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开印藏
    这是位于山脚之下的一间极为简陋的木屋,距离最近的人类的居住地也有半天的路程,这所小木屋是供遭遇暴风雪的人躲避的,尽管外表破烂不堪,甚至不时有着凌冽的冷风可以从墙角的破洞处肆虐侵袭进来,但是对于在雪地之间行走的人们来说,这无疑是犹如天堂般的地方,房屋的中间,一个少女正坐在火堆边上,小心的照看着那赤红色的火焰,不时的往里面添些稻草干柴,那火苗便顺势猛地一窜,腾地拔高一两尺来。那干柴燃烧之时,不时溅出不少火星,将空气染成一片通红。

    远远望去,可以看见微微的红光不时从几块拼接的木板之间隐隐漏出,这火光将小屋内与外界的寒风隔开,独成一个温暖的空间。

    在将不少木块添入火堆之后,少女不时的将目光从火堆上收回,暼向不远处的几个打坐的年轻男子,火光映照之下,将少女的脸庞衬上一片红霞,说不出的娇媚。这少女正是张佳佳,而在一旁打坐的人,自然便是吴伟他们了。

    在得知老前辈要教授他们修印之道后,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泛起了掩不住的雀跃。对于修印之道,若是有个经验丰富的前辈给他们引路,无疑有着极大的好处。

    自眼前的众人眼前扫过,千源子的双眼微微眯起,吞服辟谷丹已经过去三日时间,按照这丹药的药性,应该都已经渗入他们的体内了。接下来,就是将他们体内的印藏催发出来,估摸着众人体内翻腾的气息,在其升至最高处的时候,数道青金色的气息,自老者的体内散逸而出,毫无所觉的轻点在众人的丹田之处,旋即没入其中。

    印藏,是位于人体丹田附近的一个芥子空间,该空间肉眼不可见,神识也几乎无法探查到,唯有掌握特殊技能的人,才能够找到其位于体内的位置。

    所以这也导致了开启印藏的办法,唯有两种:

    其一:便是最传统的方式,利用药液或者丹药温养,传授印法口诀,再加之外界的印力引导,利用两者之间的联系,从而使得外界的印力自主寻找到体内的印藏位置,而印藏,也会在外界的引力之下,自行开启其印藏通道,从而与修印者构成联系。

    其二:便是寻找到印藏的位置,借由外界打入强大的印力,人为的强行构筑印藏通道,通常来讲,因为外力的介入,强行打开的印藏通道要比自行开启的更为宽阔一点,这也使得印力的传输和运用更为浑厚,从而令后者在前期的修炼中会占据极大优势。然而这种过于粗暴的方式却有着极为明显的弊端,随着印藏的修炼,自行打开的印藏通道会逐渐拓宽,延伸,而借助外界之力打开印藏的人,其通道却只会是固定的,尤其是在筑印之后,随着体内印气修炼的不断加,前者的修炼速度将会跃然超越过后者,而后者的发展则会受到极大的限制,甚至有可能永远停留在三印的人印阶段,裹足不前。

    不可察觉的视线扫过吴伟微闭着的眼睛,老者的心中响起一声低低的嗟叹。

    熟悉修炼阴阳太初经,这是千源子给他们的今日目标。

    而吴伟他们也知道,对于他们来说,千源子的亲身教导,无疑是次千载难逢的机遇,尤其是对于他们这种毫无基础的人来说。

    一旦千源子带着张佳佳回了清源门,他们最后的机会也将转瞬即逝。若是要jin ru山门,这次机会,就必须牢牢抓紧,否则的话,只怕此次见面,便就是永远的分别了。似是察觉到了彼此的心思,吴伟和张诚等人的心中,皆是生出些紧迫之意来,那脸上的表情,极为凝重,卯足了劲,不敢有丝毫的分神。

    引文在众人的心中萦绕,运行之下,不少人脸上浮现出虔诚的神色,在清源子的要求下,他们每日都必须将引文运行三次以上,以至于让身体去熟悉这种玄妙的感觉,哪怕只是一瞬间的领悟,对着他们的印藏开启,都有着极大的帮助。在千源子的严格要求下,取得的成果不得不说也是极为明显的,随着引文的运行,那辟谷丹的效果,也可以说是发挥到了六成以上,对于印藏的开启,这番准备工作,也算是勉强达到了及格的标准。

    深深的沉迷在那种奇妙的感觉中,众人的感悟如同飞跃一般沿着修印之塔攀援而上。修炼印法需要勤奋,更需要悟性,而千源子这种大师级别的人的倾囊相授,必然能够将这个步骤花费的时间缩短数十倍乃至数百倍。

    当然,这里少不了张佳佳软磨硬泡的功夫,不然,老头子才懒得理会这几个人呢。

    “开印!”一声充满着磁性和极具吸引力的话语,在屋内骤然响起。众人的双眸,几乎在同一时间骤然睁开,数道如炬目光,齐刷刷的射向发出话语的老者。

    一道带着刺目玄光的玉佩,自老者袖中暴掠而出,悬于半空之间,那玉体微颤,于影影绰绰间散发出一阵阵的涟漪。

    那玉佩中自是那一字不缺的阴阳太初经正本,望着那半空中散发出徐徐绿光的玉佩,吴伟等依照千源子的叮嘱,并不十分熟练的打出几个生涩手印来。

    “开!”

    数道整齐划一的声音,骤然响起。

    漫天之间,斑斓微泛,顿时铺陈开无数的金色大字,那字数如同那一条条金色游鱼,不停从那玉佩之中涌出,那先涌出的游鱼,争先幻化出一个个字眼来。这阴阳太初经文,甚是巧妙,不似其他的经文,有着特定的语言文字,需要专门的学习。它便是遇见任何种族,都能够自编语法,生成相应的语言来,这也是他能在寰宇之间广泛流通的原因之一。待那文字尽数飞出玉佩后,铺陈于半空之中,洋洋洒洒,共计九百余字。那些文字字字珠玑,金光灿灿,片刻之后,竟忽的卷成一束,分飞入个人脑海之中。

    而那半空中的字体,也是随着文字的几番掠去而逐渐暗淡下来,直至最后,化为一片虚无。

    众人只觉眼前金光大作,那文字竟直接钻入脑海之内。

    “闭拢双眼,抱心守一。”

    千源子时刻关注着所有人的动向,肃声道,这声音,似乎极富穿透之力,只灌入众人的脑海之中,使得那些原本有些慌乱的情绪,在瞬间安定下来。也有两三个人,不待千源子发出指令,便已自发的闭起眼来,将那全身心尽数沉浸于修炼之中。

    看着眼前这几具年轻的脸庞,千源子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虽然嘴上颇有言辞,但是这众人之中,实是有几个不错的好苗子。李异,周亿,程武,一个天赋異稟,一个擅长举一反三,甚至还有一个大智若愚,即便是放在清源门的弟子中,这三人都是可圈可点的存在只是那吴伟,千源子老人的眉间忽得掠过一丝忧愁。可惜了,可惜了,老人在心中默默叹到。那微曲的中指轻轻**,一道芒光追**吴伟身体的丹田位置。

    吴伟直觉身体一暖,一股精纯的力量忽得自外界涌入进来,使得身中那有些躁动的印藏竟又稳稳的凝固下来,那些本在体内四处不安分的印力,也渐渐的稳定下来。

    “这小子的印藏,看样子打开的时间已有不少年头了,只是缺乏印法的运行,而使得他的印藏长期处于闲置的状态,不过那日常里溢出的印气,倒在不经意间使得其肉身和恢复力都得到了极大的增强,也不能说没有效果。”

    千源子不愧是极富经验的修印前辈,只是略微几眼,眼光毒辣的他便看出了吴伟的印气停滞的症结所在。“如今,在辟谷丹的温养下,倒是有些恢复的苗头,只不过当初不知是谁,如此强行打开,毁了一个好苗子啊。”

    赞叹声和嗟叹声同时在老人心中响起,复杂的眼神中流露出些许的惋惜。

    天妒英才,这是千源子老人给吴伟的评价,若是单论天赋的话,这小子不在前者三人之下,甚至能跟自己年轻时候提并论,若是能历经千年修行,想必又是一个能够达到四印的绝顶高手。

    然而,人算不天算啊。

    也许强行打开印藏对于普通人来说,并无坏处,甚至在某一定程度上,其中散逸出来的印力被人体吸收的话,使得其不管在身体素质,反应速度方面都会得到极大的改善,甚至催发所谓的第六感,以及激发某些超能力。但是对于一名富有潜力的修印者来说,却是致命的缺陷。

    印藏是修印的根本,也是修筑印基的必要条件,而印藏通道则是联系着印藏与修印者两者之间的桥梁,自行打开印藏的人,他们的桥梁虽然最初搭建时极小极细,但是随着印力的修炼,这座桥梁却是可以改建扩张的,而强行打开的印藏的人,他们的桥梁却是自始至终便是那一座从开始便搭建好的石桥,随着货运量的上升,这起初看似宽阔的石桥,却终究有一天会因为自身的狭小而受到局限。

    若是印藏的通道无法拓展的话,那意味无论如何的修炼,修印者体内,一瞬间能够调用的印力的速度和数量,都将受到极大的限制。

    “也只能先稳住他体内的印力了,到时候让老不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了。”千源子眉头微皱,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那个难缠的家伙!!

    三道印气金针破空而出,噗呲一声没入吴伟身上的三大穴道,在没有结成印藏前,这三针能够稳定住吴伟体内的印力,使得其印力的使用吸收和流动保持在一个稳定的范围内,不至于因为陡然的骤升而使得其再度陷入印藏虚弱状态。

    而事件的当事人则毫无所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初时涌入的印力,虽是有些蛮横,但是旋即与自身的印力,融为一体,竟再无半分排斥,千源子的印力是木水双属性,与其他印力的亲和度极高,因此也有着用以治疗的作用。

    自己的体内,一个新世界在缓缓的打开。不仅是吴伟,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是这种感觉,即便是场中唯一无法修炼的人,也隐隐有灵窦初开的启发。他们可以感受到体内的丹田处印力在涌出,仿佛是沉寂了许久的压抑,这股神奇的力量甚是霸道,如同破堤的洪水般,夺路而出,不时冲撞在身体的脉络上,这力道之大,引得众人几乎是胸口一窒,连心神都几乎失守。

    印藏,开启了!

    也唯有千源子这般谙于此道的高手,才能对在场此刻所有人的状态巨细无遗。

    “运行印法。”

    一道振聋发聩的声响,如惊雷一般在脑海中炸响,同一时间,外界融入一丝柔和的印力来,在体内织成一张张大网,强行将众人体内那股洪流的冲动止住,“应心而动。”

    随之一股如同春风化雨般的声响在心头响起,将众人的思绪从那一阵洪流中拉扯出来,顿时让人只觉神思清明,那印法早已被那玉佩深刻入众人的脑海,如此这番运行起来,便如那探囊取物,虽然对其奥义远不能理解,但正是临阵磨枪,不亮也光,简单的照本宣科还是能够做到的。再加上有着前番引文的铺垫,立下更是双手微动,十指交错变化,竟不由自主的结出配合印法运行的手印来。那印法一经运行,体内那原本如洪流一般肆虐的印力,竟生生的慢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