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若虹的担忧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这句话是有一定的道理!!!

    这三个女人爱不释手的挑选着物件,徐红梅刚看中一款梳子,安然晃晃手中的梳子就说:“红梅姐,这款梳子有雕花,最好看了!”

    然后徐红梅就放弃选定的梳子,重新翻找更好看的梳子。

    安然的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扭头看向右边的若虹,突然就睁大了眼睛,抓着若虹的手腕,盯着手腕上的手串,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仔细看了看,很羡慕的说:“每一颗珠子上都雕刻着一尊佛像,而且雕工很细致,男戴观音女戴佛,这手串真配你!”

    若虹取下手串,放在安然手中,微笑着说:“我不信佛教,这个送给你了!”

    安然假装推让了几次后,就笑呵呵收下了,再次投入挑选大军里。

    徐红梅左手拿着一个纯白光滑无痕的手镯,右手拿着有雕刻花纹的手镯,愁眉不展的说:“哪个更好看呢?该要哪一个呢?”

    若虹转到徐红梅身边,柔声说:“红梅姐,这两个都好看,以后每天可以换着戴呀!”

    徐红梅有些不好意思拿这么多!

    若虹不由分说的把手镯挑出来,又挑选了两个梳子,还有一个雕工精美的六层佛塔,再有一些手串之类的玩意,全部装进盒子里,还对徐红梅说:“红梅姐,把这里当成自家的东西,你看上什么就拿什么!”

    徐红梅抚摸着盒子,说声谢谢!

    安然挑选了一大堆东西,看着箱子剩余的一大堆东西,有些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感觉,都想要,都想据为己有!

    突然,安然把自己精挑细选的玩意全部放进箱子里,站起来揉揉酸痛的膝盖,笑眯眯的走到客厅,看到左木杨闭眼睡觉,一屁股坐在他的身边,伸手拍拍他的屁股,语气很暧昧的说:“帅哥,商量一件事呗!”

    左木杨闭着眼睛说:“商量就商量,你别耍流亡民啊!”

    徐红梅和若虹走过来凑热闹。

    安然冲她们两个眨眨眼,笑眯眯的说:“帅哥,只要你答应我,这箱象|牙制品不送给别人,今天晚上就让你去床上睡觉,我们三个为你侍寝哦!”

    我去!!!!

    若虹和徐红梅的脸就红了!

    左木杨睁开双眼,看着安然,语气特鄙夷的说:“前平后板,我可没什么兴趣,还是抱着被子睡觉舒服!”

    什么???

    前平后板!!!

    安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月匈口,突然就蹦起来,坐在左木杨的腰上,双手抓着左木杨的脑袋不停的抠啊挠啊,嘴里还气急败坏的叫喊着:“说谁前平后板?老娘的都比若虹的大,你敢说老娘前平后板!??”

    彪悍的女人啊!

    徐红梅没有想到安然竟然有这么彪悍的一面,而若虹一点也不吃惊,虽然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可是心里知道安然是一个彪悍的女人!

    若虹和徐红梅把彪悍的安然架回卧室,左木杨很是头疼的拿起茶几上的平板电脑,开始查阅邮箱!

    看完邮件后,关灯睡觉!

    军方姓苏的嫌疑,左木杨已经全部否决点了,原因很简单,能让欧泽这位副相自杀,仅仅依靠国卫的军衔是远远不够的!

    既然排除了军方,那也只能是政方了!

    政方的确有一位姓苏的元老,不过已经过逝了二十年了,尤其是在天心之乱的那一段动荡的时期,遭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陷害,不但受尽了折磨,还落下了一身的疾病。

    而这位姓苏的元老,本身就是军武出身,在军方的威望很高,现任禁卫军军区的首令罗平,也就是罗蔷薇的爷爷,就是这位姓苏元老的部下!

    在开国总统宣布新水蓝国成立的前一个月,这位姓苏的元老便接受命令月兑下军装,jin ru政方为人民服务!

    按照军功和资历,如果这位姓苏的元老一直在军队里呆着,那么六年后的授衔,元帅的军衔,那可是手拿把攥,百分之百跑不掉的!

    而这位姓苏的元老,接到月兑下军装jin ru政方的命令时,还是很抗拒的,就连总相劝说都没用,后来被上级狠狠骂了一顿,这才答应jin ru了政方。

    而这位骂了姓苏元老的人是谁?

    就是左木杨的曾祖父!

    这位姓苏的元老jin ru政方后,能力非常不错,不但担任过最高审判院的院长,还担任过最高检御院的院长,后来高升又担任了都察院的院长,成为内阁成员,经过天心之乱后,先jin ru全国民意代表常务委员会的担任过副委员长,后来又jin ru全国人民协政会议委员会,担任过副主席!

    可是这位元老已经过逝了二十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