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安老爷子
    安老爷子喝了一杯茶水,笑眯眯的说:“一共下了三局,第一局,你的棋风狠辣无比,阴谋诡计防不胜防!第二局,你的棋风变的光明正大阳谋攻伐,势如破竹!这第三局,你是故意想输,我这个老头子偏偏是不想赢,结果还是赢了!”

    左木杨一边拣着棋子一边微笑着说:“下棋只图消遣,没必要在乎输赢,大爷,再来两盘?”

    “好!”

    安老爷子兴致极高的接着下棋。

    下午五点半,安然的父母,还有安静都过来了。

    左木杨很有礼貌的客客气气的和安然的父母聊了两句,就找了一个借口出去了。

    安然带着安静去厨房帮忙了,等饭菜做好后还没见左木杨回来,安然就去找他了。

    谁能想到?在村口,左木杨竟然和七八个小屁孩玩游戏,玩的不亦乐乎。

    安然哭笑不得的把这个意犹未尽的家伙拉走,忍不住呵斥道:“看看你弄的满身都是土,真难为若虹了!”

    左木杨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很得意的说:“现在在你家,还是难为你一下吧!”

    “想让我给你洗衣服?”

    安然忍不住鄙夷道:“你怎么没事就做梦呢?醒醒吧你!”

    左木杨咧嘴笑了。

    安老爷子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大哥死的早,没有留下子嗣,二哥留下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其中大儿子在天心之乱中自杀!

    而安老爷子本人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安然的老爹排行老三!

    一家人在一起,那就是高兴,这一高兴,就忍不住想喝点。

    安然没办法,拿出来一瓶国酒,亲自倒酒,也正好可以掌握量。

    而此时的西京地,总统办公室,广民生很严肃的沉声说:“总统,坚国,英国和法国联合空袭叙国不到二十四小时,我反对您现在去叙国!”

    总相也是皱着眉头说:“总统,太危险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一种方式?”

    总统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俄方除了依旧支持我国东海和南海以及三水湾的立场之外,同意商谈蒙元国的归属问题,还拿出轰炸机,五代战机,反|导系统,反舰导|弹以及发动机以及能源都有很大的的筹码!”

    这个筹码相当丰厚了,仅仅一个蒙元国的归属,足以让总统心动了!

    总相心里挣扎了很久,下定决心沉声说道:“让那小子一起去!”

    “好!”总统同意下来。

    水莲府!

    喝了二两白酒,安老爷子心情好极了,笑眯眯看着安然很轻柔的舀了一碗汤放在桌前,溺爱的说道:“然然今年也要过二十七岁的生曰了,该找个婆家了!”

    二十七了才找?不觉得晚吗?

    左木杨又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很不情愿的放下筷子,细细的咀嚼着肉质的美味,感受着美食带给自己的享受。

    突然间,手机振动了!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左木杨咕嘟一声咽下红烧肉,嘟囔了一句“不好意思!”起身快步走到外面,滑动接听后问道:“首掌!我是左木杨!”

    “马上回来!”总相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出大事了,不然总相的语气不会那么的严肃!更不会让他马上回去!

    左木杨跑回客厅,说道:“安静,你的车借我用一下!”然后扭头看着安然,说道:“有点事出去一下!”再然后看着安老爷子,笑着说:“大爷,等我回来陪您再杀两盘!”

    安老爷子笑眯眯的说:“去吧!”

    一路疾驰到岳麓府的机场,路上打电话找人包机,登机后就起飞,两个小时就到了皇都机场!

    飞机jin ru平飞状态后,一位漂亮的空服走到左木杨跟前,瞪着漂亮的眼睛,双手叉腰,满脸哀怨的说:“我们还没有出机场呢,又被叫回来了,都怪你!”

    左木杨刚想说话,响起一个温和又不失严肃的女声:“叶文雅,你干什么?”

    话音刚落,又有一位空服走过来,微笑对左木杨说:“对不起先生,她是新来的,请您原谅!我是本次航班的乘务长,由我来为您服务,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左木杨指指旁边的空座,笑着说:“坐,你们都坐下!”

    乘务长显然愣了一下,接着微笑着说:“对不起先生,请问您需要喝点什么?”

    左木杨摆摆手,再次说道:“坐,让你们的人都坐下休息,不然我投诉你!”

    叶文雅拉了拉乘务长的胳膊,低声说:“乐姐,我们认识!”

    说完话,还怕乘务长不相信,叶文雅走过去抬脚踢了左木杨一脚,回头笑着说:“乐姐,我们很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