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次
    似是要将那疼痛从身体的深处一吐而尽般,吴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第七次的运行着实是让他吃尽了苦头。

    “这极限的运行,简直是要人老命啊。”空气中游散的印气在吴伟的吞吐下,形成一条细小的金色气流,在嘴唇的微张之间,涌进吴伟的口中。

    这种可供身体直接吸收的印气,吴伟可是一丝也不舍得外流,对于现在的吴伟来讲,没有丝毫多余可以浪费的本钱。不过这第七次的运行虽然带来的是**上的剧痛,但是在吴伟看来却仍算是勉强可以忍受的程度。

    那充满着鄙夷的眼神和挑衅的笑声在脑海一闪而逝,吴伟的心尖颤了颤,涌上一股黑暗的情绪来。

    牙齿的咬合力加重了少许,淡淡的血腥味微微溢出,漆黑的眸子闪过一道桀骜的战意。

    看来,不得不尝试一下了呢,超过极限的第八次印法的运行。

    印法的运行次数是可以随着印力的运转而不断提升的,但是所需要的代价也是非比寻常。尤其是强行提升,对于**和精神带来的折磨是超乎想象的,每一次的极限提升九成以上都会以失败告终。

    吴伟将心神深入那体内的印藏之中,环视着体内的修复程度,只要等体内的伤势恢复到九成左右,便可以进行最后的**了。按照千源子的说法,这种持续不断的进行印法的重复运行无疑会给印力修炼带来更为显著的效果。

    片刻之后,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外放的气息微微收敛,原本放松着身心的吴伟,全身倏然绷紧,那灌注了全身的意识,在此刻投入了那心神之中,展开那最后一次的挑战,是成是败,在此一举。

    一道神识自脑海中横掠而出,吴伟将大部分的神识导入那丹田的上方——那一大团金色的印气之上。轻轻的调动其周身的印气来,那更多的金色印气便似是受到应和一般,自那体内的印藏之处升腾而起,缓缓溢出,与那丹田上的印气融为一体。只不过,比起前番几次,那浑金色的印气之中,显然多了些许霸道和血色的戾气。

    警惕的看着那溢出印藏的印气,吴伟的神识猛地拔高了几分。对于这体内原本如臂所指的印气,吴伟可不敢怠慢,毕竟之前的那次运行已经险些超脱他的掌控了。

    更何况,此次进行的是毫无把握的全新一次尝试,在他看来,任何一刻都容不得那丝毫的大意。微微的将神识投向那些成簇成团的印气,那些金色印气,缓缓的浮游与空气之中,除了那之中的煞气和霸道令吴伟有些在意,那印气的动作倒是还算乖巧。

    “印法,运行。”脑海中的印法,在吴伟的一念之间,乍然奏响。

    似是微微一愣,那些起初还看着颇为乖巧的印气,忽得如同沸水一般涌动起来。那些涌动的印气,不停的翻滚着,于半空之中凝成一团。这出乎意外的变化,使得吴伟在这瞬间,竟是微微一愣。

    印气暮霭缓缓散去,尖锐的利爪伴随着金属般的摩擦,血盆大口里透出雷鸣般的咆哮,那气团的隐约之内,一只赤金色的印气生灵陡然出现。

    印灵——体内印气凝结成的印气生灵,他们没有自我的意识,只有着守护印藏的本能。就如同人体内的白细胞一样,他维持着修炼者体内印力的平衡,承担着保护印藏安全的责任。每当修印者在突破自身的极限时,为了避免那万一发生的意外,某些印气便会化作印灵,守护自身的印藏,一方面,他们就如同那印藏的守护者,而另一方面,他们又是修印者修炼道路中的阻碍。

    没想到,自己的印法运行竟会招致这体内印灵的产生,这个,应该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那初生灵窦的印灵,四足踏地,巨大的金色毛皮浑然天成,覆盖于那瘦长的躯干之上,那狰狞凌厉的爪牙,透出血金色的凶厉双眼,带着隐隐透出些许金色的气息,这印灵,竟是一只巨大的狼型凶兽。

    低低的咆哮声,响彻吴伟的印藏于丹田空间。

    似是发现了在空中呆若木鸡的吴伟,那印兽的瞳孔急剧缩小,全身升腾起一股金色雾气来,那庞大的身形一闪,猛地凝成一束。

    旋即一片凶猛的野兽匹练,从那团印气之中,横掠而出。

    糟了,只觉得周身的脉络猛的一胀,吴伟的神识,竟猛地一滞,那迅雷般的兽影,在下一瞬间,于吴伟的眼前化作虚无,只余下淡淡的金色残影。那原本才修复的脉络路径之上,蜘蛛网般的裂缝,蓦地迅速蔓延开来。

    一阵闪电般的麻痛的感觉,在倏然间,传遍了全身,那印气掠去的脉络尽头,一匹印气凝成的脱缰兽影,时隐时现。

    那印气形成的野兽速度极快,竟似是闪电般从体内穿略而过,吴伟的神识在瞬间化作一道金光,紧随而上。那印灵生物,对着这印藏的主人,有着一种本能的畏惧和抵抗心理,尤其是这种初生的印灵,其畏惧心理要远远的大于他的抵抗之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