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十一番队
    楚歌已经进入到了十一番队。

    并且到了这个所谓的荒木飞吕彦的手下。

    原本以为那个家伙会一直针对自己,对自己搞出很多小动作,随后却发现,对方似乎是真的,很害怕自己。

    这不应该啊,据楚歌所知,荒木家虽然不是什么一等一的贵族,否则荒木也不会在真央灵术院的最后一年,做出请整个四年级生去尸魂界里面有名的秘密餐厅之中大吃一顿的事情来。

    这样的家族,想要搞自己,实在是有太多的花样了,怎么可能仅仅是勒索自己,给自己下马威这样的行为。

    “东西我已经帮你打探过了,”露琪亚在十一番队的旁边,对楚歌说道,“这个荒木飞吕彦,虽然也姓荒木,但是据说是一支争权失败的旁支,宗家为了防止这一支旁支复辟,在不赶尽杀绝的同时,也不会给予他们任何的支持和帮助,你仅仅是让宗家的其中一个儿子受到了伤害,这样的报复会到来,但是肯定不会是通过这个荒木飞吕彦,因为对方是比你,更加不受待见的存在。”

    “原来是这样。”楚歌点点头。

    “十一番队如何啊?”露琪亚看着楚歌笑着问道。

    “能如何?”楚歌无奈,“都是一群可怕的战斗狂。”

    原本以为进入到护庭十三队之后,会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结果楚歌进来之后却发现,因为流魂街,现世和虚圈的稳定之后,大部分的死神其实不需要高强度的工作,所以大部分的死神的任务包括了巡视整个瀞灵廷,流魂街,和现世。

    其中最大的肥缺便是瀞灵廷,因为这是最安稳和平静的地方,大量的死神驻扎地,通常不会有什么乱子。

    流魂街稍次于瀞灵廷,毕竟流魂街之后,有游魂,这些家伙有时候也不安分,特别是在五十区之后的那些地方,因为物资的匮乏,所以大部分民风彪悍,甚至会出现很多烧杀抢劫的事情。而这种时候通常就需要死神去维持秩序。

    而且流魂街还有一部分是虚被净化之后,回归的灵魂,这样的灵魂在某种特殊的时刻,也会表现出不稳定,甚至有记载过这些灵魂恢复虚的身体的情形。

    最危险的差事还是在现世,因为会时不时地出现灵魂堕落成虚的情形,当然这部分的情形对于已经训练有素的死神而言并不算难,你并不需要和虚死磕,哪怕遇见了不可力敌的虚,也可以立即后撤,寻求支援。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征讨任务,但是通常都是队长级别的带上席官进行,这一传统在十一番队更是如此。

    按照一角的说法:“弱者是没有机会上战场的。”

    入队之后,会有一次入队考核,不过楚歌并没有打算在一开始就引人注目,所以仅仅是做到了一个中等的水准。

    甚至连他的始解都只是用的风之山岚,而不是落飞廉。

    这样的实力让众人也觉得理所当然,又不是每一个院生都可以像曾经那个震惊了整个尸魂界的日番谷东狮郎一样。

    只有一个人,在看见楚歌的无形斩魄刀之后,面色惊骇。

    荒木飞吕彦。

    他几乎在内心之中疯狂地叫喊了起来:不是这样的,这个家伙的始解不是这样的,他拥有更加可怕十倍,哦不,百倍的始解能力!

    这时候,楚歌微微偏过了脑袋,看了一眼荒木飞吕彦,将这个家伙的惊呼生生压了下去。

    *

    “你又走神了。”露琪亚跳起来狠狠地拍了一下楚歌的脑袋。

    “你这个女人能不能温柔一点。”楚歌被打了一个趔趄,不由有些懊恼,“整个十一番队你又不是不知道,奉行的是拳头大,话语权就大,所以整支队伍里面每天都是打啊打啊的……”

    “也是,”露琪亚点头,“那队伍里的典藏呢?”

    院生并不是能够将所有东西都学到的,有很大一部分的知识甚至是秘技,都是众番队的不传之秘,都是需要进入到各小队之后,才有机会学到的。

    “额……”楚歌听见露琪亚这么期待地说法,不由更加无奈,“没有。”

    “什么,没有?”露琪亚都呆了半晌。

    “据说是队长上任之后,就将所有的典藏捐给了真央灵术院,”楚歌捂着头,“按照他的原话来说‘这种东西,我们十一番队才不需要,只需要砍下去就好了’。”

    “这样的队长和队伍,的确很让人头疼啊。”露琪亚同样无奈,“不过算了,这方面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你就好好地在十一番队修炼就好了。”

    看着露琪亚的脑袋瓜,和她重新振奋的神色,楚歌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

    ……

    “我要回去了,”闲聊了几个小时后,露琪亚才摆摆手,对楚歌说道,“你自己也要加油哦。”

    “露琪亚。”楚歌叫住这个矮个子女孩,“那个,你在空座町的任务到底怎样了?”

    露琪亚回过头看着楚歌,愣了一愣,这才挥手道,“别想太多了,你如果不想主动申请现世的任务,慢慢轮的话,还要至少一百年呢,现在就开始担心是不是有点太多余了啊。”

    露琪亚的身影消失在楚歌的面前。

    楚歌牙痒痒地说道,“这个家伙,明明是担心她的安慰,竟然被误会害怕?下次见到她,一定要讽刺她是矮冬瓜!”

    当然楚歌最后也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

    日子开始变得诡异而简单,因为死神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修炼自身,那么对于楚歌这样诡异的只能够依靠妖力才能提升自身的死神而言,没有技巧的书籍,变强变得格外地困难。

    当然在这个途中,也不知道是不是荒木飞吕彦的安排,不断有新人向他挑战,通常楚歌对于这样的事情并不予理会,但是惹事的人多了,也让人觉得不厌其烦。

    于是楚歌用木刀打到了几个人之后,以为事情就会平息下来,但是却没有料到,似乎找他训练的人,更多了?

    他这才发现,这一切似乎并不是荒木飞吕彦的要求,而是这个队伍特有的习俗。

    明白这一点的楚歌,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脸,他到底进入的是什么样的队伍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