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家教的不同
    熟悉的场景,就像去年那次一样。

    现在,只是有个电灯泡!

    三个人走了好一会儿,发现一个不大的水潭,水质很干净,肉眼能够看清水潭底。

    雷琳问道:“有人来接我们吗?”

    “没有!”

    左木杨漱漱口,又喝了一肚子水,再美美的洗洗脸。

    雷琳指指上面的山洞,轻轻的摇着他的手臂,带着撒娇的语气说:“天快黑了,我们在上面过夜,明天再走好不好?”

    左木杨抬头看看山洞,在扭头看看雷琳和朱姗姗,若有所思的说:“你们两个是看这里水干净,想洗澡对吧!”

    jin ru这里闷热的丛林不到半个小时浑身就湿透了,再加上几天没洗澡了,这两个都是爱干净的女人,看到清澈的水,怎么能不动心?

    朱姗姗眨眨眼睛!

    雷琳微微一笑。

    左木杨先去上面的山洞看了看,空间不大,睡三个人还是可以的,没有人居住过的痕迹,只有动物居住过的痕迹。

    下来后,左木杨说道:“我去找点吃的,等我回来你们再洗!”

    雷琳和朱姗姗猛点头,看着左木杨的身影隐入树林里,朱姗姗看着水面,有些害羞的问道:“雷副,他结婚没有?”

    雷琳有些讶异,对于朱姗姗,这半年来她还是了解一些的,朱姗姗的家境良好,再加上自身条件好,所以眼光就很高。

    追求朱姗姗的人有很多,而且还有人托熟人把电话打到她这里,希望雷琳帮忙牵牵红线,说说好话。

    可是朱姗姗从来都没有搭理过任何人!

    可是,现在!

    雷琳讶异了几秒后,心里便明白了,淡淡一笑,说道:“英雄救美,最容易俘获美人心,自古以来结果无非就是两种,来生做牛做马报答和以身相许报答,我看你是想以身相许吧!”

    朱姗姗感觉自己的脸火烫火烫的,头都不敢抬,轻轻的嗯了一声。

    “他没有结婚!”

    雷琳心里突然有些酸楚和苦涩,接着轻声说道:“可是他有女朋友了,两个人非常的相爱!”

    朱姗姗先惊喜了一下,接着非常的失落,不知道该说什么。

    静静的过去几分钟。

    朱姗姗抬起头,很勉强的挤出笑容,说道:“雷副,你也喜欢他,对吧!”

    雷琳对她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继续保持沉默。

    四十分钟后!

    左木杨提着两只野兔和三条蛇回来,这两个女人打破沉默,雷琳和朱姗姗很好奇的走过来,想摸又不敢摸,只能看着。

    左木杨晃晃手中的食物,笑着说:“都死了还怕什么?那个,等我清洗干净食材,你们两个再洗。”

    朱姗姗嫣然一笑,问道:“我可以做些什么?”

    “吃!”

    左木杨吐出一个字,速度很快的褪皮,清除内脏,在流水里洗干净后,扯了几张树叶放在地上,把干净的肉放在树叶上面。

    然后削了一些尖头树枝,再把肉分割成快和段,再用尖头树枝穿好肉,连同树叶一起搬运到山洞前。

    雷琳和朱姗姗月兑的干干净净的,很舒服的泡在水里,轻轻的搓洗身子。

    左木杨又去找木柴了,先在洞里生火,让浓烟狠狠的把犄角旮旯熏个通透,免得半夜有虫子爬到身上!

    天都快黑了,左木杨在洞口点燃了火堆,雷琳和朱姗姗才有说有笑的爬上来。

    左木杨扭头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打趣道:“我说两位美女,咱们可是在荒郊野外,你们穿成那样,这是故意诱惑我犯罪啊!”

    这两个女人只穿着内库和凶罩,脚上也用树叶包裹着,手上拿着用清水漂洗过的鞋子和衣服。

    朱姗姗有些不好意思,很娇羞的笑了笑。

    雷琳就无所谓了,命令道:“没看见我们手上都是衣服,还不过来帮忙?!!”

    得,你是大爷!

    左木杨快步走过去,搭把手,帮着把衣服和鞋子都挂在四周的树枝上。

    雷琳摸摸裤边,皱眉说:“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干?”

    左木杨甩甩手,眼光在雷琳和朱姗姗的身上扫了一眼,说道:“只要晚上没雨,明天衣服一准就干!”

    很不巧,被这两个女人发现了。

    雷琳看了一眼满脸通红的朱姗姗,接着很凶狠的瞪了一眼左木杨,故意把话挑明,埋怨道:“看什么看?我们身上的两块布都是湿的,不信你过来摸摸看!”

    左木杨摊开双手,很无奈的说:“我只是想问问,晚上睡觉,没有衣服,铺什么?”

    有个词叫合衣而眠!

    “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