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极限
    印法的修炼,必须勤而不辍,在千源子的指导下,每日晨服一枚丹药,其后便是漫无止境的修炼。虽然苦累,但是这待遇,已经算得上是亲传弟子的待遇了,若是众人还有微言,只怕千源子要一巴掌挥将过来,最近这老头,可不像原来看上去的那么和蔼了。

    不过不得不说,如此高强度的训练,带来的效果也是极为明显的,王威等资质略差的人每日运行的次数达到了两次,而周亿和李异更是呈显出跳跃式的增长,终于在今日突破了运行四次的门槛,这在他们看上去很是不错的成绩,却在不远处那道依旧沉浸在修炼中的身影中尽数消散。

    “看样子,吴伟哥今天能完成第六次的运行了。”两人彼此看了看,露出一脸的苦笑来,虽然他们也想发起挑战,不过第四次的运行就已经使得其脉络肿大,全身疼痛,只有利用一晚上的时间作为缓冲,方能使得这种难耐的疼痛感慢慢消散。

    每一次的极限运行带来的便是后半夜如同蚂蚁般噬咬的疼痛,若不是过度的疲劳以及药液的浸泡,只怕连想要普通的睡着都是奢望吧。况且,那股药液能缓解的疼痛是极为有限的,因为按千源子的话来说,必要的疼痛才是修行最好的加速剂,所以连续的运行印法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无疑是最佳的修行方式。

    在浴室里泡了近乎半小时,李异从略带些草绿色的药液中露出半个脑袋来,看了看刚进来没多久的闫旭。

    “不过,往常这时候,吴伟哥不是应该修炼好了么?”

    如今李异也早已融入了吴伟他们团队,对着吴伟也采用了众人统一的喊法。

    “那家伙,似乎还在修炼呢。”发出一声舒爽的,张诚将整个身体埋了下去,片刻之后,划动着双臂,又浮了上来,这几日的磨练使他的下腹上方都生出了不少腹肌。

    “吴伟哥好像jin ru第七次了。”闫旭微微皱眉,沉吟了一下,从他离开的时候看来,吴伟似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运行。

    “那小子拼命三郎的性格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吧。”张诚吐着水泡,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会吧。”异口同声的,无尽的哀嚎声自两位修炼的天才爆发而出。

    小木屋内,此刻剩下的还有三道身影,一老者,一少女,以及一个面容有些削瘦的男子。

    泛着些许诧异的光芒,千源子将微闭的视线投向吴伟,再过两天,便是长老们给出的最后期限,他原本以为吴伟能够修炼到六次便是极限了,想不到啊,这小子。

    略带些赞许的神色,老者轻轻摇了摇头,这其中,虽然有着强行打开印藏的效果在,不过更多的,却是这个小子自身的倔强性子的驱使,毕竟,越到后面,其堆积的疲劳度和疼痛感便是呈几何式递增,其忍受的难度也自然越大。

    痛苦,自吴伟的脸上浮现,从外面看去,他的整个身体几乎处处呈现肿胀之势,豆大的汗水如瀑布般从身体各处涌出,若是换算成运行的次数来讲,自早上服下丹药后,吴伟体内的印气,已经绕着身体足足跑了一百零二圈,而他今日的目标,是在将这上限,再追加十圈。

    微微泛光的雾气,在张佳佳的眼中浮现,饶是每日里一直看守着的她,也不禁为今日吴伟遭受的痛苦而生出些许不忍。

    怀着些许不安,张佳佳将目光移向不远处的白须老者,后者那波澜不惊的面容,使得她的心境稍稍平复了下去,在她心里,只要老者没有出手,那便意味着,至少此刻的吴伟还是安全的。

    流逝的时间,如同指间沙一般,转瞬而逝。

    老者的眼中,微微泛起些许的凝重,今天的这番操作,拖得有些久了啊。

    恍若如洪流般的印气,自吴伟的体内奔腾而过,每一轮新的极限运行,这些印气便会如同失控了般暗流涌动,吴伟如今已经习以为常,因为每一次的结局,都是在他的控制下化为乌有,对于这种气势如虹的印气,吴伟唯一的办法便是拖,坚持不懈的运行着印法,直到这股洪流的势头收敛的时候,骤然发力,然后将其一股成擒。这办法虽有些笨拙,却是百试百灵,只不过,那经受痛苦的时长,却要比常人,更多了几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