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人前人后
    杏树岭是个村!

    这个村子很小,临街的农家住宅零零散散的不超过二十家,大多数村民都分散在半山腰或者山包顶上住着。

    需要坐车才会下来!

    虽然街道上的车辆每天来来去去的,这里只有一家小卖部,再也没有其他个体户。

    现在,整个杏树岭一片漆黑!

    车子停在路边,左木杨下车后,掏出手机朝天空“砰!”的一声放了一枪。

    顿时,有几条狗狂吠起来!

    枪!!!

    他怎么会有枪???

    冯圆圆的心脏狠狠的一缩,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月匈口,然后|握紧拳头给自己打气,一定要抓住他!不能让他在杀人了!

    一定要!!!

    冯圆圆想到这里,刚刚把车门拉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紫蝶冷声说:“别动,否则月兑光你的衣服把你吊起来!”

    现在的世界,谁他娘的怕谁啊!

    冯圆圆身为锦芒服,怎么会怕看起来比自己还要瘦弱的女人,很不屑的哼了一声,很淡定的下车。

    可是,左木杨早就没影了!

    农户大院对左木杨来讲,完全就是不设防,轻轻松松的翻进一家农户,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快速的搜索一遍所有房间!

    没有人!

    一个人都没有!

    但是暖炕还是有点热度的!

    左木杨拉亮灯泡,五十瓦的灯泡发出昏黄的灯光,在黑暗中是那么的温馨。

    冯圆圆推开房门进来,伸手指着他,语气有些愤怒的说:“你的枪从哪里来的?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左木杨的手指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圆圈,淡声说:“之前看你挺聪明的,怎么现在又犯傻了?唉!仵作就是仵作啊!”

    冯圆圆不乐意了,眼睛珠子转了一圈,白嫩的手指轻轻的点击着光洁的下巴,在农院里四下打量了一番后,很得意的说:“地上有大量的烟头,最少有四个烟草牌子,而且暖炕的被子很乱,估计是有一群人在这里赌博!”

    “哈哈,哈哈哈!”

    左木杨笑的前仰后合,最后等气喘匀了,才说道:“妞,告诉我,既然是赌博,那么赌博用的东西在哪里?”

    赌博用具?

    冯圆圆气呼呼的瞪着能杀人的眼睛,你不得不说,她这个样子非常的可爱,她也非常搞笑,突然捂着肚子,哎呦哎呦叫唤着说:“我肚子疼,好疼好疼!”

    真是月匈大无脑啊!

    左木杨也不搭理她,在房间里面转来转去,冯圆圆也不叫唤了,轻手轻脚的跟在他的屁股后面,神秘兮兮的,就像做贼一样。

    穷和贫穷,有什么不同?

    没有最穷,只有更穷!

    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衣箱上面有一台破旧的收音机,还有一个相框!

    相框里面是一家三口的彩色照片,照片中的男女都很年轻,穿着非常的朴素,尤其是小女孩,扎着两很小辫子,笑的非常灿烂。

    左木杨把相框递给身后,淡声说:“拿好了,这个东西很重要!!”

    冯圆圆很乖的拿好相框,瞬间,眼前一片漆黑,声音**着说:“你在哪里?”

    左木杨站在门口说:“走啊!”

    “我怕黑!”

    冯圆圆的声音有很明显的**,语气带着哀求说:“你能不能开灯?等我走了之后再关灯。”

    “仵作也怕黑啊!”

    左木杨呵呵呵笑着,走回去拉住冯圆圆的胳膊,边走边说:“你是不是还没有当过验尸官?对啊!你有没有仵作证?”

    身后的冯圆圆没有说话,很温顺的任他抓着自己的胳膊,跟随着他的脚步在黑暗中向前走。

    没一会儿,左木杨停下脚步,小声说:“你先翻!”

    冯圆圆这时才抬起脑袋,看到近前的院墙,垮着脸,摇晃着他的胳膊,哀求中带着撒娇的味道,说:“我们从正门出去好不好?”

    左木杨叹口气,四十五度角仰望夜空,幽幽的说:“仵作就是仵作,侦查能力太差了!”

    冯圆圆松开手,双手叉腰,气的鼓着腮帮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左木杨嘿嘿一笑,很灵巧的爬到墙上,然后把右腿吊下来,吹了一声口哨,很轻佻的说:“妞,给你一个抱大腿的机会!”

    冯圆圆毫不领情,把手中的相框扔给左木杨,小跑两步到院墙边,手脚并用的爬上来,接着又跳下去。

    挺干练的!

    只不过,这个女人跳下去后是坐在地上的!

    左木杨呵了一声,单手扒着墙边溜下来,伸手把坐在地上的冯圆圆扶起来,问道:“是不是把脚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