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不一样的杜鹃
    (该坚持的还要坚持,尤其是自己的爱好和梦想为同一个目标,那就太应该继续坚持下去了!)

    左木杨和若虹来来回回的发送了几条信息后,就把手机放在仪表台上,放倒座椅闭眼睡觉。

    都说女人化妆慢,逛街的速度更慢!

    紫蝶提着几个手提袋回来,坐在后座上,很清淡的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

    左木杨闭着眼睛嗯了一声,有气无力的说:“你可是我的战利品,目前还有用,等没用的时候自然会放你走!”

    紫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里感觉到无比的憋屈啊!自己身为杀手,哪次不是生来死往的,潇洒也好,狼狈也罢,都是自由的!

    现在,明明有很多次机会可以一走了之,可是紫蝶心里还是希望左木杨能说出,你走吧!

    他不说,紫蝶心里也好,精神也罢,隐隐约约觉得有一层禁锢。就像一只大手牢牢的无形抓住了自己。

    紫蝶看着车窗外,轻轻的吐口气,幽幽的说:“你的眼光真不错!”

    什么玩意?

    左木杨不明白她说的意思,刚要问,便听到车门的声音,睁开双眼一看!

    哇哦!!!

    副驾驶坐进来一位美女!

    左木杨坐起来,紫蝶动手帮他固定好椅背,瞅了他一眼,低头嘴角笑了笑。

    “爷!奴婢是杜鹃!”这位美女有些脸红的低头张嘴说话了。

    杜鹃?

    左木杨很惊讶,仔细的打量着,杜鹃脚上穿着中低款的纯白平底兔毛靴子,紧身的浅蓝色的牛仔裤,纯白的羊毛衫,再加上米黄色的围巾!

    最关键的是,杜鹃有眉毛了,也化了妆,最最重要的是,头上有假发,栗色的微微弯曲的长发。

    左木杨伸手捏捏杜鹃的大腿,确定这个人是杜鹃,有些不可思议的说:“怪不得都说这女人化了妆,和没有化妆完全就是两个人!”

    坐在后面的紫蝶哼了一声,很不屑的说:“你别逗了,杜鹃只是画了眉毛,脸上擦了点润肤露而已!不信你看看她的嘴唇,连口红都没有抹!”

    杜鹃害羞的低着头不说话。

    左木杨伸手捏住杜鹃的下巴仔细的看看,收回手后淡笑着说:“现在的女大学生都把自己打扮的像女支女一样,你却把自己打扮成纯洁的女大学生!”

    杜鹃越来越害羞,眼睛忍不住快速眨了几下,脸颊微红,小声叫道:“爷!”

    那副娇羞的模样,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的!

    左木杨松开手,轻轻一笑摇摇头,感叹道:“真是妖精啊!”

    紫蝶从手提袋里拿出衣服,然后边换衣服边问道:“下一步去哪里?赌场吗?”

    左木杨拿起手机打给花落落,等小丫头接听后,说道:“丫头,找一下齐长丰的资料,齐天大圣的齐,长短的长,丰收的丰,年龄大约在四十多岁,你如果不确定目标,就把图片给我发手机上。,”

    电话那头的花落落很不开心的撅着嘴,嘟囔着说:“那你干嘛不把照片发过来?”

    左木杨轻笑着说:“时间有限,再说,小鱼小虾不值得我浪费去画素描。”

    “哼!”

    花落落怒哼一声挂断电话开始忙碌。

    左木杨发动车子朝着赌场的位置前进,路上随口问道:“杜鹃,你认识祝细细吗?”

    “祝细细?”

    杜鹃歪着脑袋仔细的想了想,很抱歉的说:“回爷的话,奴婢从未听说过!”

    左木杨目视前方,淡声说:“告诉过你了,要么说我,要么说名字,别奴婢奴婢的!”

    杜鹃还没来的及说话,坐在后面的紫蝶一边整理着内衣一边很不岔的说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难道希望所有人都按照你的意愿生活下去?”

    手机振动,左木杨看看后视镜,闪灯靠边停车,按下接听键问道:“看来你确定了!”

    “当然啦!”

    花落落很骄傲,很得意的说:“齐长丰,四十六岁,秦州秦都府人,有过两段婚史,没有孩子!”

    这丫头尽说废话!

    左木杨咳咳两声,很无奈的说:“好吧!别说废话了,分你一半!”

    “哼!”

    花落落冷哼了一声,很气愤的说:“有了发财的机会,你就忘了我,幸亏本姑娘心灵手巧,发现了这个发财的机会,否则都让你这个混蛋独吞了!”

    “哪能呢?”

    左木杨嘿嘿一笑,说道:“这都是小杂鱼,能有个几千万了不得了!”

    花落落挥舞着手臂,义愤填膺的说:“蚊子腿都是肉呢!必须要分本姑娘一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