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乌玲珑
    敲门的是一位锦芒服。

    冯圆圆打量着门口的这位锦芒服,身穿冬季锦芒服常服,外套也是锦芒服的棉外套,只不过,这是一位女锦!

    看不出来长的什么模样,因为她带着粉红的口罩,可是她的眼睛,绝对算得上是美目明眸。

    门口这位女锦很有耐心,就一直俏生生的站着,也不说话,任由冯圆圆上下打量。

    “你好,请问你找谁?”

    冯圆圆打量够了,终于发声了。

    门口的女锦立刻从挎包里拿出一部平板电脑,快速的写了一行字,

    “你好,我找那位先生!”

    嗯哼,是聋哑人?

    冯圆圆伸手示意请进,随后轻轻的关上房门,鬼头鬼脑的躲在卫生间里竖起耳朵。

    左木杨坐在沙发上,双脚搭在圆桌上,睁开眼看了一眼进来的女锦,张嘴喊道:“冯圆圆,给我滚出来!”

    然后,冯圆圆就出来!

    冯圆圆笑嘻嘻的冲他眨眨眼,再努努嘴,一副调皮捣蛋的模样,笑着说:“来啦!来啦!”

    左木杨斜视了一眼冯圆圆,从兜里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早上八点正,便把手机扔到床上,说道:“都八点你怎么不去上班?来,给我手机充上电,谢了!”

    冯圆圆很乖巧的给手机充上电,然后坐在一边撅着嘴,很不乐意的说:“我不想去上班,去了也没有意思!”

    真是个小女人啊!

    左木杨坐起来扭扭脖子,揉揉脸,有些无奈的说:“跟着我也没用,我可没钱给你发工资啊!”

    “我不要钱啦!”

    冯圆圆很开心的跳起来,笑嘻嘻的说:“只要你别赶我走就行了!”

    左木杨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的清晨的景象,挥挥手说道:“别闲的没事做,去,烧水泡茶!”

    “得令!”

    冯圆圆很调皮的站直敬礼,快走两步拿起烧水壶,很小心的闻了闻,皱着秀眉说:“听说酒店的烧水壶都好脏呢!”

    她的话刚说完,一直安静的站在一旁的女锦,突然就伸手指着窗台。

    那里有一个崭新的烧水壶。

    “谢谢!”

    冯圆圆走过去拿起新水壶,轻轻摇动,里面还有之前的剩水,抬腿刚走了两步,脑子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立定转身,看着那名女锦,气哼哼的说:“原来你不是聋哑人!”

    女锦微微回眸,摘下粉红口罩,反问道:“谁说我是了?”

    声音清脆,宛如泉水叮咚,鸟儿歌唱!

    “好漂亮!”

    冯圆圆看到女锦的脸蛋,突然就失神了。

    突然房间响起钢琴曲。

    冯圆圆回过神来,寻声望去,是左木杨的手机响了,快步走过去拔掉充电线,然后直接就扔过去了。

    左木杨接住手机看眼来电显示,滑动接听后淡声问:“什么事?”

    “你好,我是刘真真!”

    电话是刘真真打来的,这个女人有些焦急的问:“我已经学会跳那种舞了,你……!”

    “那你现在过来!”

    左木杨轻声说:“金样府的酒店,还是上次那间客房!”

    话说完挂断电话,就把手机扔给那名女锦!

    女锦很平静的接住手机,走过去插|上充电线,再走过来轻声说:“先生,我是来和你做个交易的。”

    “和我做交易?”

    左木杨转过身,笑了笑,问道:“你的筹码足够吗?”

    冯圆圆把烧水壶放到加热底盘上,也是很好奇的坐在一边听。

    女锦面容平静的说:“有人在调查你,而我知道是谁在调查你,这个筹码,够吗?”

    左木杨微微的摇了摇头。

    “打扰了,告辞!”

    女锦也不墨迹,点头致意后轻轻的离开。

    过了一会儿,水烧开了。

    冯圆圆很殷勤的洗杯子泡茶,左木杨打个哈欠说:“打电话叫送餐,吃什么随便点!”

    话说完就去了卫生间。

    “喂,我还没有洗漱呢!”

    冯圆圆看着已经关闭的卫生间门,使劲的拍了拍,哀求道:“能不能让我先呢?我是女孩子,女孩子都优先的!”

    没人搭理她!

    “混蛋!”

    冯圆圆使劲的踢了两脚卫生间门,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气呼呼的拔掉房卡就出去了!

    活人不能被尿憋死!

    酒店怎么可能没有卫生间?

    坐在马桶上正在使劲排放肥料的左木杨一下就陷入了黑暗,这家伙也不生气,解决完肥料的排放,打开卫生间的门,这样卫生间里能亮一些,然后洗澡,刚给头发上揉满泡沫,就听到有人敲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