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紫蝶的眼泪
    原来如此啊!

    不过话说回来,怎么感觉乌玲珑和丁媛梦的家庭好像,但是五部三十六骑的册子里面,的确没有乌家啊!

    左木杨站起来扭扭腰,说道:“我的事情太多,你的事情需要往后拖一拖。”

    “没关系,我可以等!”

    乌玲珑毫不犹豫的回答,想了想又问道:“先生,我该怎么报答您?”

    “报答的事情以后再说!”

    左木杨摆摆手,说道:“眼前的事,你来我这里,那些人肯定已经知道,想必会调查你的背景,你哥哥的事情也瞒不住,这样会对以后的调查很不利!”

    “那应该怎么办?”

    乌玲珑有些焦急,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不能就这样没了啊!

    左木杨想了想,说道:“昨天上午我刚打过苏鸿文,你呢,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只金丝雀,一会儿回去就收拾东西,顺便给你的同事们传出一个消息,与其跟着苏鸿文,不如跟着左木杨,再怎么样,我左木杨是打的苏鸿文没有招架之力!”

    “先生,您打过他!!?”

    乌玲珑听得有些目瞪口呆,细细的想了想听到的苏鸿文背景,又考虑了一下,问道:“先生,接下来怎么安顿我呢?”

    左木杨已经考虑好了,说道:“既然你学的是播音主持,我安排你进秦州电视台做主持人,别墅,豪车,奢侈品牌的服装包包首饰之类都给你,你也尽量做事高调点!”

    第二次!

    乌玲珑第二次握紧拳头,身体微微的**着,抿紧的双唇轻轻的张开,很认真的说:“左先生,谢谢您!”

    左木杨摇了摇头,嘱咐道:“不要告诉你的家人,同样的,也不要把家人接走,那样会让那些人警惕!不过你放心,有些人不欢迎我来金样府,所以,那些人知道你是我养的金丝雀,就不会动你的家人,明白吗?”

    “嗯,我明白,先生!”

    乌玲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说道:“我这就回监控中心,中午再过来!”

    “去吧!”

    左木杨顺手打开电视机,吩咐道:“房门别关,就开开透透气!”

    乌玲珑走了,很听话的开着门。

    时间恰恰好,不到三分钟,刘真真来了。

    刘真真穿着中长款的纯白羽绒服,脚踩纯白细高跟皮质及膝靴,再加上丝袜短裙,看来是有充分的准备啊!

    认真的锁好门,又检查了一遍,刘真真一脸坚毅的说:“我准备好了!”

    左木杨的手指向上挑了一下。

    刘真真月兑掉羽绒服,拿出手机放了一首慢摇舞曲,伴随着舞曲,轻快的扭腰摆臀。

    一曲三分三十秒,刘真真身上的裙子没有了,高领羊毛衫也没了,上身只留着红色的月匈罩,跳的有些累,秀脸发烫,轻轻的换气,额头和鼻尖有细密的汗水。

    左木杨起身坐到床边两腿|张|开,手指指着自己小兄弟的部位,懒洋洋的说:“来,背对着我,坐这里!”

    刘真真没有犹豫,似乎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点也不意外,向前走两步,转身,撅着屁股朝着他的小兄弟慢慢的坐下去!

    左木杨不知道刘真真的丝袜里面还有没有穿着什么?双手撑着床垫,等她坐实了,才问的:“感觉到什么没有?”

    刘真真很紧张,屁股轻轻的动了动,头也不回的说:“没有感觉到什么!”

    “起来吧!”

    左木杨等刘真真起来后,语重心长的说:“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你跳的舞,没有勾起我心中的火,你明白吗?”

    “对不起!”

    刘真真突然跪在地上,哭泣着说:“我妈妈好像听到了些什么,急得血压升高都住院了,您能不能先放了我弟弟,求求你!”

    左木杨二话没说,走过去拿起手机打给冉莹颖,就把刘宇放了!

    刘真真很激动,也很开心,没想到这么顺利,站起来后不停的鞠躬道谢。

    左木杨摆摆手,很淡然的说道:“我放了刘宇,你最好让他少出去,还有,以后就是你和我之间的事。顺便说一句,皇都长安府的城中村,没有一个村长是干净的,我相信你老子也不例外,你再敢起什么幺蛾子,就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谢谢,谢谢!”

    刘真真打着包票说:“你放心,以后都听你的,不会再有其他事情发生。”

    左木杨摆了一下手,刘真真赶紧穿上衣服走人。

    刘真真走了,紫蝶却进来了。

    这个杀手好像心情很不好,一进来就板着脸,脸上的冰霜冻的周围一片寒冷,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不说。

    五分钟后!

    紫蝶扭头看着左木杨,眼里的杀意是那么的强烈,咬牙切齿的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她才十四岁,就被弓虽|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