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斩断一切的斩魄刀
    ..穿越时空的斩魄刀

    笑声一直没有停。

    但是在场的荒木经惟却渐渐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看见了楚歌的眼神。

    那是一片默然的眼神,冷静的眼神。

    一只狩猎者看着他的猎物的眼神。

    “所以,你笑够了吗?”

    楚歌张开了嘴,轻声说道。

    “你……”

    荒木经惟刚刚说出了这一个字。

    楚歌的身影陡然从他眼前消失。

    在始解的状态下,荒木经惟的反应力比之前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他下意识地就讲自己的斩魄刀挡在了身侧。

    “叮!”

    一声尖锐到极致的响声响了起来。

    巨力向他的浑身上下同时涌了过来,这股力量是如此的巨大。

    他的双臂挡不住这股力量,连他的身体都挡不住这股力量。

    荒木经惟的身体忍不住向旁边飞了出去。

    有微微的气流刮过他的面前。

    少年的身影忽然在他眼前出现。

    他的双手仍旧做出横握的动作,但是他的手中仍旧没有任何的东西。

    不!

    有东西!

    荒木经惟在看见楚歌的一瞬间,浑身便汗毛炸立,仿佛有什么东西会立即吞噬他的生命一般。

    平日里荒木的训练也并不松懈,而这四年的训练,让他第一时间身形向后一仰。

    风从他的面前刮过,割得他的皮肤生疼。

    而在他的额间,一缕卷发莫名地断开,飘落了出去。

    他想也不想,就向后倒去,一个懒驴打滚的动作,向远处躲去。

    楚歌的手里有东西!

    那是一把锋利的剑!

    一把他看不见的剑!

    想明白了这一点,荒木经惟的眼中再没有任何的轻蔑。

    他在武场的周围站直了身子。

    但是下一刻,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让他头皮发麻。

    “你已经死了……”

    荒木经惟面色大变,他发现少年已经不知道何时来到了他的面前,双手高高地举起,竟然准备向他劈了过来。

    荒木将自己的斩魄刀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透过斩魄刀的缝隙,他看见了这一刻的楚歌看着他,像是看一个死人一样。

    “如果给我同样的时间,我的斩击比你厉害十倍……”

    “你拽什么拽,你不过是一个连鬼道都放不出的吊车尾……”

    “我会用我的斩魄刀,向你宣布,你和天才之间到底有多么大的差距……”

    楚歌看着眼前的荒木经惟,他的每一句话,仿佛都在自己的耳边响了起来。

    你知道吗?你这卷发,真的很讨厌!

    没有剑光,但是在这一刻,所有人似乎都看见了楚歌手里有东西亮了起来,仿佛在这一刻,在楚歌的身后,矗立着某个存在,它正帮助楚歌握紧手里的那把看不见的长剑。

    有风刮了起来。

    地面的木砖不断地被破坏。

    没有人能够看见楚歌手里的剑,但是他们都看见楚歌的双手压了下来。

    “叮!”

    又是一声巨大的碰撞声。

    荒木经惟第一时间被压得跪在了地上,他的双手仍旧死死地抓着自己斩魄刀的刀柄,努力地抗衡着楚歌的释放的压力。

    “呲~~”

    下一秒,更加可怖的声音响了起来,荒木经惟的面色陡然一白。

    因为他看见,自己的斩魄刀竟然裂出了一条口子。

    “这,怎么可……”

    他再次失声叫了出来,但是楚歌没有给他更多的机会,无形的剑向下一劈,直接破碎了他手里的斩魄刀,向着他的头顶劈了下去!

    “够了!”

    就在楚歌的斩魄刀快要将荒木经惟一分为二的时候,一个声音陡然在楚歌的身侧响起。

    而后他的斩魄刀被人准确地用单手捏住,拦了下来。

    楚歌一怔,随后发现,拦下他的竟然是一番队的副队长,雀部长次郎。

    但是少年却没有任何的退缩,反而看向了雀部长次郎,“什么意思?”

    “荒木经惟不能死。”

    “您是要违反决斗的规则吗?”

    雀部偏过头看着看向了荒木,后者立即大叫起来,“我认输!”

    声音很大,但楚歌的面色却变了。

    “你知道荒木家虽然不算贵族,但也是瀞灵廷之中前五十名的家族……”雀部看向了楚歌,认真地解释道,“如果它的下一任族长备选死在你的手上,你会有很多麻烦的,大麻烦。”

    听见雀部的解释,看着雀部的举动,楚歌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杀死眼前的这个家伙。

    他的神色发生了变换,重新变为了无所谓的模样,“那么雀部长次郎大人,我可以收回我的斩魄刀了吗?”

    雀部松手。

    楚歌解开了自己的始解,将斩魄刀收回到了刀鞘之中。

    荒木经惟还没有回过神,他呆呆地看着地上断成两节的斩魄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虽然斩魄刀即使断裂,也会自动回复,但是楚歌最后劈下的那一刀对他造成的影响,却不知道能否恢复了。

    “喂。”

    楚歌的声音响了起来。

    荒木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却看见楚歌蹲了下来,和他平视。

    “你知道吗?”楚歌淡然地说道,“刚才那一瞬间,你已经死了。”

    说完这句话,楚歌这才站起了身子,将斩魄刀抗在肩上,像是一个落魄武士一样向席间自己的位子走去。

    从战斗开始,就一直鸦雀无声的场间,骤然爆发出来了惊人的欢呼声。

    这一次,这样的欢呼只为一个人响了起来,那就是楚歌。

    楚歌抬起头来,看着整个几乎要冲上云霄的欢呼,神色却没有多兴奋。

    “都是些虚伪的存在。”

    雀部看着楚歌离开的身影,收回了自己的手,将它别在了背后。

    在没有人看得见的掌心,有一条极细的口子,虽然没有任何出血的迹象,却隐隐有些许的疼痛。

    这个小家伙……

    雀部的面色有些欣喜,又有些无奈。

    还真是了不起啊。

    的确了不起。

    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一个院生,竟然能够破开一个副队长的灵压防御,在副队长的身上留下痕迹,一定会惊得合不上嘴。

    而且这个副队长,还是雀部长次郎。

    雀部回过头去,看着荒木经惟,“按照决斗的规则,我现在,将剥夺你以后任何进入到护庭十三队的资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