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吴月娥说到这里,闭上眼睛诉说:“后来,女乃娘去外面打听消息,知道了郗凯这个人,我们商议了以后,便主动的接触郗凯,平常保持距离!晚上,女乃娘会给郗凯喝大量的酒水,然后关灯和郗凯做那事,做完女乃娘就走了,郗凯第二天醒来还以为是和我做的那事!有了郗凯,村霸再也没有马蚤扰我!”

    “啪啪啪!”

    左木杨忍不住轻轻的鼓掌,再次问道:“说说别的吧!比如,你为什是圣女?上官水月具体的身份,还有她们八个人的身份,以及你们背后的组织身份,都说说吧!”

    吴月娥站起来,转身看着左木杨,微微摇头,劝说道:“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另外,你也千万不要打听,那样会给你招来杀身之祸的!”

    左木杨缓慢而又沉重的点点头,伸出右手食指,语气沉重的说:“最后一个问题,我对你的身份很怀疑,你凭什么说你就是吴月娥?你怎么证明你是吴月娥?吴家的人怎么就喝假酒全部死光了?女人呢?”

    “你什么意思?”

    吴月娥冷冷的看着他,伸手指着北面,语气很冰冷的说:“整个村子的村民都能证明我就是吴月娥,够吗?”

    “够!必须够!”

    左木杨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突然猛地窜过去,一记长拳狠狠击中吴月娥的肚子,看着她躺在地上整个人在**,想了想,伸手在吴月娥的脸上,头上和耳后脖颈那里使劲的揉啊!捏啊!

    五分钟后,疼痛感消失了!

    吴月娥无力站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脸上的汗水已经把鬓角的青丝打湿了。

    左木杨又给了吴月娥一拳,接着把吴月娥身上的衣物全部解除掉,然后把她翻过来,跨坐在她的屁股上,双手在她的后背抠抠捏捏的寻找那条线。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在吴月娥的腰部,在尾巴根那里,左木杨发现了一条极细的纹路,那条纹路分开的口子有点大,就被发现了。

    左木杨忍着心里的激动,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顺着这条线慢慢的向上一路打开,最后在颈椎下面就到头了!

    卧槽!!!

    真美啊!!!

    这一下就可以证实,那八个女子,上官水月,吴月娥,还有女乃娘,和杜鹃,祝细细以及百灵,都是同一个组织的!

    只不过,这里的人,在组织里面的地位更高,知道的更多!

    左木杨真想仰头大笑,他娘的,这个组织终于找到内部人了,圣女啊!上官大人啊!哈哈!!

    真他娘的是新年新气象啊!

    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才发现已经没点关机了!左木杨轻轻的拍拍吴月娥的后背,起身去了卧室。

    热炕上,郗凯睡得正香,屋里都是浓浓的酒味,还有那不知道是身上的臭味还是那脚上的臭味?

    一部手机放在窗台上。

    左木杨拿起手机看看,竟然和自己的手机一模一样,电量还有一半,还设置了密码,便把电池取下来安装在了自己的手机上。

    开机后,左木杨走到外面的院子,看到吴月娥又穿上的衣服,便嘿嘿一笑,按下一串数字,拨打了出去!

    “嘟……嘟……嘟……”

    响了十几秒后,韩杰就接听了电话,沉声说:“喂!”

    “呵呵!”

    左木杨淡淡一笑,平声说道:“这里有十个活人一个死人,是非常重要的人,比祝细细重要一千倍,悄悄过来吧!”

    最后说了一遍详细地址,挂断了电话。

    院子里安静了!

    吴月娥低头沉思了很久,转头看着左木杨,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左木杨嚼着黄瓜,很不满意的说:“这冬天的黄花就是不好吃,又苦又涩,水分又少,干瘪瘪的!”

    话说完,随手把剩余的半截黄瓜扔给了吴月娥,左木杨又咂吧咂吧嘴,淡声说:“你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是想活还是想死?想死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死了!”

    沉默,又是沉默!

    几分钟后,吴月娥很落寞的说:“我想自由自在的活下去,可是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想自由自在的活下去,是完全不可能的!”

    左木杨站起来拍拍屁股,仰头看着圆月,幽幽的说:“现在有多少人能够自由自在的活下去?为了家人,为了事业,为了孩子,为了房子,为了车子,为了钞票,为了这个,为了那个,多少人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还他娘的活的自由自在,你真是痴人说梦!”

    吴月娥看着手中的半截黄瓜,抬手送到嘴边,轻轻的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了一会儿咽下去,轻声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不想按照别人的意愿活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