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女 女 女 各不相同
    杜鹃走了,左木杨再把云芝叫来。

    云芝坐在床边笑吟吟的说:“老板,北北好可爱,你什么时候要孩子呢?”

    左木杨走到窗台边,目光散漫的不知道看着哪里,语气平淡的说:“阴蝶部的成员都在四十岁培养接班人,一般都是只培养一个徒弟,像柳文青那样培养十几个的成员,还是非常少的!”

    “老板,出什么事了?”

    云芝站起来,很严肃的说:“有什么任务,老板你尽管吩咐吧!”

    左木杨没有动弹,依旧背对着云芝,继续说道:“培养的徒弟在出师前,必须想尽一切袭杀的办法来杀死师父,第一,可以磨练徒弟的实战功夫!第二,磨练徒弟的心智!这也就是为什么阴蝶部的成员,一代比一代强的原因。”

    “老板!”

    云芝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身体紧绷,声音忍不住的**。

    左木杨闭上眼睛,淡淡的说:“只有凤毛麟角的几个人能有重用,得以继续存活,其余人,有些师傅不想死,早早的杀死了徒弟,然后就跑了,或者隐藏起来了!还有的是没杀死徒弟,在徒弟出师前就跑了!这两类的师傅,存活的几率很小,只有第三类的师傅存活率非常大,云芝,你说,我说的对吗?”

    “老板!你都知道了!”

    云芝身子一软,跪坐在地上,流着眼泪,抽泣着说:“老板,我本来是想告诉你,可是,我又担心你会杀了我师傅,我没想过背叛你,可是我师傅对我非常好,我,我,我不能背叛师傅啊!”

    左木杨转过身,低头看着泪流满面的云芝,淡漠的说:“第三类,徒弟假装杀死了师傅,师傅远走他乡,隐姓埋名过着低调的生活!”

    云芝的师傅就是第三类!

    云芝怎么也没有想到,左木杨竟然会知晓这一切。

    “老板,求你放过我师傅!”

    云芝哀求一次,砰的狠狠磕一下头,砰砰砰,连磕三个,额头都红了。

    左木杨伸手把云芝拉起来,淡淡的说道:“去吧!回到你师傅的身边,好好的照顾她,伺候她过完以后的生活!”

    “老板!”

    云芝的眼泪又奔涌而出,那眼眸里浓浓的哀伤,让人心碎,

    “老板,你还记得雪夜里,我曾经向你索要一个承诺吗?”

    记得!

    左木杨当然记得!

    只不过当时没有接话而已!

    现在,左木杨摇摇头,说道:“男人的承诺,谁会相信?”

    “我信!”

    云芝又跪在地上,仰起脸庞,认真的看着左木杨,诚恳的说道:“老板,我向你索要的承诺就是,希望老板不要抛弃我!”

    左木杨伸手揉揉云芝的脑袋,淡声说:“我等你回来!”

    “谢谢老板!”

    云芝喜极而泣,砰砰砰又磕了三个响头,擦擦眼泪离开了。

    该走的都走了!

    左木杨打开电视机,还是金样府的电视台,等待着最新的新闻发布会。

    九点刚过,万美芳就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了,呼哧呼哧的喘着气,饱满圆挺的月匈部不断的起伏,断断续续的说:“审判,院,打,打电话,说,……!”

    左木杨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万美芳喝了一口,把气喘匀了,很激动的说:“审判院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是我老公已经改判了,已经无罪释放了,让我今天十点去山隹沟监狱接人!”

    左木杨笑了笑,说道:“什么都不要想,赶紧去接人,顺路就回东山煤矿的家看看家人,我在这里不受欢迎,有人想尽快的把我送走!明天十点,公司等你!”

    然后说了公司的地址!

    “谢谢您!”

    万美芳记下后,突然就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随后赶紧离开去接人了。

    王俊芝跟着一起去!

    早晨九点半,冯圆圆来了。

    左木杨正在享受阳光的温暖,瞥了一眼,打趣道:“妞,你又翘班了啊!”

    冯圆圆的情绪很低落,走到他跟前站了半天,才试探着问道:“向光凯的案子结束了,你是不是就走了?”

    “嗯哼!”

    左木杨有些意外,随后想了一下,这妞也是有背景的,知道一些事也是清理之中的,淡笑着说:“你也知道了!”

    冯圆圆嗯了一声,低声说:“向光凯只不过是普通的交通肇事,改判了一年有期徒刑,现在他多服刑的时间,以后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说到这里顿了顿,冯圆圆继续说:“是有人杀了伤者嫁祸给向光凯,仵作马旭华是验尸官,做了假记录,锦芒服有几个人是主犯,两个检御官是同伙,其中一个就是跳楼自杀的那个!”

    卧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