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愤怒的飞天,不靠谱的众人
    打不过就找人帮忙,这一点楚歌从不含糊。

    他记得犬夜叉的铁碎牙在故事里轻而易举地就将满天扎了个贯穿,可是自己用尽全力,似乎都没有办法将对方砍成重伤,这么看起来,犬夜叉的刀至少比如今自己的斩魄刀强大太多了。

    天空之中的雷霆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那道雷不过是随机释放出来的,只不过楚歌倒霉,落到了他的附近。

    隐隐约约,能够听见天空之中还有些悲鸣的声音,仿佛有谁在恸哭一样。

    听到这一声恸哭,楚歌跑的就更快了。

    回到犬夜叉那里,楚歌这才发现两人似乎还在原地没有爬起来。

    “你们这么老实的吗?”

    楚歌走上前去,将他们身上的石像上的符纸撕了下来。

    “混蛋,我要揍死你!”犬夜叉一跳起来,就准备找楚歌打架。

    谁知道楚歌一个侧步就让开了犬夜叉,并且将他推到了前面。

    “小心打雷哦。”

    “我要杀了你们!”

    楚歌的声音和天上的哭吼声同时响起。

    与此同时,天空之中,一道巨大的雷霆从天而降,瞬间就劈向了几人的方向。

    犬夜叉来不及多想,就直接拔出了铁碎牙,劈向了雷霆。

    巨大的电流声响了起来,像是有无数的飞鸟在嘶鸣一样。

    楚歌退了好几步,来到了戈薇身前,“果不其然,犬夜叉果然挡得住这个家伙。”

    “到底是怎么回事?”戈薇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开口向楚歌问道。

    “现在在天上放雷的家伙,就是杀死七宝爸爸的雷兽兄弟的哥哥,他的头上你看见了吗?有四枚四魂之玉的碎片,非常危险……”

    “那他为啥这么激动,像是要找人拼命一样?”戈薇仍然不理解。

    “因为我把他弟弟杀了。”楚歌理所当然地答道。

    “……”戈薇无言地看着楚歌,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

    “怎么?”楚歌感受到了戈薇的眼光,回过头来问道,“是觉得心中有愧疚,需要我来进行心理辅导吗?”

    “……不用了。”戈薇叹了口气,“我发现来到这个世界,干什么事情都不觉得惊奇了,包括杀死妖怪……”

    “是因为见多了?还是一开始就不惊奇。”楚歌接口道。

    “好像一开始就有些理所当然吧,”戈薇的神色有点奇怪,“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奇怪了。”

    “如果出现了这个问题,那么很可能就得从生物的共性和特异性说起了,说起来,我在真央灵术院的时候就学过一本书,《不同生物之间杀戮时多巴胺分泌量探究》……”

    “打住!”感觉到楚歌越说越远,戈薇赶紧打断楚歌,“话说你为什么站在这么后面,而不去帮犬夜叉忙呢?”

    “因为在杀死他弟弟的时候,我的力气已经耗光了。”

    “……”戈薇觉得此刻已经没有话语能够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犬夜叉,”这时候,楚歌忽然大喊起来,“关于这个妖怪飞天……”

    犬夜叉回头,他原本以为楚歌会告诉自己关于这个会放电的妖怪的弱点,谁知道楚歌却大声地说道,“他手里的那把武器,你别弄坏了,我还有用!”

    “咚!”

    众人绝倒!

    戈薇爬起来抗议,“喂,楚歌,你不帮忙也别添乱啊!”

    犬夜叉白了楚歌一眼,一刀将雷兽兄弟的哥哥逼退,“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一点用都没有。”

    “你要有心情看其他地方吗?”

    飞天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一个巨大的雷球从天而降,直接将犬夜叉打入到了地底。

    “你们杀死了我最爱的弟弟,我要你们每一个人都陪葬!”

    和丑陋的弟弟不同,飞天继承了父亲那边的雷兽血脉,相貌和常人非常相似,他手持一件长柄的名为“雷击刃”的武器,脚踩飞轮,按照楚歌两世的经验,这活脱脱就是哪吒的妖怪版啊。

    当然同样继承了父亲优秀血统的犬夜叉,面对飞天的雷球也表现出令人刮目的抗击打能力。

    他从地下爬了起来,满脸漆黑,“不行,他在天上飞,我根本够不到他,你有没有办法让他停下来啊。”

    “让我来吧。”戈薇自信地说道,她从自己的自行车上,将弓箭都取了下来。

    据他所说,自从她用弓箭打败了尸舞鸟之后,她就觉醒了弓箭天赋,如今日日弓箭不离身,已经达到了过去从未达到过的弓箭水准。

    “能行吗。戈薇?”

    犬夜叉一面用铁碎牙抵挡着雷霆,一面说道。

    “没问题的。”长弓被拉到了极致,戈薇箭指飞天脚下的飞轮,这一刻,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让人无法直视。

    连七宝和楚歌都看呆了。

    下一刻,破空之声响了起来,楚歌和七宝的目光同时看向了戈薇箭矢的方向,然后发现戈薇的箭矢,擦着距离飞天飞**概十米远的地方飘向了不知名的远处。

    “你要不要这么不靠谱啊!”

    犬夜叉忍不住吐槽,但是下一秒,一记巨大的轰雷就打中了他的身上,将他打飞了出去。

    “那个……”戈薇红着脸,“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我被飞天的妖力影响了。”

    “哎,”这一轮话简直不忍直视,楚歌捂着脸,“还是我来吧。”

    “七宝。”楚歌蹲下来,和七宝直视。

    “嗯?”七宝楞然。

    “把手给我。”

    七宝下意识地将手递给了楚歌,随后便发现自己的妖力向泄闸的洪水一样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流逝了出去。

    楚歌站起了身子。

    七宝倒在了地上。

    戈薇赶紧抱住七宝,“你做什么啊,楚歌。”

    楚歌没有回头。

    他看着远处,目光变得和先前截然不同。

    随后,低沉的吟唱响了起来,随着吟唱的响起,楚歌的手指也开始画出一道红色的符。

    “自我毁灭吧隆达尼尼的黑犬一阅之下彻底烧尽割断自己的喉咙吧!”

    “缚道之九——崩轮!”

    完全吟唱的鬼道,可以达到100%的威力。

    还在半空之中的飞天正再次打飞了犬夜叉,但是下一刻,一道红色的绳子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将他的双手反剪在了一起。

    虽然这一个束缚之力,只持续了五秒不到,就被飞天用四魂之玉带来的蛮力给破坏掉,但是在他的眼前,一道寒光已经从上到下劈了下来!

    “死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