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始解梦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苍凉的声音响了起来,周围的环境陡然发生变化。

    原本还是破庙前,下一刻,眼前却是一片荒地。

    周围都是砂石的残垣断壁。

    不断有飓风在四周吹起,砂石刚刚凝聚就又会被切成碎片。

    楚歌站在这一边,定眼望去。

    在目力所及的地方,有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耸立在这荒芜的土地之上。

    风不断地撕裂和盘旋,往复循环。

    仿佛是一刹那,又是永恒。

    楚歌眯着眼睛,看着那座高山,在那座山上,仿佛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一样。

    “论傻逼是怎么死在电影里的……”楚歌眯着眼,在那里自言自语,“千万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

    “哎……”

    叹了口气,楚歌自然知道,自己是避不开那座高山的了。

    他的灵子亲和力非常地敏锐,所以一下子就能够感应到,这四周冗杂的环境,其实都是灵压凝聚而成虚像。

    像是梦境一般的存在。

    这在楚歌的记忆里有着非常明确地注释。

    这是始解梦境。

    在始解梦境之中,吸引自己的所在,就是在自己的灵魂深处,斩魄刀之灵所在的地方。

    “看来那个家伙,是真的醒了过来。”

    楚歌看着在斩魄刀之中沉寂了十年的家伙,不禁有些感慨。

    等待得太久,心情反而并没有那么激动,因为太久的期待已经被时光磨平了。

    高山看似很远,但是在梦境之中并没有走出太长的距离。

    几分钟之后,楚歌就来到了山脚下,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这座山峰,似乎并非是一座山峰,而是一座巍峨的王座。

    而王座上,一个穿着日本特殊形式铠甲的,带着斗笠一样诡异的帽子的存在正坐在半山腰的位子正中,半倚着位子,胳膊杵着下巴,居高临下,意味深长地看着下方的楚歌。

    在它的旁边,是一把插入地面的超过三丈的巨大镰刀。

    “就是你唤醒了我吗?人类。”生意深沉,回荡在整个空间之中。

    “你就是沉睡在我斩魄刀之中的刀灵?”楚歌有些好奇地看着远处的那个东西,看起来有点像鼬,不过神色五官更像是个人类。

    半山的存在没有说话,他只是慢慢地抬起了手指,忽然对着楚歌一弹。

    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陡然传递到了楚歌的身上,将他直接弹飞了出去,撞碎了不知道多少岩石才停下来。

    “向来只有我问人问题,你是什么东西,竟然开口向我提问。”

    楚歌从砂砾之中爬起了身子,他的嘴角已经全是鲜血。

    没想到却是一个暴躁的主。

    在真央灵术院十年的时间,楚歌早已将类似的东西背的滚瓜烂熟,他知道斩魄刀之灵有些温和,有些暴躁,有些早已做好了和主人心灵相通的准备,有些却需要驯服。

    在楚歌看来,眼前的家伙不过是一个需要驯服的斩魄刀之灵。

    在楚歌思考的过程之中,半山腰之上的那个存在再一次开口了。

    “不过既然你能够来到我的世界里,想来应该就是解开我封印的那个人了。”

    它缓缓地站起了身子,拔出了地下的镰刀。

    它向前走了一步,忽然就出现在了楚歌的面前,一把握住了楚歌的脖子,将他抓了起来。

    “既然你这么好心,将我解封,那我就赏赐你一个舒适的死亡吧。”

    楚歌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越来越近,在这样的梦境之中,却仍旧不足以让他彻底窒息。

    “不过或许你会以为你现在不过是你心中所谓的始解梦境,即使被我杀了,你在外的身体也不过只是受点精神震荡,和其他的死神一样吧。”

    楚歌的目光微微地凝聚了起来。

    “你还真是天真啊,难道到现在你都没有感觉到我和其他的那些废柴的区别吗?”

    “我可不是斩魄刀之灵……”它的目光如同灼热的烈日,“我是大妖飞廉!”

    “大妖?”楚歌双手抓住飞廉的手,让自己能够勉强说话,“是如同犬夜叉的父亲斗牙王一样的存在吗?”

    “斗牙王?”飞廉听见了楚歌的话,忽然愣了一下,随后猛然大笑了起来,“别将我和那种废物相提并论!”

    “他不过是一个西区的将领,我可是整个妖界的神祗!妖神飞廉!”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楚歌看着飞廉,“不过能不能请你将我放下来。”

    “轰!”

    楚歌的话音一落,飞廉直接将楚歌扔了出去。

    楚歌的身体撞碎了无数灵压构成的岩石,这一次,却是将他撞得头昏脑涨,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脖子却一片冰凉,那是飞廉巨大的镰刀。

    “我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原本我至少还要在那该死的地方镇压一千年的……不过既然我已经出来了……那就证明尸魂界的末日临近了。”

    它的目光凝练,杀意如同实质一般。

    “那么既然要杀死所有的死神,就不妨从你下手好了。”

    凉意更盛,仿佛要浸入骨髓。

    不过这个时候,楚歌非但没有任何的寒意,嘴角反而扬了起来,不久之后,他的笑声彻底响了起来。

    “哈哈哈……”

    飞廉眯着眼睛,看着楚歌,“小鬼,吓傻了吗?”

    “你一直在沉睡,所以可能你不知道我……”楚歌用手握住飞廉的镰刀,“我在真央灵术院的灵子课程平均成绩属于中下水平,因为你的沉睡,我的灵压成绩为零分,鬼道成绩为零分,但是我有三科的成绩属于甲等。鬼道理论、实战斩击以及灵子亲和力……”

    飞廉意外地没有说话打断,它看着楚歌,目光意犹未尽,仿佛有深意。

    “其中,我的灵子亲和力为甲等上……连真央灵术院的老师都说,我的亲和力是三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

    “所以我早就感受到了,你并没有真正的自由,甚至因为你的觉醒,让你和我的灵压连到了一起……也就是说,你需要我的妖力供给,才能够继续存活下去。”

    楚歌目光如炬,认真地看着飞廉。

    “所以,与其说这么多大话来恐吓我,不如说点实际的东西吧,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吧。”

    “嗯?”飞廉发出一声鼻音。

    “我会继续将妖力供给给你,作为报酬,你将你的能力借给我,如何?”

    楚歌语气平稳,神色淡然,似乎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飞廉看了一眼楚歌,眼睛愈来愈厉。

    但是过了良久之后,它才开口对楚歌说了一声,“滚。”

    只是一声,楚歌的意识就被驱赶出了这个意识世界之中。

    飞廉收起了镰刀,转身一步就回到了王座之上。

    它摸了摸下巴,有些不解地说道,“我演的挺好的,怎么就没有唬住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