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书虫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说永宁城里姓庄的人家不少,但是一说起庄府必定是泰康路上的那一家,正经的书香门第,官宦世家。

    本地的老人说不清现下的衙门里坐的是哪一路的老爷,但是说起庄府上出过几个大官却头头是道,如数家珍。家中祖上几代都曾为官,乡间的说法是最早可追溯到明朝万历年。

    家里若是有人要去考学,必定要从泰康路庄府的正门起,围着墙绕上一圈才算是心里有些菩萨保佑似的底气。可见地位之高。

    此外,这座园子本身也足够恢弘壮丽得为本地人称道了。是个足有五进的大宅院,南边的大门正落在泰康路上,北边的后门却横跨了两条街直接到了静安路上。

    永宁这地方大归大,但地方太偏,又向来喜欢出些反骨的刁民,不怎么招执政者喜欢。是以商人农民的多,文人官吏来得少。五进这样大的宅子可是真真少见。

    故而本地人很引以为豪。虽已是民国,但是从这样大的宅子里出来的人,就是普通的听差、丫鬟,也不由地显得高人一等,更别提那在宣统年间做过知州,又在北洋政府做事的大老爷了。

    对外虽是说一不二,八面威风的官家大老爷,但是对内,这张可怕威严的脸可摆不出来。这不,一大早六点不到,心里揪着事情一晚上没睡好的庄世侨有些心虚地敲了敲闺女的门。

    被吵醒的庄叔颐看了看屋子里的钟,气得把自己的枕头都抽出来扔了出去。“阿爹,这么早。你干嘛呀?”

    这才发现自己来得太早了。庄世侨想了想,还是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榴榴啊,阿爹想过了,昨天是我的不是。你别生阿爹的气,上次你不是说想要一只新的金表吗?想要哪种,你选,爹买。”

    “我不要了。阿爹冤枉人就这么轻轻掀过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哼。”庄叔颐和被子卷成一团,气嘟嘟地瞪着父亲。

    “你也是读中学的人了,怎么一个词也用不好。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庄叔颐无可奈何地笑道。“都是阿爹的错,好了吧。那你说,你想要什么?”

    “不管我要什么都给我?”庄叔颐眼睛一亮。

    “给,给,给。你要什么,都给你。”庄世侨妥协道。不妥协不行啊,闺女生气了,夫人也生气了,他不妥协,能怎么办。

    “我要书。”庄叔颐跳了起来,单脚跳着去书桌上找纸笔好写书目。

    后面庄世侨连声劝。“别跳,别跳,要拿什么,我帮你拿,我帮你拿。我的小祖宗啊,你别乱来啊。”

    “那阿爹帮我拿纸笔。”庄叔颐安心地坐回床上等着。

    这时候皇权的天下虽已经不得人心,但是父权的高台还不曾被摧毁掉一二。

    父亲站着,子女便是坐着也显得大不敬了,更何况是这样的行为对话。是以这对父女之间的关系便显得非同寻常的亲昵。

    不过,庄叔颐是被溺爱惯了的,她家的阿爹别说是要树立威严,就是真的对她动气也不曾有过,每次还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嘛。

    若真要有人想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魔头,大概也要先跨过她这爱女狂魔的老爹才行。

    庄叔颐写了满满的一张纸,一面不够,连反面也写得满满的,就是这样,也还是不知足。“一张太少了,阿爹。”

    “又是书就算了,怎么还有英吉利的?《the new atlantis》……《新亚特兰蒂斯》?你个姑娘家家的,读这种书有什么用呢?”

    庄世侨叹了口气。别人家的闺女要香水脂粉新衣服和新首饰,他家的呢,除了书还是书。

    “哼,姑娘怎么了?姑娘就不能读书了?有什么用,阿爹还不是读了那么多年的书?阿爹你都是去外国的地方读过书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迂腐啊!现在是民国,又不是大清。你别管是什么书,就说给不给吧?”

    庄叔颐真是对方哪里疼戳哪里。

    “榴榴啊,不管是哪个时代,男人都不会喜欢读太多书的女孩啊。”庄世侨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小闺女柔顺的乌发,感慨颇多。“这年头,说话的太多,听话的就少了。”

    “若是他们不喜欢我便不喜欢好了,反正我也不喜欢他们。阿爹,我才不要嫁给那种蛮横无理的莽夫呢。”庄叔颐理直气壮地说。

    庄世侨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就这一件事上他与闺女的辩论从来就没赢过。他想了片刻,提议道。“我看最近流行的衣服都挺好看的,你要不要做几身?”

    “不要。反正阿娘也会给我做的。阿爹你也太敷衍了吧。我说要书,就是要书。阿爹说话不算话,我不理阿爹了。”庄叔颐嘟着嘴,气呼呼地转过头去,不肯看他。

    闺女都这么说了。庄世侨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好,好,好。我买,我买,行了吧。哎哟,我的小囡囡啊,你要是读太多书,变成书虫了怎么办啊?”

    庄叔颐看他答应了,立即便喜笑颜开了。真真是六月的天,变得要有多快有多快。她亲亲热热地抱住父亲。“那不是更好。阿爹你养不起闺女,还养不起一条虫子啊。”

    “谁说我养不起你了。真是拿你没办法。写完了吗?给我看看。”庄世侨随便扫了一眼,瞧见的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书名。“你这要的都是些什么书?”

    “我可不管,阿爹你可是答应我了的。就是现在没有,也要帮我好好找找哦。”庄叔颐狡黠地笑了。

    这些书都是她平日里积攒起来的,要是容易找到,她就自己买了,哪还用得上父亲的关系啊。这里面多的是游记、,当然还有些稀奇古怪的别类。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阿爹帮你想想办法。那你先告诉阿爹,扬波帮你找过没有?”庄世侨起的念头,当然是要叫扬波帮他去找了。

    “阿爹真是的,要是阿年有办法找,我才不找你呢。”庄叔颐托着下巴,望着皱着眉头的父亲。“也不是现在要啦。阿爹慢慢找吧。不着急。”

    这时屋子里的钟响了起来。

    “阿爹,你要晚了。”然后庄叔颐就看着对方将写满书目的纸折了几下塞进口袋,匆匆地出门去了。

    即使这么赶时间,庄世侨还是不忘返回来叮嘱她。“榴榴啊,这几天就别去学校了,好好在家呆着吧。”

    “哦。”庄叔颐应是应了,可是做不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反正她是打定主意,要去街上溜达一圈的,才不负这秋高气爽的好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