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安老爷子的过去
    风云突变啊!

    看到水蓝国的新闻后,联合国秘书长闭上了双眼,喃喃自语道:“完了,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全部介入了!”

    坚国总统特朗普收到消息后,立刻发送了一条推特,“水蓝国赚着我们国家的钱,支持我们的敌人,贸易制裁,势在必行!”

    这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仅仅一个小时后,三水湾向外界宣布,向坚国购买武器装备的清单已被受理,坚**方正在紧急磋商,而三水湾的“总统”三天后访问南美某国,有望过境坚国并且停留十个小时!

    威胁,绝对的威胁!

    与此同时,三家在坚国的水蓝国公司,突然遭到坚国的制裁!

    这些够吗?远远不够!

    坚国的五艘航母战斗群高调宣布,正在赶赴南海!

    而坚国和法国以及英国又向叙国发身寸了五十八枚巡航导|弹!

    晚上十点的中心电视台新闻,播放了一段视频,发身寸导|弹的视频,播音员介绍说,这是水蓝国新型的镰刀二十六中远程反舰弹道导|弹,木亥常兼备,已经担负战备值班的任务!

    晚上十点十分,水蓝国卫战部的网站上放出了一条消息,后天中午十二点,水蓝国海军,空军和国炮部队将在南海进行实弹演习!

    这两条消息是石更碰石更的消息,水蓝国和坚国碰撞的消息!

    总统既然决定同意了俄方的邀请,岂能不做好后面的应对之策!

    这些事轮不着左木杨担心,安静开车路过村口的时候,看见左木杨玩的真开心啊!

    天黑了,孩童们都回家了,左木杨才晃晃悠悠的回去了。

    佣人昨天就准备好了客房,左木杨找了一个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又去陪着安老爷子喝茶不咸不淡的聊了一会儿,就洗洗睡了。

    躺下不到一分钟,呼噜声就响起来了!

    不知道是几点,有人敲门进来了。

    左木杨醒了,低声问:“谁?”

    “我!”

    这个声音很明显是安然,这个小女人打开电灯,轻蹙着眉头小声说:“你的呼噜声太大了,会影响我爷爷休息的!”

    左木杨闭着眼睛嗯了一声。

    安然轻轻的关上房门,走到床边坐下,沉默了刚一会儿,才小声呢喃着说:“你有什么打算?”

    睡觉又不能睡,左木杨裹着被子坐起来,打个哈欠,低声说:“订机票吧!明天十一点多,回吧!”

    安然穿着粉红的冬季纯棉睡衣,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腿,一句话也不说,过了两分钟后突然出声了:“好,一会儿订票!”

    话说完,就站起来了!

    左木杨看着安然走出去,心里叹口气,又躺在床上。

    这一夜,左木杨没有睡着,安然也没有睡着。

    早晨六点,左木杨轻手轻脚的穿好了衣服,准备出去走走。

    老年人觉轻,左木杨慢慢的打开门,就看到安然也是刚刚出来!

    安然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左木杨踮着脚尖走过去抓住安然的手腕,向外面走去!

    安然很配合,任由他拉着走,最后还让他抱着跳出了院子。

    两个人沉默着走到村口,再也不走了,也不动了,就那样无言的站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安然轻声说道:“你对安家了解吗?”

    左木杨嗯了一声,回答道:“关于老爷子的事迹是了解过很多,对于你父母这一辈的,也了解过一些!”

    安然又沉默了几分钟,才轻声说:“能和我说说爷爷的事吗?”

    “嗯哼?”

    左木杨想了想,将信将疑的问道:“老爷子的事情你不知道?”

    安然摇摇头,抬手拨了拨头发,说道:“从小到大,从别人和父母长辈的只言片语里听到过一些!比如说,因为爷爷做过什么错事?让我父母这一辈人,在单位遭受排挤!我想知道爷爷做过什么错事?为什么长辈们都讳莫如深!”

    “这个啊!”

    左木杨抬手揉揉后脖颈,叹口气说道:“为什么你必须要从政,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和你爷爷也是有关系的!”

    安然咬着下嘴唇,点点头!

    左木杨抬头看看已经蒙蒙亮的天空,轻声问道:“安家第三代,为什么只有你可以经常去长安府刘老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