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小试地浑珠
    “卧槽,为什么那家伙死不死的还跟着我们!”

    发出这破口大骂声音的,除了周亿还能是何人。

    吴伟却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冥血妖狼,似乎是紧紧的盯上了他们,更为让他们无奈的是,即便是他们隐藏了印力气息,这家伙,竟然还是能够捕捉到他们的踪迹。

    “这家伙,不会长的狗鼻子吧。”

    周亿骂骂咧咧道,“不对,好像还真是!!”

    “看来,我们是被疯狗追了啊!”李异无奈道。

    在过去,吴伟曾在夜间的阴暗街头遇见过一只疯狗,那双幽蓝而有些狰狞的双眼,以及那泛黄的利齿,加上那放肆的咆哮,使得即使从不怕狗的吴伟亦生出一种惧意来,因为一旦犬类化为疯狗,便会将其内心的兽性本能地释放出来。当然,人,亦是一样。

    密林之中,紧随着一道白光自那树丛灌木之间穿过,无数的鸟兽被这股巨大的波动所惊动,那惊觉的眼神四处张望着,皆是战战兢兢,仿佛末日来临一般。更多的弱小的异兽,则是自那巢穴之中探出,于惶惶不安之中,亡命奔逃,这股巨大的力量的波动,已然远远凌驾于这密林之中的任何一只异兽,以他们的实力,触之,则死。

    三道人影在那白光的前方不停的飞掠,距离愈发的缩短,除了吴伟之外,剩余两人的额头之上已汗珠密布,不管是他们的印力或者是他们的等级,比起前者都要差上不少,连续奔波之下皆有些透支之感。

    “吴伟哥,我们跟它拼了吧,不然的话,等到被追上,我们怕是连抵抗的力量都没了。”周亿的双脚在落地的时候,旋即涌上一阵无力感来,那印气似是淡薄了许多。

    “别说话,保存体力。”凝重之意略显,这冥血妖狼的穷追不舍,的确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只是单纯为了狩猎?不像。反倒像是对他们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般,如此一路的坚持不懈,将他们咬得死死的。

    “卧倒。”

    暴喝间,吴伟的神识在一瞬之间爆发了出来,如铁钳一般的大手左右开弓,一把将身边的周亿和李异摁倒在泥土地里,虽然有些狼狈,却也是顾不上了。

    因为他遥遥的感知到,那身后的异兽的强大印力,竟是骤然一停。

    几乎是就在众人的脸跟地面亲密接触的同时,伴随着骤亮的闪光,一道巨大的射线瞬发及至,撕裂静谧一般,遥遥的自众人头顶上方不足半寸之处横掠而过,那巨大的尖啸之声破空而过,随后降临的,便是一阵诡异的寂静。

    “呸”的一声,将嘴里的泥巴吐出。

    “没事吧”在确认了两人的安全后,三人旋即迅速的抬起头来,自原地暴掠而开,退开数丈。

    只见那原本众人前方的树干之上,一眼望去,齐刷刷地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的骇然圆洞,那圆洞的边缘极为的齐整,就如同被利刃切割出来一般,唯一的区别便是伴随着一股发臭的焦味。

    看着那一瞬之间直接穿透了数十颗巨树的杀伤力,众人皆是一口冷气倒吸。

    若是被这一招击中,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身后的异兽,在释放完这招式之后,其追赶的速度,又是快了几分。

    须臾,不,只怕瞬息之间,便将杀至。

    “再逃还是一战?”神思微掠,双眉紧皱。

    他的脑海之中,忽得掠过不木老人讨论起那地浑珠眉飞色舞的模样来。

    “老头子,你可不要诓我!!”

    当下咬了咬牙,心下一横,凝声道“周亿,李异,你们信我不?”

    闻言,两人皆是毫不迟疑,重重点头。

    望着两人信任的目光,前者微微一笑。

    “那么,我们就让这家伙先好好崩掉几颗牙来。”

    片刻之后,伴随着那被撕裂的微弱雾气,那巨大的银白色身影,自数百丈之外骤然跃起,下一个瞬间,转瞬即至。

    雪白的身体之上,内夹着些许赤色毛发,森白的锋利牙齿犹如刀刃一般,寒芒迸现,“轰”的一声,那巨大的身躯落于那地面之上,尽管有着柔软的四足将那股冲击之力卸去,但仍使得地面猛地一颤,无数的泥土至地面飞溅而起,飘散于半空之中。

    尘埃与那落叶纷飞之间,它的目光蓦然移向那巨大的树干之上,那粗大的树干之上,有着它确认为猎物的气味,不多不少,一共有三股。

    但是它并没有妄动,因为在其身前的不远处,它亦是感受到了那几人的气味,同样的,亦是三股,不过并非一处,而是散乱在各处,呈三角之势,反将其团团围住。

    猩红血色自眼眸之中一掠而过,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将气味进行分散,但就它丰富的狩猎经验而言,这种状况,并不少见。

    在被追捕途中,不少异兽都有着不少保命的绝活,就如同壁虎断尾一般,他们亦会舍下身体的某一部分,用以逃过狩猎者的追杀。

    将印力凝于鼻翼之上,它的嗅觉在瞬息之间,扩大了数十倍,如此一来,其嗅觉之力不仅能够嗅到数公里之外的猎物身上的气味,甚至能够精确辨认出其印力来,跟气味的浓度不一样,印力的散发在它看来,无所遁形。

    然而,却并没有什么作用,似是用了什么秘法一般,眼前三处的印力,竟是皆数隐藏,凭他的嗅觉,竟是察觉不到那其中丝毫的印力波动。唯有那树干的上方,若有似无的透出阵阵印力的波动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