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带来的礼物
    沉默,没有一个人说话!

    两个女人都看着八百毫升的血液输入了左木杨的体内,趁着这点时间,若虹抓紧时间休息,脸色也红润了许多。

    若虹站起来,弯腰一根一根的拔掉左木杨后背的银针,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猛地睁开眼睛,右手成掌狠狠的一掌拍中他的后心处!

    “呜哇!!!”

    左木杨又是一大口鲜血吐出来,接着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吐着鲜血。

    若虹看看盆里的鲜血,提着的心顿时放下来,接着一口气在左木杨的后心处拍打了三十二掌!

    尤其是最后一掌,力道大了许多。

    左木杨感觉到体内有几股力量想要翻滚,可是却翻滚不出来。随着若虹的掌力,这几股力量越来越强大,最后终于突破一切阻碍,狂奔而出!

    “呜哇!!!”

    左木杨又是一大口的鲜血吐出来,剧烈的咳嗽几下后,小声说:“好爽啊!”

    若虹毫不在意的将她那白皙的手掌伸入血盆里,摸摸索索一小会儿,抓起几个血块看了看,很放松很愉悦的说:“这下总算好了!”

    “喂,猪,好了就赶紧起来!”

    安然很不满意的催促着说:“看着你停轻的,怎么就这么重?压的我双腿都没有知觉了!”

    徐红梅搀扶着他起来,安顿好他坐下,又一次给他输血。

    若虹搀扶着安然起来,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休息。

    安然一边捶着自己的大腿,一边疑惑的问:“他受了什么伤?这就好了?”

    若虹有些疲倦的说:“还没好,等一会儿要去把药汤再煮一下!”

    “咦!”

    徐红梅再次很惊讶,忍不住问道:“若虹,你懂中药?”

    若虹挤出一丝笑容来,轻声说:“了解一点点!”

    徐红梅没再说什么,端起地上的血盆去了卫生间,然后很勤快的打扫干净卧室卫生,端着半盆热水过来,洗洗毛巾再拧出水,很温柔很细心的给若虹擦拭脸蛋和手掌。

    若虹很感动的道谢。

    徐红梅笑了笑,抬头看安然。

    安然摆摆手,说道:“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被压的腿麻而已,你照顾好他(她)们俩个就好!谢谢了!”

    徐红梅没说什么,去端了一杯温开水,一点一点的喂若虹喝下去。

    而左木杨这个家伙,一直都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安然先去洗澡,穿着玫红色的吊带真丝睡裙出来,看了一眼左木杨,发现这个家伙的脸色从煞白已经变的红润,然后一言不发的悄悄走过去,抬脚在他的小腿上,呵斥道:“好了就说一声,别装死猪!”

    左木杨睁开双眼,很淡定了看了一眼生气的安然,嘴角一挑,不怀好意的说:“没发现啊!腿真白!”

    安然的睡裙裙摆只到大腿的中段,听着这家伙一说,气的又踢了他一脚,气呼呼的转身去上|床睡觉了!

    安然生气,左木杨也挺生气的,刚才脑子里一直在分析思考问题!

    什么问题呢?

    那就是常芊提供的内鬼信息!

    信息就一个字,苏!

    苏!!!

    左木杨把搜索时间从推翻大地王朝后开始想,一直想到成立水蓝国后的第一次授衔,姓苏的少国卫有好几人,中国卫有一人,上国卫也有一人!

    可是据左木杨所知,这第一次授衔的姓苏的国卫里,目前中国卫和上国卫都已经过逝了,就连少国卫里也过逝了好几位!

    按照道理来说,职位越高,军衔越大才行啊!毕竟去年有欧泽这位副相自杀,表明着背后的势力有多么的庞大!

    在左木杨想的头疼的时候,安然突然来踢了一脚,换作是谁心情都好不了!

    不过就这,左木杨也没有甩脸子,也没有发脾气!

    若虹煮好了药汤,和徐红梅一起回到卧室,徐红梅查看输血的进度,若虹拿着小勺子吹一吹药汤,然后碰一下嘴唇试试温度,然后喂左木杨喝下去。

    左木杨喝了一勺,直愣愣的看着若虹,问道:“媳妇,还有比这个更苦的药汤没有?”

    若虹柔声说:“肯定有!”

    左木杨又喝了一勺药汤,垮着脸说道:“真苦啊!苦的我都想自杀!”

    若虹喝了一勺子药汤,很疑惑的说:“不苦呀!”

    随后,若虹让徐红梅也喝了一勺子,这个女人皱着眉头说:“就是不苦呀!还有点甘甜的味道!”

    左木杨翻了一个白眼,不屑的说:“信你们俩个女人的话才有鬼了!”话说完,张大嘴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