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第一场考试
    ..穿越时空的斩魄刀

    大考的方式很简单。

    依旧是三种方式:斩击、鬼道和灵压测试。

    每一年楚歌都只能够在第一项上合格。

    在浮竹离开练武场之后,一年级的新生很快将练武场布置成为了第一道考场。

    所有的大考考生分为了十组,每一组同时进入到考场之中,有被灵压制作的假人与之战斗,一共一百个假人,按照斩杀的数量排名,排名后百分之四十,视为不合格。

    楚歌所在的是第一组。

    看了一下,场地里已经立起来的假人,虽然是假人,但是实际上每一个假人都有三年级院生的实力,一百个对十来个院生,原本就不是公平的战斗。

    哪怕假人握着的是没有开封的木刀,但是在十分钟战斗之后,能够斩杀的假人也不超过二十个,而且院生反而会被木刀打得皮青脸肿,这项测试被所有的死神成为毕业的鞭笞。

    而这一项在总成绩所占的比例也不过15%,所以很多院生干脆放弃了这部分的成绩。

    楚歌跟其他的院生一样站起了身子。

    果不其然,有一半的院生放弃了这部分的成绩,当然放弃的院生很多都是贵族子弟,本身灵压出众,在占了45%的第三项测试之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往年的楚歌无法放弃,虽然成绩永远惨不忍睹,但是他仍旧想要尽可能地拿到可能的分数。

    “接下来,就请多多关照了哦。”

    正当楚歌走下武场的时候,旁边忽然有声音响了起来。

    意外地回过头,却看见一个不认识的面孔。

    楚歌下意识地抬起手准备回礼,却听见下一句话如同刀锋,迎面而来。

    “毕竟,你挨打的经验比较多嘛……”

    “哈哈哈哈哈……”

    旁边的院生都笑了出来,随后头也不回地从楚歌的身边经过。

    楚歌的身体还僵在原地,他的右手握紧了拳头,旋即缓缓地松开。

    “真是一群不成熟的家伙。”

    在众人的背后,教习们摇了摇头。

    “你说那个留级生,这一次能够斩杀多少个?”

    “六个吧,毕竟去年他已经能够斩杀五个了。”

    “六个?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那又怎样?灵压只能够维持在平民的状态,再好的斩击能力也不能帮助他度过大考……”

    仍旧是不看好。

    教习的声音并不小,楚歌的耳朵也不聋。

    他的手放了下来,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手指放在了斩魄刀的刀柄处,他缓缓地走上了武场。

    “规矩仍旧是这样,时间十分钟,按照斩杀的数量进行打分。”

    教习面无表情地说了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原地。

    只留下在场的六个院生迎击这一百个假人。

    其他五个院生已经背靠背围成了一圈,这是多年以来院生学到的办法,虽然斩杀的数量更少,但是至少可以少挨很多的打。

    楚歌一如既往,孤零零地站在另外一个角落。

    他看着缓缓移动起来的木人。

    他记得第四年的时候一个木头人打中了他的眼眶,让他黑眼圈了一个月;第六年的时候,其中一个木人打断了他的一根肋骨;第七年的时候打裂了他的一根趾骨……

    每一次的伤痛都痛入骨髓,但是都不如每一次的失败带给他的耻辱痛。

    在这个档口,他忽然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回忆着这半年以来,他在五百年前的森林之中,每日斩杀的那些妖怪。

    手再次放到了刀柄之上。

    最近的木人已经来到了他的身侧,向他举起了木刀……

    下一刻,楚歌的眼睛陡然一睁,他微微地偏过了头,以最精确地动作躲开了这一记劈斩。

    木人的反应很快,只是一下子就转身抬起了脚,准备踢向楚歌。

    这一瞬间没有人能够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众人只觉得眼前刀光一闪,楚歌已经合上了斩魄刀。

    木人的胸腹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这道豁口越来越大,连亘了整个胸腹,将木人斩成了两半。

    看台之上,山本原本昏昏欲睡的眼睛忽然睁开了,他的副队长,雀部立即感应到了队长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山本总队长。

    “这一刀……”山本元柳斋重国微微地抬起了头,“是杀过人的刀啊。”

    武场之上。

    楚歌的身影完全切进了木人之中,他的动作和过去的几年判若两人,木刀仍旧能够劈斩到他的身体,但是却被对方以最小的代价承受,而后是拔出的刀光,将木人一劈为二。

    那几人彻底看呆了。

    他们平日里虽然也有斩击训练,可是谁也没有像楚歌这般,每日每夜都和妖怪作战。

    这样的菜鸟,哪里见过这么凶悍的战斗方式。

    一时间,谁也没有动手,都呆滞了起来。

    不过此刻所有的木人都开始围在了楚歌的身边,倒也没有攻击落到了他们的头上。

    席间,所有的观众也被楚歌的动作吓到了,不少人也是第一次看见楚歌的大考,他们只是听到过,整个真央灵术院有这么一个废柴,一直赖在学院不走,他们习惯性地开始嘲笑那个存在,就好像哪怕和他呆在一起,都是一种耻辱一般。

    只是他们从没有见过这个废柴的这一面。

    楚歌的双手用最标准地劈砍姿势,将一个木人从中劈成了两半。

    他的耳边早已没有了周围木人移动的声响,有的,只有过去那么长的时间里,那些人对他的嘲笑。

    “你知道吗……这就是真央灵术院之辱……”

    一把木刀劈到了楚歌的小腿上,楚歌反而合身冲进了那个木人的怀里,躲开了背后三把木刀的攻击。

    “你为什么还在这学院呆着,你难道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

    斩魄刀狠狠地刺穿了木人的胸口,而后被楚歌一拉,将木人的胸腹拉出了一个口子,锁闭灵压的装置被破坏,木人倒在了地上,楚歌却踩在了木人的身上,翻身跳了起来,落到了那三个木人的身后。

    剑身下压,和腰肋齐平。

    我才……

    脚底用力,踏出了一个弓步。

    不是……

    地砖竟然被楚歌的踩踏之力踩碎,楚歌猛然使出一记突刺,将三个木人的锁闭灵压的装置一同破坏掉!

    学院之辱!

    “叮~”

    时间到的铃声响了起来。

    其他几个院生连一刀都没有挥出。

    远处有斩魄刀从天而降,刺进了他们身前的地上,吓得他们猛然退出一步。

    楚歌缓缓地来到了他们的身前,将斩魄刀拔了起来。

    他身上都是淤青和血,但是他的目光如同一匹狼一般锐利。

    “下次我会收保护费的……”

    “废柴们。”

    楚歌走下了武场,在他的身后,是一地碎掉的木人。

    一百个木人,竟然全部被楚歌破坏掉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