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马旭华之死
    谁知道丘刚冷笑一声,很傲慢的说:“你在威胁一个锦芒服分服的服长,你真以为我怕你?自古以来,邪不压正!”

    我去你大爷的!!!

    左木杨伸手敲敲车前盖,面无表情的说:“除过未满十八岁的,去他家里砍一只手出来!”

    紫蝶立刻转身就走。

    丘刚闻言大怒,右腿才刚刚抬起来,肚子上突然被踢了一脚,接着左手腕传来一阵剧痛,身体猛地飞起来,在空中翻转了三百六十度后,狠狠的摔在地上。

    “我说!我说!!”

    丘刚趴在地上,左手腕疼得他满头大汗,心知这帮人心狠手辣,必须尽快坦白,不然家中的老婆肯定要遭殃!

    杜鹃冷哼一声,抬脚踩着丘刚的后心!

    只要他点头,一秒,就可以灭了丘刚!

    左木杨头也没回,好像事不关己!

    丘刚吸着冷气,急促的说:“是让我查的,他是伊府的司机!”

    ok!

    原来如此!

    左木杨打个响指,杜鹃放了丘刚,丘刚站起来扶着手腕,看到没人打电话,气急败坏的说:“我都说了啊!你们言而无信!”

    中年男人有三大喜事!

    左木杨打开车门,笑眯眯的说:“想救人,你赶紧往家跑啊!看你一丁点都不着急,是不是家里有老婆在啊!你是不是早就想换老婆了?”

    我去!

    好尴尬啊!

    小心思都被发现了!

    丘刚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撒腿就往家里跑!

    冬季的夜啊!

    紫蝶没有得手,此刻有些犯困,很无聊的问道:“接下来呢?”

    左木杨没搭理她,找到一个加油站加满油,钱都没给,直接就跑了!

    气的加油站的人破口大骂,拿起电话就报案。

    紫蝶小声嘀咕道:“真够缺德的!”

    左木杨哈哈一笑,说道:“车子是闫奎他们的,关我屁事,对吧!”

    紫蝶哼了一声,再次问道:“咱们这是去哪儿?”

    “光翟郡啊!”

    左木杨打开收音机,说道:“去找一个仵作,名字叫马旭华,当年那个轰轰烈烈的案件,他可是验尸官。”

    紫蝶没有再问,愣愣的看着车窗外。

    三十分钟后,到达光翟郡。

    左木杨也不着急,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来来回回的溜达了一圈,最后在路边“借了”一辆三排座的商务车。

    让女人们都坐上商务车,还有照相机也放在商务车内,左木杨拍拍手,说道:“紫蝶开车,跟在我的车后面,别跟的太近,远点!”

    紫蝶轻嗯一声。

    马旭华住在锦芒服光翟郡分服的家属院里,此刻已经零点后了,家属院里就连流浪狗都没有一条,清清冷冷的模样。

    左木杨把车停在家属院的大门口的路边,下车后从护栏上翻进去,大摇大摆的找到五号楼三单元。

    很好,没有门禁!

    轻松愉快的爬楼梯到三楼,抬手拍拍靠东面的防盗门。

    “嘭嘭嘭!”

    “嘭嘭嘭!”

    很快,屋里就有动静了!

    “谁啊!”

    屋里接着传来不耐烦的男声。

    左木杨拿着闫奎的证件,站在门口,朗声说:“我是闫奎,二马路务民室的室长,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楼道里的灯光偏暗,希望能混过去吧!

    很快,防盗门的猫眼暗了下来,这是屋里有人趴在猫眼上看。

    没过五秒,防盗门就打开了!

    他娘的,这也是左木杨很生气的地方,现在的铁皮防盗门都是向外打开的,如果是向里打开的,早就一脚踹开了。

    “谢谢!谢谢!打扰你休息了!”

    左木杨才进门非常的客气,等马旭华刚刚关好防盗门的那一刻,左木杨突然出手打晕马旭华,双手扶着这个家伙拖放到沙发上。

    三室两厅的房子,都睡的有人。

    儿子一间卧室。

    女儿一间卧室。

    自己和老婆一间卧室。

    马旭华的老婆还在睡梦中就被打晕过去,左木杨把马旭华扔到床上,啪啪啪狂扇了几巴掌,石更生生的把马旭华打醒。

    卧槽,多疼啊!

    马旭华醒来感觉自己眼冒金星,脑袋嗡嗡嗡的,看啥都重影。

    左木杨很有耐心的等马旭华缓过劲来,笑眯眯的说:“祸不及家人,你认为对不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