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神魔之井
    “只是靠近而已就能够感受到无尽的印力,不愧是上古神魔的遗产。”中年男子流露出诧异的神色,不由嗟叹道。

    这漆黑之球的威力,连他都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略作调息,他缓缓的伸出手来,两手隔着虚空,手指之间如同弹奏乐器一般,于瞬息之间凭空绘出道道金色光辉,那光辉亦极为神秘,竟与虚空之中凝而不散,那双臂的挥洒之间,不时露出数道绘有繁复印文的印纹来。

    每一道印纹都有着独特的加成效果,将数道印纹绘制于手臂之上,是几乎所有的天阶印纹师都会采用的办法,合理的运用印纹能够有效的减少印纹师绘制印纹的消耗的时间,提高绘制印纹的效率。中年人手法熟练至极,挥洒自若,转瞬之间两道印阵便已经绘制完毕,这行云流水般的绘制,看得围观众人皆惊叹不已。

    “聚义前辈不愧是东域闻名的天阶印纹师,一出手便让我等大开眼界啊!”奇玉看着中年人那挥洒自如的手法,眼中满是钦佩艳羡之色,天阶印纹师地位何其崇高,在这东域之地可谓一呼百应,可惜印纹师有着血脉的要求,并不是人人能涉足的领域,奇玉便是再垂涎,也只能望而兴叹。“怎奈我资质有限,只可远观!”

    “唯手熟尔。”听得奇玉的马屁,聚义脸上微微一笑,心里却是甚为受用。

    奇家人此番雇他前来,出手极为大方,其一是保密要求,其二便是内含的风险。虽然猜到必然是要承担重大的风险,当聚义得知奇家的真实目的时,内心却仍是大为震动,这趟委托的风险,可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来。

    不过这趟差事风险虽不小,回报自然也不会少,倒不如说,若不是看在这件东西的份上,他反倒不会折节来此。这东西,若是被东域哪些老家伙知道,只怕保不保的住都是个问题,想到这里,聚义的心里掠过一抹冷笑。

    四道地阶印阵形成一道波纹涟漪,将黑球的表面慢慢的覆盖起来,这四道印阵虽属地阶印阵,但这四印相互呼应,便成为一套四合一的天阶低级印纹阵法,用以稳固黑球的稳定性倒也足够。待得数十分钟那印纹将整个黑球覆盖完毕,周围众人提起的那颗心才总算放了下来,不过却已然是衣衫尽湿。

    “可以开始了。”聚义将脸上微微渗出的汗珠擦拭完毕,接下来的步骤才是最为凶险的。

    奇玉脸色郑重,他的手中极为恭敬地捧起一块方形玉印,走到聚义的身前,那玉印石质鲜亮,散发出阵阵幽绿色的冥光,随着众人的低沉呼吸声吗,极为缓慢的冲击着那黑球表面。随着那幽光的掠至,那黑球的表面似是有所感应,剧烈的晃动起来,原先压抑下去的气息似是又有些动摇。

    “这便是这颗黑球的钥匙么?”尽管曾经跟师傅学习过如何开启这东西,但聚义不敢有丝毫大意,将那玉印接过手来,入手竟是一阵冰凉,要知道聚义的印法修为极高,这东西竟然能够让他的神识感应到极大的寒意,可想而知,这东西该有着何种强大的力量。

    “解钥!”

    聚义不敢怠慢,双臂之上印纹齐齐发动,霎时间光芒大作,双手挥动间不断捏出各式印纹阵法,大小不一,袖袍一挥,那里面更是飞出十多个印纹阵来,这是为了这次任务而提前制作的功能固定的印纹阵,心神转念之间纷纷飞入周围众人的手中,这些固定的印纹阵无需聚义亲自操作,只要注入印力便能够发动效果,一时间,半空之中印纹飞舞,看得众人眼花撩花。

    “散开!!”

    聚义大吼一声,周身印气骤然暴涨,数条青筋暴凸而出,面目显得分外狰狞,那空中的印纹阵法,在其双掌催发之际融入进那玉印之中。一道通天的光柱,自上而下骤然炸开,光波源源不断的向周围扩散开去,那巨大的能量自玉印而发,重重击向地面,仿佛如一柄灭世神枪,直直的插入这颗星球的心脏。

    被那光芒照射下的房屋与道路,在一瞬间,飞灰湮灭。

    屋顶之上,众人脸色苍白,望着那通天的光柱,仿佛是末日的降临。

    下一刻,那耀眼的光芒骤然向中央急速收缩,随着猛地一阵巨响,爆退散去,只不过那地面之上,昔日的房屋街道已全然不见,那里,只剩一个探不见底的漆黑深洞,那仿佛是通往地狱的入口,张牙舞爪的嘲笑着众人。

    “神魔之种……”千源子喃喃的念道,在这最后一刻,他终于确信了,这个东西,正是他所想到的那个存在。那半空之中的黑球,似是被那个黑洞吸引,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的朝那黑洞坠落了下去,那地面的黑洞由那光芒击出,直径竟有数公里之巨,如同那冥府的门户,那地狱的入口。

    他在这颗星球的表面,刻下了挥之不去的伤疤;在众人的心里,他烙下了挥之不去的噩梦。

    半空之中,在众人的屏息之间,那漆黑之球徐徐下落,随着愈加靠近那个黑色洞窟,那黑球的体型也逐渐的变化着,他仿佛有着生命一般,那黑球之中不断地涌出粘稠的黑水与黑色的气息。

    他在吞噬万物,他寻求他的归宿,他要与那黑色的洞穴融为一体。

    “神魔之井,成!!!”

    一抹惨白的脸色至聚义脸上浮现,巨大的印阵伴随着其伸出的巨掌重重拍下,此刻的他身上早已被那汗水打湿,寒风吹拂之下,竟分不清这寒意是来自空中,还是来自这黑球之中。

    在众人的注目下,那黑球终是化成了那黑洞般的大小,徐徐融入了那黑洞之中,化为一滩漆黑液体。

    这一充满震撼性的画面,使得众人竟是一阵窒息。

    “张佳佳,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么?”周亿第一个缓过神来,发白的嘴唇微微颤颤的发出了疑问,他的脸色苍白,显然还没有从刚才那幕震撼画面之中回过神来。

    “我也只在教科书上看到过,刚刚那个东西,应该是所谓的神魔井吧。”张佳佳歪着小脑袋,双手不经意间搓着衣袖,似乎在记忆里搜寻着什么。

    “没错,那是真正的神魔之井,想不到我有生之年竟然又看到了一具神魔之井的诞生!”千源子似是一瞬间苍老了几岁,语气中透露出声声叹息,他扶靠在屋顶的墙边,似乎若是不这么做就会直接栽倒。

    “大伯!”

    张佳佳赶忙上前扶住他,老者的状态让她很是担心。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伯,平时的大伯在她面前向来是充满着绝对的自信,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着大智慧的风范,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横眉间指点江山,在山门之中,张佳佳最敬重的唯有两人,一个是她父亲,而另一个则是眼前的大伯。

    “失态了呢?”此时的他,仿佛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失意老者,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曾经的向往和对美好的追忆。

    他看了看眼前的这些年轻人,他们如同那七八点的太阳,散发出无尽的朝气,也许此刻他们的力量还很幼稚,但是他们却有着最大的优势,那便是他们的潜力,在修行的道路上,他们如同一张无暇的白纸,那是充满着无限可能的未来。老者看了看关切的望着自己的侄女,心头涌起一股护犊之情,修行路上,他有过彻骨初恋,有过红颜知己,然而终究是错过,而今的他仍然孤身一人,也许有着子女,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他的心思终于是安定下来,眼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吴伟他们所在的宇宙,初始是一片无尽的混沌,唯有两种物质的存在,其一名为法,其二名为理。在无尽的时空中,两者互相交织运转,最终形成了名为“印”的本源,这也是构成现今这个世界基础。其后,从本源的印法中诞生了最初的生命,那便是——神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