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谁的下马威
    对方也不急于攻击,仿佛已经稳操胜券了一般。

    他甚至举起了一只手,对楚歌做出了挑衅的举动。

    楚歌的面色不为所动,但是在内心却叫出了飞廉。

    “飞廉。”

    “嗯。”

    “对方始解的灵压你也感受到了吧。”

    “嗯。”

    “对方那么嚣张的态度我有点不爽……所以,我要全力把他的脸打肿……”楚歌的面色认真而执着,“五秒的时间够了吗?”

    “你是在侮辱本大爷吧。”

    “上次你还在说什么同归于尽。”

    “这样的垃圾,怎么可能和我们妖族的潜力少年相比!”

    飞廉大怒了起来,而在现实世界,那人也一个箭步跳了起来,巨大的狼牙棒从天而降,由小变大,像是要将楚歌的脑袋敲开花一般。

    “割开吧,落飞廉。”

    而后,整个方圆十米的地方,地面轰然炸裂。

    死神的力量分为两部分,灵压和斩魄刀。

    灵压相当于发电机,而斩魄刀则是使用电力的东西。

    楚歌的灵压并不强,只是院生刚毕业的级别,比死神的二十席自然远远不如,但是唯一的区别却是,他的斩魄刀的输出功率太可怕。

    以他院生的能力,只能够释放十秒钟的时间,但是这十秒的时间里,楚歌能够爆发出的力量,远远在一般的院生之上,甚至还在很多席官之上,毕竟他拥有的可是自己号称妖神的飞廉。

    半个小时后,队舍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光头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混蛋,哪个家伙把门锁死了的。”

    他挑起头来,正好和在庭院里打扫卫生的楚歌的眼睛撞在了一起。

    “你是……”那个光头愣了一下,显然觉得眼前的死神有些眼神,随后他就恍然地说道,“你是今天刚进队伍里面的那个?那个名叫千草楚歌的家伙?”

    光头楚歌认识,却是在死神故事里都留下了名字的家伙,斑目一角。

    十一番队的三席,拥有整个死神番队之中为数不多可以卍解的强大存在。

    楚歌看着这个光头仔阳光下闪闪发光,下意识地点点头。

    “很嚣张的家伙啊。”一角继续说道,他走到了楚歌的面前,楚歌眯起了眼睛,还以为这又是一个要来给他下马威的家伙。

    谁知道一角走过来,竟然直接搂住了楚歌的肩膀,“我喜欢!比那些循规蹈矩的怂逼强太多了,我早就告诉过八千流了,要招队员进我们队伍,至少也得是个有卵的才行!”

    这一系列的唾沫横飞让楚歌有些懵逼,随后一角看到了满地的狼藉,面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这发生了什么?”他看了看四周,就只剩下楚歌一个人,“荒木飞吕彦人呢?”

    “嗯?”

    荒木飞吕彦顶着一头的绷带走了出来,正好听见一角叫他。

    “荒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你又欺负新人了?”

    又?

    看起来这个家伙还是个惯犯……

    荒木被一角的眼神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看向了楚歌,随后又立即躲开。

    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更害怕眼前这个拿着扫把人畜无害的少年。

    因为他知道,这个少年的身体里,已经藏着一头怪物!

    哪有刚毕业的院生就能够爆发出来这么可怕的力量的。

    他作为十一番队的二十席,竟然连三秒钟都撑不下来,就直接被斩断了斩魄刀飞了出去,撞碎了不知道多少东西都停不下来。

    他真的很怀疑,眼前的一角是不是能够做到这一点。

    眼前的少年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才毕业的院生,更不可能是一个十年都差点毕不了业的院生。

    荒木飞吕彦清楚地记得,他躺在地上的时候,少年轻轻地呼了口气,然后将一个红色的梳子拿到了手里。

    那个少年一定是变态吧!荒木在内心疯狂地叫嚣着,就看见少年来到了他的面前,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道,“这件事,仅限于我俩,一定不要告诉其他人哦。”

    “否则……”少年的眼睛陡然如同利刃一样,刺得荒木皮肤生疼,“我会杀了你。”

    “而且没有人会觉得是我杀的哦,”楚歌继续说道,“因为我毕竟是一个院生嘛,一个院生怎么可能杀得了一个二十席,说出去山本总队长也不会相信吧,是不是?”

    “荒木!”

    一角的喊声将荒木从这个梦魇之中叫了回来。

    他下意识地看向了一角。

    “问你话呢,你到底是不是欺负新人了?还有你这一头的绷带是怎么回事?”

    “额……”

    荒木看着一角,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是荒木前辈想向我演示十一番队的拿手绝活,结果不小心失误了,脚底踩滑了摔了一跤,对不对,前辈?”

    楚歌的眼神充满了无辜,但是荒木分明看见有一只长着犄角的恶魔在他的面前叫嚣。

    他忙不迭地点头,“是这样的,是这样的,一角大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手笨。”

    “嗯?”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不过一角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只能够回过头来看着楚歌说道,“以后虽然你在荒木这个班完成任务,但是如果他有什么欺压你的地方,你都可以随时来找我。”

    “好的,一角大哥。”楚歌点头。

    一角疑惑地转过头,“我都还没有告诉过你我的名字,你怎么知道的啊?”

    “是荒木前辈告诉我的,他说十一番队里面,有一个特别酷的光头帅哥,那就是一角大哥你了。”楚歌面不改色心不跳撒谎道。

    “是这样吗?”一角转过头看着荒木。

    “是这样的,”荒木赶紧点头,“一角大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整个十一番队是最崇拜你的。”

    “是这样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在一角的肩膀的背后,一个少女的脑袋钻了出来,即使是楚歌,也完全没有看见她到底是何时来到这里的,又是何时出现的。

    “八,八千流大人?”荒木差点晕了过去。

    “哦,”这个时候,站在八千流和一角旁边的楚歌忽然开口道,“一角大哥,虽说这个时候我不应该提起这件事,但是荒木前辈曾经让我给了他八千环,说是进入十一番队的学费,不知道十一番队是不是这样的……”

    “什么?”一角转过头对着荒木瞪眼,“荒木,你竟然又开始向新人收钱?还不还给新人?”

    “不,不,我没有……”

    “对对,”这个时候楚歌立即躬身,作出惊恐的神色,“荒木前辈你说得对,你没有向我收过钱,是我多嘴,哦不,是我乱说的……”

    楚歌看似道歉,反倒坐实荒木收钱的事实。

    看着眼睛简直要瞪出来的一角,荒木终于因为“伤势”晕了过去。

    他发誓,这是他进入到十一番队之后,过得最惨的一天。

    而拿着扫把的楚歌,看着荒木摔倒在垃圾之中的模样,歪着脑袋想道,看起来这十一番队还不错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