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心细如发的女人
    南北的差异很大!

    长相面貌有不同!

    饮食习惯也不同!

    方言风俗更不同!

    季节气温理所应当的更加不同!

    今天,皇都长安府的最低气温是零下五度,而那位漂亮的空服很贴心的提醒道:“左先生,相思府现在的气温是十八度!”

    说句真心话,能在飞机头等舱服务的空服,漂亮是最基本的,气质佳才是加分的,懂得服务每一位乘客才是最重要的。

    头等舱的乘客都走完了,左木杨是最后一位,冲这位空服笑笑,月兑下外套后,道声谢。!

    机场大厅,左木杨又碰到那两个倭国妹子,这两个妹子九十度鞠躬再次表示感谢后,才向机场外面走去。

    “不是说小鬼子吗?怎么这两个妹子这么高?”

    左木杨感叹一声,晃晃悠悠的打辆出租车去相思府的府区,找到一家舒记老友粉,狠狠的吃了两碗牛腩粉,这才去丛林战略军分区。

    换了一身丛林迷彩,带着背包,乘坐直升机赶往边境。

    以雷琳和朱姗姗的体力,再加上路线不通车,至于直升机那就更不可能了,综合这三点来说,三天时间,她们两个人就算走的再快,也就仅仅是到达边境。

    不是所有人都是不停歇的奔跑!

    天黑了,直升机没有直接到达边境地带,毕竟那可是边境,左木杨背着背包,拿着强光手电筒索降下来。

    四周没有发现危险,等直升机返回,左木杨确认了一下方向,撒腿就跑。

    皇都长安府!

    蒲云的别墅里,蒲云,和伊还有花落落,三个人吃饱喝足后,来到客厅打开电视后,花落落又开了两瓶红酒。

    蒲云莞尔一笑,说道:“别喝醉了,不然,等他知道,又该禁止你喝酒了!”

    花落落哼了一声,表示不屑,倒了三杯酒后,笑嘻嘻的说:“云姐姐,他说是我们给你带来麻烦,我觉得他说的挺对的哦!”

    蒲云端着酒杯,轻轻的碰了一下花落落的酒杯,浅浅的喝了一小口,眼神深邃,淡淡的说:“人活在世界上,就是遇到一个又一个麻烦,然后再去解决这些麻烦。人生,哪有一帆风顺的,就算你想种地,也要看天!”

    花落落踢掉拖鞋,揉着雪白娇嫩的小脚丫,很苦恼的说:“可是云姐姐,上次他要送你十家酒店,你不要也就算了!可是这次送你五十亿,你为什么还不要?他的脾气我还是了解一点点的,你越不要,以后他给你的就越多,因为他心里有愧疚!”

    “他愧疚什么?”

    蒲云很惊讶的问道:“我和和伊的命都是他救回来的,我们应该向他表示感谢,他愧疚什么?”

    花落落仰头一口气喝完杯中的红酒,垮着小脸说道:“如果没有我们两个出现在你的身边,那些垃圾就不可能绑架你和伊伊姐,在他眼里,云姐姐你们都是普通人,他不希望你们牵扯进来,所以他心里愧疚!”

    蒲云轻轻的晃着酒杯,出神的看着杯中的液体。

    没人说话!

    一直安静当听众的和伊,突然轻柔的说:“说句真心话,在被那些坏人绑架的那些天里,我从那些人交谈的只言片语中判断出来,那些坏人绑架我和云姐就是为了对付左木杨!那一刻,我才明白了,我和云姐都是被左木杨拖累了!”

    蒲云轻轻的拍了拍和伊的手臂,劝慰道:“都安全回来了,别想那些了!”

    “云姐!!!”

    和伊语气苦涩的说:“我恨过左木杨,心里甚至诅咒过他!可是看到他真的出现在面前,他真的来救我们。他为了救我们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我心里……!”

    “你说什么?”

    花落落瞬间清醒了,打断和伊的话,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和伊,急匆匆的问道:“你说他受伤了?”

    蒲云跟着想起来左木杨的话,赶紧瞪了和伊一眼,微笑着说:“小伤,他的胳膊上被树枝挂烂了!”

    花落落沉着脸,心里还是不放心,小跑过去拿起手机拨打左木杨的电话,提示关机后,语气担忧的说:“他上次的伤还没有好呢!怎么又受伤了!”

    和伊装作一副轻松的模样,笑呵呵的把花落落拉回来,蒲云又给花落落倒了一杯酒,碰了一下杯子,轻语道:“别瞎想了,他的伤不严重,你说说,他是怎么猜到我们和坏人会出现在哪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