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委托
    那徐徐行走下来的男子,眼中的颓废之气已经尽数洗去,充满自信的凌厉毫光飚射而出,任是黄雀,此时也生出些诧异来,将好奇的视线投向发出声音的这个男子。不得不说,这男子的确有其独特的地方,他的出现,让那空气中原本郁结的空气旋即为之一散。

    “这位姑娘?”

    视线移向手持长鞭的少女,吴伟先是微微一怔,随即便是猛地回想起来了,那日在黄嬴身边,倒的确有这样一位女子,好像最后还是由对方将其护送回来的,不过那时因为受了伤,回来便直接jin ru了疗伤状态,倒未来得及向其致谢。

    “天卫黄雀!”黄雀倒也不在意,玉手轻抬,微微拱了拱,那举动之中带着些许自傲,的确,不仅是天卫的副队长的身份,单凭着她的实力,她也有着自傲的本钱。印气五旋角中期的实力,当之无愧的清源镇第六。

    “这几日多亏黄副队长的照顾了。”从张诚他们的只言片语里,吴伟对于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副队长亦是心生好感。虽然对方只是承了黄嬴的命令,但是在照看他们上却是尽心尽责,更何况县官不如现管,若想要在秦如风的众目睽睽下赢得时间,着实还有着打好关系的必要。

    “不必介意,职责所在而已。”伴随着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黄雀露出个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式笑容,虽然只是一句客套话,但是却也拉近了两者的距离。随着这男子的出现,黄雀心底的那份好奇旋即上涌,她更为关心的是他有没有挑战秦如风的实力,或者更确切的说,应该是资格……

    “听你刚才的口气,似乎对此番局面已经有了对策。”转过话头来,黄雀直奔主题,对方的答案,直接关系着自己对此人的评价。

    摸了摸鼻子,吴伟深沉的笑了笑“说是对策,倒不确切,只不过至少这委托,在下手上倒是有一宗大的。”

    右手轻扬,一张充满着古意的羊皮纸卷随之飞出,朝着众人径直飘来。

    “这是?!”旋即将这泛黄的纸卷抓在手里,黄雀的脸上数变,这份泛着诡异气息的纸卷,除了是那变态难度的平民委托外,还能是何物!

    “只不过这份委托,却是连委托人,委托地点,以及委托任务都不存在的三无产品,”若是妄想着凭着莫须有的任务书便能扭转局势的话,也只能说眼前的男子太过天真了吧。虽然黄雀的表面没有显露出来,但心底却已然对这男子生出了失望。

    微微一笑,似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想法,“黄雀副队长,你不妨再仔细看一下那纸卷上的内容,再做判断。”

    带着些许疑惑,黄雀重又将视线投回到那发黄的纸张之上,眼皮旋即一跳:“时间:无特殊要求,地点,清源镇宝街东巷八十一号,委托内容:面询。”

    虽然只有简单的几个字,但是黄雀的眉角却是极为明显的一跳,因为这张委托书上的内容,与她曾经见过的那张完全不同,但是这张独一无二的纸张透出的古朴感觉却无分毫差别。

    “你听过印析之法么?”似是察觉到了黄雀的变化,吴伟的嘴里冒出了一个她感觉极为陌生的词汇。

    “印析!!”

    与黄雀的表情不同,张诚等人的表情却是旋即恍然大悟,因为印析之法,正是千源子在最后的一天内跟他们说过的一种暗码,印析之法,是修印者之间用来传递讯息的一种基本方式,将印力灌入信件之内,并使用印力在信纸上进行流通运转,从而印藏信上的内容或者使得信件的内容发生变化,可以说,在修印者间这是极为普遍的事情。

    而辨别印析法的信件与其他普通的信件的一个极为明显的差异,便是纸张的厚度与纸张上的字迹,那些印力编织的字里行间,会有些极为微弱的印力残留。

    若是无法把握到那印力的痕迹,自然就无法发现这张委托的真正含义。

    然而,即便是发现了印析之法,光要破解也是极为费工夫的事,单凭现在的吴伟,完全不具备破解这信件文字的能力,当然,那是在没有印析密码的前提下,而这最为困难的印析密码,却是被委托人留在了信纸的字里行间之中,四百一十三号。那上面溢出的极为微弱的印力,让吴伟敏锐地捕捉到。

    “没错,我想这位委托人所需要的,正是有着对印力的操作极为敏感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