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柳文青死了
    “吃什么吃?”

    安然第一个跳出来,冷眼看着他,严厉的呵斥道:“你又不缺胳膊少腿,自己会不会打电话,若虹又不是你的保姆,凭什么伺候你?”

    好男不和女斗!

    左木杨完全无视了安然,走过去揽住若虹的细腰,不解的问道:“今天不是要去逛街的嘛!怎么还不去?”

    若虹翻了一个白眼,笑眯眯的说:“大家都没有商量好去哪里呢?”

    “这有什么好想的?”

    左木杨一脸的莫名其妙,把手中的车钥匙给了若虹,说道:“七座的,你们刚刚好能坐下,去朱雀步行街吧!雷琳这里有米小凡照看,都放心的去玩吧!”

    雷琳也是笑呵呵的说:“我没事,过两天去换药就行了,今天的天气很不错,你们都去好好的玩吧!玩的开心点!”

    话虽这样说,一群女人们还是争论了一会儿,最后结论是该玩就玩,该待在家里就待在家里。

    若虹拉着左木杨去了餐厅,喂这个家伙先吃了药,然后指着餐桌上的一堆东西,一边摆弄着一边带着笑意说:“这些都是我在刘梅姐那里买的,十五万一瓶的国酒,我买了两瓶!十二万一瓶的红酒,我买了两瓶!这个是燕窝,是官燕!这个人冬虫夏草,一斤装的!这个是藏红花,三百克装的!进口的雪茄,六盒!还有果篮和鲜花!你看去徐家行不行?哦,对了,还有这个,法国进口的一套化妆品,这个是送给红梅姐的!”

    “啊???”

    左木杨搞不明白若虹买这些做什么?后来听到都是送给徐家,有些哭笑不得的说:“媳妇,你这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啊?”

    若虹笑眯眯的说:“不管别人怎么看,红梅姐都是你的前妻,过年了,你要上门去看看!”

    哪有这个理论啊!

    左木杨简直都无言了,若虹又把自己的车钥匙塞进他的手里,狠狠的亲吻了他的脸蛋一下,然后就把他赶出门了,

    若虹的车子是阿路的小揽,价格也就是一百多万到三百多万不等!

    左木杨临走前,把那款老式手机递给了雷琳,小声嘱咐道:“手机没电了,充电器在你的卧室里,不要开机,切记!”

    雷琳知道这个手机联系的人很重要,严肃的点点头!

    走吧!走吧!

    左木杨放好东西,才发动车子,就再次接到早上的那个电话,面无表情的说:“一会儿就到!”

    话说完,驾驶车子一路狂奔!

    长安院子!

    柳文青不行了!

    白露一脸哀伤的领着左木杨去了柳文青的会客厅,左木杨很惊奇的发现,这个柳文青明明不行了,可是依然穿戴整齐,打扮的稳重又不失女性的靓丽!

    柳文青很安静躺在手摇三折床上,身上盖着华丽的毛毯,四个丫鬟分开两侧细心的伺候着!

    左木杨坐下后淡声说:“她们十三个人出嫁,嫁妆不会低于八千万!婚前,如果有人欺负她们,我会出面替她们出气!好了,你叫我来,还有什么事?”

    “我放心不下她们!”

    柳文青的声音变的很嘶哑,呼吸出气都很急促,“请你来,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白露很聪明的带上其她人出去了!

    会客厅只有两个人了,柳文青嘶哑的声音很不好听,很费力的说:“左先生,您是否听说过龙符将军?”

    又他娘的是龙符将军!!!

    左木杨很无所谓的点点头,说道:“听说过啊!什么龙符将军啦!还有什么仙丹啦!”

    “仙丹!!!”

    柳文青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回过神来后,很凄凉的挤出一丝笑容,缓慢的说:“长生,镜花水月!”

    卧槽!!!

    左木杨有些不耐烦的问道:“柳文青,咱们有话就直说吧!”

    柳文青咳咳两声,嘶哑的声音再次想起来:“我还是不放心她们啊!”

    卧槽!!!

    真他娘的浪费时间!!!

    左木杨腾的一下站起来,睥睨看着她,冷声说:“柳文青,你没有任何资格考验我的耐心!!!”

    柳文青很虚弱的笑了笑,接着费力的说:“我有半张半张地图,是关于仙丹的藏匿地点!”

    多少人为之疯狂的东西,现在有了半张地图,左木杨竟然无动于衷!

    柳文青接着很费力的说:“我的师傅的师傅是一位王爷府上的丫鬟,这位王爷名叫赫德!”

    赫德!!!

    巴巴颜赫_赫德!!!

    赫德是末代皇帝的亲叔叔,年幼时个便博览群书,十六岁跟随猛将在边关连年征战,后来又在国内四处镇压民变,更是积极的削弱各猛将手里的兵权!

    四十岁时,赫德主动的放弃的兵权,转而jin ru了户部,皇帝封了户部侍郎!

    民间流传和一些野史记载的,赫德最得意的时候,手握全国一半的兵马,更是借着在边关打仗,私自做起了贸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