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副作用及解决的办法
    追寻着戈薇的气味来到食骨之井的犬夜叉,却发现在食骨之井旁边的,是靠着井口休息的楚歌,在楚歌的身前,草地被彻底切开了数条大口子,散落在地面的是数根头发。

    “发生了什么事了?”

    犬夜叉闻不见楚歌的味道,所以看见楚歌却是十分的意外。

    “说来话长。”

    楚歌连抬眼的精神都欠奉。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仅仅是一个始解,竟然在短短的十几秒的时间,就彻底吸光了他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聚集的灵压。

    “小子,你真是不自量力,本大爷的武器是你随便能够拿起来的吗?”在他的脑海里,那个飞廉幸灾乐祸地说道,“别说你只储存了这么一点点灵压,就算你灵压在多三倍,都无法顺利地拿起我的武器。”

    “难道你没有发现你现在和我是命运相连的吗?”楚歌没好气地回应道,“如果我连始解都无法使用,被人打死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吗……”

    “额……”飞廉似乎被噎着了一下,半晌都不在说话。

    “喂,那个丫头呢?”犬夜叉用手在楚歌的眼前挥了挥。

    楚歌打掉了犬夜叉的手,指了指井下,“下面的,你自己去看吧。”

    “在下面你还不赶紧把她捞出来!”犬夜叉的神色微微一变。

    楚歌瞥了瞥嘴,心里吐槽道,我又不是不想去,可惜我下井之后发现我并不能穿越时空啊。

    按照原著剧情,唯一除了戈薇之外能够穿越时空的人,只有你啊,犬夜叉。

    犬夜叉自然不知道楚歌心中所想,他听见戈薇掉进了井里,一个翻身就跟着跳了进去。

    楚歌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够等着犬夜叉从那个时空之中将戈薇抓回来,他才能够有机会跟着戈薇回到现代去。

    当然不是现在,此刻妖力被消耗一空,回到现代一点意义都没有,还有几个月就是真央灵术院的毕业考试,他当然有必要以自己最强的姿态迎接考试,然后进入到死神番队之中了!

    逆发结罗还没有死,毕竟她的本体的那把梳子还藏在自己的巢穴之中,不过显然刚才那一击吓到了对方,此刻空气里早已没有逆发结罗那属于妖怪特有的能量波动。

    背后传来的攀爬的声音,楚歌愕然回头,原本以为犬夜叉怎么也得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够在未来那汹涌的人潮之中锁定戈薇并将其绑回来,这样看起来,怎么似乎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

    “戈薇呢?”

    爬出来的仅仅只有犬夜叉一人,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半晌之后,楚歌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知道,”犬夜叉颓丧地说道,“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你,没有穿越?”楚歌神色有些诡异。

    “什么穿越?”犬夜叉一脸茫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进入到食骨之井的犬夜叉无法进入到现代去,这带来了一个更加可怖的可能性。

    楚歌记得第一次回到了现代之后,戈薇有一段时间对于自己回到古代这个说法充满了疑惑,她甚至觉得妖怪和战国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而面对逆发结罗在她回归之前的厮杀,又让她本能地害怕靠近食骨之井。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数日,直到犬夜叉通过食骨之井穿越到了现代,才打破这样的僵局。

    而如今犬夜叉无法穿越,那戈薇……还会回来吗?

    如果戈薇不回来了,他应该怎么办?

    此刻的楚歌,正困在数百年前的时空之中,如果戈薇不会来,他还是死神之身,或许还能够枯等这几百年,等到时间自然恢复正常。

    但是此刻他却是肉身凡体,能不能撑几百年还是问题。

    这样的恐惧在数日之后终于化为了一声叹息。

    戈薇没有再出现,他也数次跳进井内发现自己不具备自主穿越的能力,犬夜叉也不知道为何失去了穿越的能力,两人在井内面面相觑。

    井口照进来的阳光照亮了两人无奈的神色。

    犬夜叉自然无奈最后剩下的那枚四魂之玉碎片被戈薇带到现代的事实,而楚歌则担忧自己会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每日的等待成了必须的功课,两人轮流出现在井边,等着戈薇的身影出现。

    而楚歌也开始恢复了他猎杀妖怪之旅,毕竟闲着也是闲着,若是戈薇能够及时赶回来,他也能够及时地出现在学校的毕业典礼上……

    及时……吗……

    楚歌站在妖怪的尸体旁边,叹了口气。

    “你这小子,干嘛总是如此垂头丧气。”飞廉难得出现找楚歌说话。

    苏醒了几个月的时间,楚歌越发地发现,他斩魄刀里的那个家伙,似乎和当初的第一印象并不相同。

    ……似乎,有些……话痨?

    楚歌的长剑横扫,纵劈,却没有回应飞廉。

    “咳咳!”飞廉咳嗽了一声,“我考虑过先前你说的事情了……”

    楚歌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先前所说的事情,自然是如何进一步减少始解对于他的灵压的消耗,还有就是,如何弥补他的灵压。

    总不可能一消耗完灵压他就必须要屠杀妖怪来恢复吧,要知道瀞灵廷和这里,可相差了,五百年啊!

    “你虽然无法使用我的武器,哪怕仅仅是稍微具象化都无法做到,但是我可以借你行使风的能力……”飞廉的声音仿佛在回忆,“就像我记得你们死神所说的,半始解状态。”

    “半始解?”

    楚歌愣了愣,这个概念虽然在真央灵术院没有提到过,但是楚歌记得十一番队的弓亲和十三番队的恋次也拥有类似于半始解和半卍解的状态,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们没有将斩魄刀的名字叫对。

    “所以小子,我借给你驱使风的能力,由此,你可以叫我,岚……”

    “……”楚歌面色有些发苦。

    “怎么了,小子……”飞廉有些不好的预感。

    片刻之后……

    “哈哈哈哈哈哈!”楚歌哈哈大笑起来,“岚,不是女人的名字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