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缺心眼的黄兰
    黄毛他们哥六个都来了,黄兰她老爹和保镖刘青青也来了!

    黄兰安然无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黄兰她老爹蹲在黄兰身边,轻声说道:“兰兰,天太晚了,明天再来看妈妈好不好?”

    “爸,你来了!”

    黄兰微微扭头嘿嘿笑了一下,说道:“爸,我妈说,咱家人都到了,很久没有在一起说说话了!”

    我去!这话在这个时间和场合,听着太瘆的慌!

    黄兰她老爹刚要说话,左木杨伸手打晕黄兰,顺手抓住黄兰的肩膀,说道:“七夜,过来两个人把她抬回去!”

    七夜和容子以及黄毛挤过来,和刘青青一起抬起黄兰往山下走。

    黄兰她老爹看了一眼左木杨,轻轻的叹口气,什么也没说,转身跟着下山。

    左木杨拍拍大海的肩膀,说道:“走吧!你送我一程!”

    自行车塞进后备箱,其他人都跟着去送黄兰回家,大海开车送左木杨!

    路上遇到第一个自行车停靠点,左木杨就归还了自行车,上车后说:“军区总医院!”

    大海没说什么,加速一路疾驰而去!

    到达军区总医院,都就已经凌晨三点了!

    “你回吧!”左木杨推门下车。

    大海跟着下车,和他一起进了医院!

    才进门,左木杨就拉着一位护士问道:“认识我吗?”

    这位护士很给面子,脆生生的说:“认识呀!”

    左木杨问道:“检验科的人在不?”

    护士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早就下班了,您也不看看这是几点了!”

    左木杨从口袋里掏出袜子,再慢慢的把针管露出来,严肃的说道:“我没有屈院长的联系方式,你找一下值班医生,如果值班医生不愿意给屈院长打电话,把联系方式给我,我来亲自打,必须找人马上检验这里面的玩意!”

    针管!!!

    护士马上板着脸,认真的说:“您放心,我马上去找!”

    大海看着护士走了,皱着眉头说:“杨子,你后背的小孔,是被针管扎的?”

    “你以为呢?”

    左木杨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轻声说道:“不然大半夜跑过来死啊!”

    “卧槽!”大海被惊的站起来,怒声说:“谁干的?人长什么模样记得不?”

    估计在每一座城市,都流传着有人拿着存有艾|滋|病患者血液的针管,四处乱扎人的谣言!

    大海也听过!

    左木杨看到护士带着几位医生快走过来,起身淡声说:“你知道就行了,别传出去!”话说完,朝着医生护士走去!

    大海铁青着脸,走出医院!

    领头医生很客气的说:“我已经给院长打了电话,人一会儿就到!”

    “谢谢!”

    左木杨道声谢后,又把袜子和针管拿出来,也很客气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也是没有办法,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不用客气!”领头医生回应后,戴着手套拿走袜子和针管!

    半个小时后,检验科的人来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黄毛他们几个也来了!

    而且,黄兰也来了!

    黄兰她老爹也来了!

    左木杨抬手一巴掌拍在大海的腿上,压低声音问:“你说出去的?”

    大海嗯了一声。

    黄毛他们也不吵吵,围着左木杨仔细的看,黄兰一把扯走猴子,低头看着懒洋洋的左木杨,面无表情的问道:“和我有没有关系?”

    左木杨撩了一下眼皮,吐出两个字:“没有!”

    黄兰抬头看看天花板,五秒钟,又低下头,面无表情的再次问道:“我就那么的招你讨厌,你就这么想和我撇清关系?”

    左木杨还没有说话,一旁的黄毛小声嘀咕道:“我们几个刚从城市监控中心过来!”

    哦,原来如此!

    他(她)们都知道事情的整个经过了!

    左木杨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这事你们谁都不许过问,半夜不睡觉瞎跑什么?都回去睡觉去!”

    没人听他的话!

    黄兰心里很难过,为自己,也为了他,如果自己没有跑出去,他也不会去找自己,那就不会被针扎,也就不会……!

    事情越想越害怕,黄兰再一次感觉到,死亡,竟然离自己就这么的近!

    黄兰突然弯腰对着左木杨的嘴唇亲吻下去了,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吻了十多秒,才抬头,温柔而又坚定的说:“这辈子,我黄思兰认定你了,你死,我陪你一起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