翊说道。“正颍也在这儿啊。有空去我那里坐坐吧。我新得了一台留声机,看着不错,就是还没用上。”

    “好的。那正好,知道舅母喜欢这个,我给舅母带了几张原版的碟,等会我就给您送去。”陆欆翊笑着答应了。

    庄叔颐就在一旁点头,吃桌子上新端来的蝴蝶酥。虽然三婶婶不像二婶婶那样麻烦,但是喜好这种东西不一样的时候,就是半句话也搭不上啊。

    幸好有表哥在。表哥真厉害。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的本事可真叫她长见识了。

    “说来,我听闻你昨天捣乱又害得扬波受伤了。”三太太不过是顺嘴这么一说罢了,却叫庄叔颐一下子便惊醒了。

    是了,一定是昨天受的伤口恶化了。那么重的梯子呢,还出血了,自己还傻乎乎地要他背了一晚上。

    想到这里,她惶惶不安地站了起来,那只脚还肿着走不了路,这一下用力过猛,又是好一阵龇牙咧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