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升起来吧,风之山岚
    ..穿越时空的斩魄刀

    或许是在真央灵术院被人看不起太久了,楚歌无论遇见什么事都不想输,哪怕是嘴炮。

    整个武场因为这个意外被重新布置了一遍。

    在场的众人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大考而不满,反而愈发兴奋了起来。

    整个武场成为了一个唯一的场地。

    荒木经惟和楚歌分站在武场的两端,周围都是嘈杂的人群,但是在赛场的中间,却只剩下两个人的声音。

    雀部先站在两人的中间,开口说道,“规矩很简单,就是没有什么规矩,按照尸魂界以往的传统,可以投降,也可以战死,当然也可以借助任何的道具,就这样。”

    说完这句话,雀部一副完全不管两人死活的模样,走下了武场。

    “你看,若是你早点认输,就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了。”荒木经惟看着楚歌,冷冷地笑了起来,“如今就算你跪地求饶,我也不会饶过你的……”

    他缓缓地拔出了自己的斩魄刀,“而且,即使你有朽木一家的帮助,你也绝对不会有机会打败我,我会让你看清楚,小伎俩是不可能有任何的意义的,尸魂界之中,唯一能够衡量彼此差距的,只有彼此的实力。”

    “噬咬吧,金环犬!”

    荒木经惟的声音爆发了出来,而后他的斩魄刀开始变化,竟然变成了一把巨大的双刃剪的模样。

    人群里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哗然。

    怪不得荒木经惟敢如此嚣张的申请决斗,原来他早已经掌握了始解的力量!

    在院生中,一百个人,都不一定会有一个人拥有始解的力量。

    而拥有始解和没有始解之间的力量差距,宛若鸿沟。

    千草楚歌很强,其斩击的实力几乎可以达到席官的位置,但是问题是他只是一个院生,哪怕斩击如此之强,在面对拥有世界的荒木经惟的面前,也不会有太大的胜算。

    雀部看着荒木经惟手里的斩魄刀,摇了摇头。

    胜负已经很明显了,荒木经惟那个小子,看起来似乎脑子不太好使,但是对自己的实力把握还是很充足的。

    那么如今,楚歌唯一的胜算只有一点,那就是他也拥有始解。

    这可能吗?

    在半年前的测试之中据说眼前这个楚歌连1号鬼道都释放不出,即使他真的在这半年之中突飞猛进,能够舍弃吟唱释放出33号鬼道,但是也不代表着他可以完成始解。

    毕竟始解对于灵压的累积以及对斩魄刀的感悟需求实在是太高了。

    所以真央灵术院对于死神的鬼道甚至斩击方面的要求都不高,哪怕护庭十三队之中,也有很多并不会几个鬼道,但是所有的死神,至少进入到护庭十三队二十年以上的死神,都必须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学会始解!

    想到了这里,雀部终于摇了摇头,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已经失去了成为死神的最后的机会。

    这并不是雀部一个人的想法,而是在场几乎所有人的想法。

    甚至不少人都相信荒木经惟所说的,楚歌能够释放出鬼道,一定是朽木露琪亚对他进行了帮助。

    “你有吗?”

    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高楼之上,一个穿着队长羽织的男人对短发的女孩问道。

    “没有,大哥。”短发女孩正是朽木露琪亚,那么能够被她称作哥哥的,也只有朽木家族的当家家主,六番队的队长,朽木白哉了。

    “哦。”朽木白哉随口应了一声,随后转身,“走吧露琪亚。”

    “可是,大哥,战斗还没有开始呢?”

    “既然你没有帮他作弊,按照你对他的描述,这场战斗他没有丝毫的胜算。”

    朽木白哉一个瞬步就消失在了原地。

    露琪亚面色有些难看,她看了一眼武场,看着在武场之中的那个少年。

    因为距离太远,少年的神色看不清楚。

    “千草……”露琪亚低声说了一句,可是她的大哥的命令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违抗的。

    叹了口气,露琪亚终于转过头去,一个瞬步消失在了原地。

    楚歌虽然眼睛看着荒木经惟,但是周围的目光却如芒刺在身。

    (又是这样吗……)

    楚歌的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内心却有难以明了的情绪升腾了起来。

    (又是这样啊……)

    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这样的目光,这样的嘲弄,不断地出现在自己的四周,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楚歌同样抽出了自己的斩魄刀。

    (那么这一次……)

    斩魄刀似乎感受到了楚歌的意志,开始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我将一定,将这所有的质疑,都一并斩断!)

    斩魄刀横在了胸前。

    楚歌的手指静静地划过了斩魄刀的刀身。

    “升起来吧,风之山岚……”

    随着楚歌的声音,斩魄刀的刀身开始释放出了白色的光芒。

    “这是……”

    山本元柳斎重国眯起了眼睛。

    “始解……”

    雀部长次郎眯起了眼睛。

    在场的所有人仿佛都被这白光摄住了一般,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

    “这不可能!”

    荒木经惟面色一怔,随后失声叫了出来。

    在他的计算里,在他的想象里,这一幕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眼前的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也会始解!

    全场在这一刻宁静了下来,只有楚歌的斩魄刀凝聚的声音。

    渐渐地,白光消失了。

    而楚歌的斩魄刀也显现了它始解后的……

    没有斩魄刀!

    所有人神色怔住了。

    楚歌的手里依旧做着双手握剑的动作,但是他手里,却空无一物!

    “哈哈哈!”荒木经惟哈哈大笑起来,“我就说,你这样的垃圾怎么可能会始解,果然都是虚有其表的存在啊!和你这样的小白脸一样!”

    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笑声比先前的窃窃私语更加明显。

    如今在场的人之中,只有两个人没有笑。

    一个是雀部长次郎。

    另一个便是山本元柳斎重国。

    他们也是唯一在场的,护庭十三队的席官以上级别的存在。

    雀部的嘴角扬了起来,他看着楚歌,“很不错啊……”

    “这灵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