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不安
    “那个,进入队伍后,会开始执行任务,上面让我来问你到底选择什么样的任务。”

    荒木飞吕彦拉开了楚歌的房门,对楚歌说道。

    楚歌此刻正在房间里呆坐着,手里拿着红色的梳子。

    这梳子荒木见过一两次,后来他还仔细研究过,这似乎是以前给死人梳头的梳子。

    一个大男人,拿着梳头的梳子,还是给死人梳头的梳子。

    虽然他们都是死神,但是显然此刻楚歌的举动仍旧太过瘆人,以至于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

    当然荒木并没有见到,在楚歌房门两侧,贴着两张符,这却是为了阻止妖力泄露的符。

    “将门关上。”

    楚歌没有抬头,只是皱眉吩咐道。

    “你,你要做什么?”荒木飞吕彦神色分明有些慌张,他想要捂住自己的胸,但是似乎有觉得有些不好,毕竟眼前这个有些癖好的男人,实力还是很强的。

    这个时候,荒木飞吕彦甚至在哀嚎,为什么什么样的变态都会来他们队伍。

    有风刮了起来,楚歌的身形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在了荒木的身旁,吓得荒木向旁边一跳。

    楚歌一脚将荒木踢开,然后在妖气传出他屋子之前,将房门合上。

    “怪不得你们旁支争不过宗家,原来都是一群白痴。”

    楚歌低声吐槽了一句,谁知道荒木一下子跳了起来,站在了楚歌的面前,战战兢兢,又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告诉你,虽然我打不过你,但是我也绝对不会让你这么肆意侮辱我家族的!”

    楚歌抬起了头来,看着眼前这个一半胆怯一半勇敢的男人,似乎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当然这个眼神看的荒木心里更加没底,正当他已经忍不住要拔刀的时候,就听见楚歌对荒木说道,“拿过来吧。”

    “嗯?”荒木一愣,下意识问道,“什么?”

    “上面不是让你来问我想要做什么任务吗?”

    楚歌看着荒木的神色,有些沮丧地想道,原来并不是自己的实力和恐吓的手段高强,原来是这个荒木真的脑子不太好使。

    “哦,”荒木走过来,将一卷申请表递给了楚歌,“我和你说,虽然你想隐藏实力,但是住手瀞灵廷必须要十一番队前五十名才行,这一点,即使是我,也无能为……”

    “填好了。”楚歌低头就将申请表交给了荒木。

    “……力……”荒木的最后一个字刚好说完,他下意识地接过了申请表,然后看到了上面的申请,整个人都呆了半晌,“你要主动申请前往现世?”

    “有什么问题吗?”楚歌抬起头来,看着荒木飞吕彦。

    “额,没什么问题……”荒木有些愣神。

    要知道,前往现世的家伙,除了想要证明自己的,就是在队伍里受到排挤而不得不前往的家伙们,毕竟现世的事物最为繁多,危险系数又最大。

    眼前这个家伙是属于哪一种?

    荒木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明白楚歌。

    第一种,显然不是,若是他想要证明自己,在入队的时候,他就不会有所保留,只展现很少一部分的力量了。

    被排挤?

    荒木晃了晃脑袋,连他都不敢惹这个大脑,被排挤?这种事不存在的。

    不明白眼前的少年的想法,荒木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真的有点不够用,叹了口气,就拿着申请表离开了楚歌的房间。

    旁人又怎么会知道,楚歌对于前往现世这样的需求,到达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

    原本以为进入到现世,是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至少是拥有朽木露琪亚这样水准的人,才能够得到批准。

    谁知道驻守现世竟然是一件难以想象的苦差事,大多数的死神都愿意驻守在几乎不会有太多的混乱出现的瀞灵廷。

    毕竟这个地方常年有超过五位队长驻守,哪怕真的出了问题,也是队长级别的存在出面,和他们这样的小鱼小虾没有什么关系。

    任何有人存在的地方,都会出现腐朽和特权,这在任何一个世界都完全相同,死神出现了超过几千年的时光,到底也早已和当初第一代的山本他们组成的死神截然不同。

    贵族兴起,门阀遍地,唯一让这个世界保持和稳固的,便是死神超长的年龄,让第一代的绝对强者们都活着,以绝强的力量,压制着这腐朽的世界。

    楚歌已经将红色的梳子收了起来,梳子已经开始产生裂痕,过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碎裂。

    他推开了窗户,他的窗户看出去,却正好是护庭十三队队长会议的所在。

    那里是整个瀞灵廷,权利最高的存在,大抵也是瀞灵廷,最为**的所在。

    腐朽和古朴,这是根植在整个尸魂界骨子里的东西。

    虽然山本总队长推出了真央灵术院这样的东西,但是更加核心的技术,禁术,秘笈,却是掌握在门阀和贵族之中,以最为原始的方式延续着。

    贫民,想要打破这样的门阀,除非他是真正属于冬狮郎这样的天才。

    五天之后,楚歌的申请表就下来了。

    意外地迅速。

    随着申请表的,还有一只地狱蝶和一台手机。

    拿到手机的一瞬间,楚歌还有很强烈地不真实感,毕竟他穿着的是羽织,脚上踩得是草履鞋,住的是格扇,所有的存在大概都能够溯源到数百年前。

    乍一拿到手机,楚歌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该死的,难道又穿越了?

    这咬牙切齿的模样自然让送东西的荒木掉头就跑。

    楚歌自然也懒得去为难荒木飞吕彦,他手里的逆发结罗的精魄在昨日终于成为了碎片,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他也到时候前往犬夜叉的世界去,寻找另外的补给品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需要去打个招呼,见见他在这个瀞灵廷之内,唯一的朋友。

    “什么?你是说露琪亚在现世还没有回来吗?”楚歌朽木家门外,看着白发的管家,有些意外。

    “是的,朽木小姐已经有段日子没有回尸魂界了,老爷还因为她错过了向尸魂界回报的时间而大发雷霆。”

    “不过也没有什么,死神因为贪玩忘了时间这种事时常发生,只要小姐不错过半年一次的述职就不会有问题。”

    老管家很和气,甚至并不因为楚歌的出生而看不起他。

    “那就谢谢相田爷爷了。”

    朽木家的大门在楚歌的面前合上,楚歌的心里第一次,出现了不安的情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