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可怜的菊|花
    左木杨出去来到客厅,看到蒲云还在沙发上躺着,轻声问道:“富婆,你叫我来做什么?”

    蒲云又坐起来,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道:“安然是一位很有能力又很能干的总裁,你应该想办法留下她!”

    左木杨情不自禁的笑了一下,说道:“富婆,我相信你的能力不比她差!”

    这话绝对不是拍马屁!

    蒲云微微笑了,轻声说:“你现在正缺人手,为什么要放走了安然呢?你是男人,你要主动点!安然是女孩,矜持是会有的,你要多点耐心,不要才被拒绝就放弃了!”

    左木杨吸吸鼻子,有些郁闷的说:“你怎么说的感觉就像我去和安然告白一样!唉!算了,等白天找她谈谈吧!”

    可是,真的有那么好谈吗?

    蒲云刚站起来,左木杨又说:“既然和伊不在,你去我家住一段时间吧!若虹天天都在,金巧儿和刘梅母女也在!”

    蒲云笑着摇摇头。

    左木杨不由自主的瞪了蒲云一眼,没好气的说:“我是一个人,若虹也是一个人,金巧儿还是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都是一个人,要么一加一等于二,要么就凑到一起,这样也不孤单啊!再说,和伊如果在陪你,我什么话也不会说,这大过年的,和伊又不在,你一个人待在这里做什么?”

    蒲云的眼眸里出现了犹豫之色。

    左木杨起身推着蒲云的肩膀,边走边说:“别犹豫了,赶紧收拾一下,别拿衣服,明天让若虹陪你去逛逛街,买些衣服就成了,我去叫醒安然,马上出发!”

    这家伙很执着的把蒲云推进了卧室,然后转身去另外一间卧室,趴在安然的耳边,吸了一口气,突然大叫:“哈!”

    这家伙太坏了!!!

    熟睡中的安然,身体很明显被吓的哆嗦了一下,接着睁开双眼,眼眸里都能看到恐惧。

    翻身就看到了那张欠揍的笑脸,安然心里明白过来,气的抓着枕头砸过来,接着整个人下床,怒气冲冲的张牙舞爪的扑上来。

    卧槽!!!

    这完全就是泼妇加悍妇的结合体啊!

    惹不起啊!!!

    左木杨嗖的一下就跑了,而且很机灵的一口气跑到了三楼,再从三楼爬下来,躲在门廊的柱子后面,小心翼翼的盯着门口。

    很快,蒲云提着一个手提包就出来了,看到左木杨蹲在柱子后面,嘴角忍不住上翘,轻声说:“安然在客厅不肯走,你进去吧!”

    真是倔强的女孩啊!

    左木杨先把启动了车子,打开了暖风,让蒲云坐上车后,摇头晃脑的回到了客厅!

    “腾!”

    安然看到这个可恶的家伙,猛地站起来,双眼燃烧着汹汹怒火,咬着后槽牙命令道:“过来,让我踢两脚!”

    “踢个屁啊!”

    左木杨没好气的瞪着安然,接着说道:“我把凤鸣岐山府老区的发展规划向总统和总相汇报了!”

    安然不为所动,依然怒视着他!

    “女人,真是小心眼!”

    左木杨小声嘀咕一句,咳咳两声,接着说:“你在做一份规划图吧!把养殖场和工厂都放到北面,把皇宫和长安城放在中间!”

    安然一声不响的坐下,不到十秒,又站起来去卧室拿上手机,回来的时候看到左木杨趴在沙发背上玩手机,直接抬脚踢过去了!

    “卧槽!!!”

    左木杨疼得蹦起来,右手捂着屁股,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安然!

    安然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很显然的,她自己也感觉到刚才踢的那一脚好像是直奔菊花而去的,心里有些发虚,昂首挺胸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板着脸抬腿向外走!

    这样岂能让安然走!?

    左木杨感觉到菊花那里传来的痛感,上前抓住安然的胳膊,用力把这个有些惊慌的小女人按在沙发,抬手朝着她的屁股上用力拍下去!

    “啪啪啪啪!”

    连打了四下,来了个四连响!

    安然手脚麻利的爬起来,满脸通红的瞪了他一眼,踩着高跟鞋急匆匆的走了!

    “老子的|菊|花啊!”

    左木杨仰头长叹一声,关闭水电气后,锁上大门出发!

    回到松苑都凌晨三点多了!

    蒲云都下车了,安然不肯下车,还闹脾气了,冷着脸说:“我要回家!”

    左木杨推门下车,打开后车门,呵斥道:“下车,你想干嘛就干嘛?反了你了,信不信我收拾你?!”

    安然恶狠狠的瞪着他,下车后威胁道:“你给我等着!”

    话说完,拉着蒲云就上楼了!

    “你给我等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